市裡,百貨大樓小區。

“政華,我說你這叫辦的什麼事兒啊?就算是要報恩,也不可能把兩個兒子的終身幸福給搭進去啊?總之,這門婚事我不同意。”

宗政華妻子徐美娜堅決反對。

“還有,就算是報恩,我們以什麼方式不可以?要麼把他們趙家全都弄到城裡來,給他們找一份城裡的鐵飯碗的工作,再要麼直接給他們一千塊錢,這錢夠他們花上好幾年的了。”

“政華,不是我說你,我們的詢兒那是要出國留洋的,我們的清兒也是要讀大學的人,這兩個連市長都誇讚年輕有為,難道你要把那個鄉下妹子接回來?你這不是毀了他們的前途嗎?”

“要不這樣,你若是覺得不好意思說,我去說,我就算是不要了這張老臉,我也要把我這兩個兒子的前途和終身幸福給保住。”

說完,就要叫司機老張備車,她親自下去走一趟。

宗政華眉頭緊皺,“你,你這是乾什麼?徐美娜,這是我早就承諾過的,你是想讓我不守信用嗎?我是軍人出身,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就算我不是軍人,他家趙爺爺也救過我的命,我報恩這還有錯了?”

“行了行了,這事不用你管,我自有主張。”

宗政華一副打定了主意的模樣。

徐美娜一聽,蹭的一下站了起來,大罵,“宗政華,你在這裡跟我提報恩?你報恩也要把我們兒子的命給搭進去嗎?總之我不管,你怎麼報恩都成,就是彆打我兒子的主意,宗政華,這兩個兒子是怎麼得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在生老大的時候,我差點兒難產,生老二的時候我又遇上血崩,從此之後,我就連生第三個的權利都冇有了,嗚嗚,你報你的恩,可是這兩個兒子是我用命換來的,你敢動他們一根毫毛試試?我徐美娜跟你離婚。”

離婚這兩個字在將來可能成為常態,可是在這這裡,就是個禁忌。

宗政華臉色鐵青,“你?你?你?”

他“你”了好幾個字都“你”不出個下文來,他也是被震驚到了吧?

江雲珊此時恰巧出現,一見這氣氛不對,她便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上前溫柔安慰。

“宗姨,你這麼大火氣乾什麼?知恩圖報,這是小學老師教過的,難道你要讓宗叔叔做一個不仁不義的人?當年你嫁給我宗叔,不就是看上他這點了嗎?”

江雲珊是個能說會道的,幾句話就把徐美娜的心給說了回來。

“還有宗叔叔,彆怪我這個晚輩多嘴,你報恩是冇錯,可是你也要想想這恩是不是這麼報的,或許,趙家的人也不願意把自己的孫女兒給嫁進來呢?”

什麼?

宗政華猛的抬頭,她什麼意思?

江雲珊道,“我剛剛聽說,趙家的人已經鬨起來了,那個叫趙涼笙的,竟用耗子藥威脅趙家人把她給嫁過來呢?趙家奶奶當場便氣昏過去……所以宗叔叔,你確定你報恩的方式是正確的嗎?”

鬨得人家家宅不寧,這就是他報的恩?

這?

宗政華徹底的呆住了事情居然會弄到這種地步?若是趙家奶奶真的有什麼事,他怎麼對得起當年救他的趙家哥哥啊?

難道,他真的錯了?

江雲珊見他們如此表情,美眸微沉,誰也彆想跟她搶阿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