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自出生起,就註定是孤獨的。

自我有記憶起,就一直這麼覺得。

尤其是每當我在外麵跟同齡的男孩子打完架,臟兮兮地回到家時。

因為那個時候,爸爸媽媽最關心的並不是我傷到了哪裡,受了什麼委屈,而是橫眉豎目地訓斥我——完全冇個女孩子該有的樣子,比男孩還要淘氣,就會給家裡惹麻煩。訓斥完後,他們還要勞動大駕,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地去彆人家裡探望那個被我打傷了的倒黴孩子。

儘管打架的緣由是因為那個可惡的男孩子罵了我最最思念、最最敬愛的、已去世的爺爺,但他們從來不在乎。

我在他們眼裡,就是個壞小孩、女刺蝟,誰敢接近,我就刺誰一身傷。

類似的事發生得多了,我便習以為常,從最初的倔強不服氣,到後來的漸漸麻木。

這次也是一樣。

混戰後,在沈風海的陪同下,我再次掛著彩回了家。沈風海披著夜色原路返回——他有屬於他的溫暖的家。而我隻能在媽媽煩躁的警告聲中,故意僵著一張臉,擺出高高在上的倔強姿態回到臥室,然後,一聲不吭地反鎖上門。

“姐,你又去胡鬨了。”易茹盯著我流血的額角說。

“沈風海那傢夥不錯。”我朝易茹努努嘴,“雖然冇幫什麼忙,但挺扛揍。”

“他也跟你一起打架了?”易茹張大嘴,一臉的難以置信。

我點點頭:“托你的福唄。”

易茹歎了一口氣,拿著消毒藥水和棉簽走到我身邊,眼神像是一汪清澈的泉水,一臉無奈:“好了,我幫你上藥吧。”

碰巧,門外傳來媽媽的責怪聲:“還不如你妹妹呢!看看易茹多懂事!再瞧瞧你!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

我朝易茹努了努嘴,眨著眼睛,吃醋一樣小聲哼道:“瞧瞧,又誇你呢!”

易茹小小的手,端著一個大大的藥盤,瞪了我一眼:“趕緊坐下來,額角都破了,先上點藥。”

我在外麵橫行霸道慣了,偏偏一到她這裡就冇了轍,隻得嘟著嘴乖乖地坐下了,任憑易茹在我的臉蛋和額頭上折騰,但我嘴裡並不閒著:“那些傢夥差勁得很,還敢半路截住我,跟我要錢買菸?我三兩下就搞定了!”

“好啦,我知道你威風,全地球就你最厲害了,你就是天上的女超人,地上的女刺蝟,海裡的女鯊魚,全宇宙食物鏈的頂端已經被你占領了,成了吧,易薇同學?”

“什麼,易薇同學!”我一本正經地糾正她,“你得尊稱我一聲姐姐,知道嗎?”

她用手指戳著剛剛為我貼上創可貼的傷口,每戳一下,就喊一聲“姐姐”。

我疼得齜牙咧嘴,不得不擺手求饒:“好了,夠了夠了。”

她立即住了手。

我抬頭,她垂眸,四目相對時,我們拉著手,忍不住一起“咯咯”地笑出了聲。

易茹和我是一卵雙生的親姐妹,長相相似,性格卻天差地彆。

她從小就是我的跟屁蟲。

其實,小的時候,我一點都不喜歡和她一起玩。

因為我覺得她就好像是林妹妹下凡一樣,從出生開始,身體就柔弱得不行,動不動就會感冒發燒,而且膽子小得可憐,連看到毛毛蟲都怕得發抖,更彆提跟我一起攀牆、爬樹、捉蟬、抓魚了。

但是,從其他方麵來看,易茹溫柔又懂事,而且成績特彆優秀,從小就深得爸爸媽媽的歡心。

而我,從小調皮叛逆,囂張孤傲,與她截然不同。

外人也一直難以置信,易茹和我這樣性格迥異的兩個人,竟然會是雙胞胎姐妹。

更讓我無語的是,小時候,當我爬到樹上時,易茹也會嘗試,抱著樹乾不撒手,似乎生怕自己從樹上掉下來一樣;當我蹚進溝渠裡捉魚的時候,易茹也會拎著個小水桶,哆哆嗦嗦地跟在我身後,負責看管我捉到手的小魚和泥鰍。

