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知自己腦袋裡長了顆瘤子的那天。

陸時予向我求婚了。

我腦子很亂,一瞬間懷疑他什麼都知道了。

猶豫了不到三十秒,他就從地上站起來,把戒指盒收回口袋裡,眼神淡漠地瞟向我。

“爸媽的要求,你不同意就算了。”

我心口一鬆。

果然。

他慣是喜歡跟我開玩笑。

估計這次他也以為,是我藉由父母向他逼婚。

所以纔有了拿求婚羞辱我這出。

我悄無聲息地把伸出去的手放下,對著他笑,“那要是我同意呢?你要娶我嗎?”

他與我對視,冇有說話。

答案,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說真的,蠻傷人的。

“你現在不娶,以後想娶都娶不到了。”我壓下眼底的熱意,氣哼哼的說。

陸時予不以為意,他脫下外套放在沙發靠背上,嘴角有絲若有若無的諷刺,“你確定會有那天嗎?”

他總是料事如神。

我的確等不到那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