易茹總愛跟在我身後,一聲一聲地叫著“姐姐”,不管我對她多凶,她都從來不會躲開。

就這樣,長年累月,她硬生生地把我對她的厭惡轉化成了愛護。所以,即使我討厭爸爸媽媽的眼裡隻有她,但無論如何,我也無法討厭她。

但不討厭,並不代表關係就一定很要好。

真正改變我的,是七歲那年的一個午後。

那是一個炎熱的暑假,午後的陽光令人昏昏欲睡,天邊的雲朵又白又大,看起來比公園裡老爺爺賣的棉花糖還要香甜可口,聒噪的蟬鳴此起彼伏,碧綠的樹葉在窗台落下斑駁的投影。

爸媽命令我和易茹在房間裡寫暑假作業。

易茹是個乖乖女,一向聽從爸媽的命令,於是她認真地一邊查字典,一邊寫暑期日記。

百無聊賴的我先是倒在床上睡了一會兒,覺得實在冇勁,就想出去玩。但爸媽就在客廳看電視,如果我大搖大擺地走出去,不被抓回來纔怪,而且免不了又要捱罵,這時就必須動用到我的秘密路徑了。

我們家住在二樓,所謂的秘密路徑,就是從我們臥室的窗台跳到掛壁空調室外機上,再跳到一樓的陽台,接下來跳到一樓的空調室外機上,最後跳到地麵。

我對易茹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警告她不許告訴爸媽,就徑自打開了窗戶。

這條路我已經走過幾次了,所以易茹也不意外,隻是一臉擔心地看著我。

我輕車熟路地跳上窗台,看準空調室外機,就想往下跳——

突然,腳踝刺痛!好像剛纔跳上窗台的時候扭到了!

瞬間的刺痛讓我整個身體都失去了平衡,朝前一歪就往下麵栽去——

那一瞬間,我的心劇烈地顫動,這裡可是二樓,摔下去不殘疾也會骨折!

“姐——”

易茹驚呼一聲,把頭探出窗外,在千鈞一髮的時刻,伸出手,死死地拽住了我的胳膊!

可是,當時的易茹也隻有七歲啊,力量小得可憐……

我掛在樓外的牆壁上,兩腳懸空,左搖右擺,完全不能穩住身體。易茹繃緊全身,使出吃奶的力氣拉著我,整張臉憋得通紅。

小小年紀的她,為了用力往上拽我,太陽穴都爆出了青筋。

“啊——”

她像一隻發了狂的小獸一般發出低吼,緊緊地拽著我的胳膊,彷彿連每一片指甲都在用力,掐得我生疼。

雖然我們同歲,但是我因為從小身強體壯,體重比她沉得多,她天生柔弱,比我瘦小很多,所以根本就拽不動我,很快,連她自己的身體都被拖出窗台一大半。

“易茹,你拽不動我,快大聲喊,把爸爸媽媽喊過來!”我生怕她一個撐不住,跟我一起掉下去。

易茹卻像根本冇聽見一樣,繼續用力地往上拽我。令我吃驚的是,她竟然硬生生把我提起了好幾厘米!

我自己也用腳蹬著牆麵,很快,她又把我提高了一些!

眼看著我的手就能夠到窗台了,易茹就像拚了命一樣,緊緊抿著嘴唇,閉著眼睛,用她小小的手抓緊了我,一直到我抓住窗台可以藉著力量爬回房間為止……

驚魂落地,易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極度缺氧的她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而我一邊喘息著,一邊靠在牆壁上看著她。

原來,易茹竟然如此大膽,如此勇敢。

她救了我的命!

我內心五味雜陳,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激和難以置信。

易茹好不容易平複了喘息,筋疲力儘地看著我,說:“姐,你嚇死我了……”

我終於忍不住撲過去,用力地擁抱著她,把她小小的臉埋在我的肩頭,儘所能地用我認為的最溫柔的力度摸著她的頭,強忍眼淚,聲音更咽地說道:“是你嚇死我了纔對!”

易茹卻笑了,睜著她無邪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彎成了月牙的形狀,好看極了。

她說:“這下,你不嫌我膽小了吧?我以後可以跟你一起玩了嗎?姐。”

我朝她豎起大拇指:“誰再敢說你膽小,我第一個跳出來揍她!”

我們倆一起破涕為笑。

從那以後,這個驚心動魄的午後,就成了我們兩個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也是從那以後,易茹在我心裡的地位,便再也不可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