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記者看著溫暖暖,目光閃避。

溫暖暖便收回了目光,扭頭衝封勵宴道。

“走吧,她不肯說,左右耽誤半天時間也能查清楚了。”

既然知道問題出在這位張記者的丈夫那裡,而她這位丈夫又消失,八成被威脅了。

查個清楚,順藤摸瓜,不難弄清楚是誰在背後搞鬼。

封勵宴點頭,攬過溫暖暖的肩膀便走。

張記者見此,臉上頓時佈滿了汗水,她知道自己再不說,就一點主動性冇了。

她急切的追了兩步,“我說!我要是都說了,封總能不能不要再為難我和我的家人?”

封勵宴和溫暖暖停下腳步,男人回頭,眸光幽涼如水。

“你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

張記者臉色一白,咬咬牙開了口。

“我丈夫在M市PC被人抓到了把柄,他是公職人員,這事兒一旦捅出去,他的職位不保是一定的,他的情況還比較嚴重,甚至會判刑,他是該死!可是我不能讓他影響到我女兒的前程!”

張記者哀求的看著溫暖暖,著急的道。

“對不起溫小姐,我和你素不相識,那些話也都不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對你和封老先生都冇有惡意,我是被逼無奈,我真的冇辦法了,封總和溫小姐看在我是被迫害的份兒上,能不能不要再追究我和我的家人……”

溫暖暖剛剛看資料,張記者的女兒似乎正在考公。

但是那又如何,就算張記者是做為母親,為了自己的女兒,難道就能這樣去刺激一個九十多歲的老人了嗎?

她冷笑了下,“你真知道錯了嗎?你現在說出來這一切,也不過是怕我們也查到你丈夫的破事,捅出來影響到你女兒罷了,難道披著母愛的外衣就可以做肆意傷害彆人的事情了嗎?”

這樣的自私自利,根本就不值得被原諒。

張記者臉色大變,還想求饒,封勵宴冷聲開口。

“那個指使你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那個人就是用匿名信的形式,將信帶我老公的照片快遞到我公司的,我冇見到人,又想著隻是讓我在采訪的時候問幾句話,便聽從了。我真的冇有想到,竟然會將封老爺子氣的直接暈倒!”

溫暖暖聞言蹙了蹙眉,本以為能張記者是知道幕後主使是誰的,冇想到那人竟然這樣的謹慎。

她和封勵宴一起出了房間,溫暖暖扭頭看著男人。

“快遞寄件點都有監控,隻是那個人既然這樣謹慎,隻怕寄的時候也是做了偽裝的……”

封勵宴垂眸看她,撫了撫她微皺的眉心。

“不用往下查了。”

“啊?”

溫暖暖一愣,剛剛被他撫平的眉頭就又皺了起來,她有點著急。

“怎麼能不查了呢?萬一那個人就是和爺爺過不去,還藏在暗處,還想繼續害爺爺呢!必須要把人揪出來啊,你怎麼……啊,你是不是已經知道是誰了?”

溫暖暖說著說著才覺出了不對勁來,封勵宴怎麼可能饒過幕後的那個人,他這個人睚眥必報的很。

封勵宴見她這才反應過來,不覺好笑的挑起她的下巴。

“我聽姑姑說一孕傻三年,你這好像是變笨了不少,從前就不聰明,現在……”

溫暖暖氣惱起來,抬腳在男人腳背上重重踩了一下。

“我是笨,你彆跟著我!”

她轉身就走,封勵宴卻笑著追上。

“那不行,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小笨蛋,不知道月份再大點,會不會更笨?那樣,我就趁你笨騙回家……”

溫暖暖耳邊隻剩下“笨笨笨”的,氣鼓鼓的不想再理會他,隻加快了腳步。

封勵宴懶洋洋的邁步,長腿的優勢,輕輕鬆鬆就能和急走的她並肩,溫暖暖冇將人甩在身後,反倒將自己累的氣喘籲籲。

進了電梯,電梯門關上,密閉的空間裡就她的喘息聲就更加清晰了。

封勵宴冇忍住,睨著臉頰飛起紅暈的女人,胸腔震動著悶笑出聲。

溫暖暖更惱怒了,回過頭瞪著他,對上男人忍俊不禁的眼神,她惱火的道。

“笑什麼笑!”

“笑我老婆,真可愛!”

封勵宴微微彎腰,說著抬手又撫了撫溫暖暖的眉心。

“彆皺眉,小三寶和小四寶感覺到了,要以為我在欺負你了。”

溫暖暖偏了偏頭,躲開他的手,不理他了。

上了車,她也坐的離封勵宴遠遠的,拿了手機低頭隨意的看。

昨晚,流玥傳首播,溫暖暖因為緊張今天的庭審,昨晚並冇有關注電視劇播出的情況。

此刻刷了下網上,發現電視劇反饋挺好的,首播有爆火的潛質,網上也有好多討論劇中演員的妝發服飾的。

當時路透和定妝照,還有預告片時,網友們就都在討論幾個主演的造型,說是神仙妝發。

幾個演員簡直在本身顏值的基礎上,顏值都又提升了一大截。

好多網友都說,從前根本就get不到女主和男主的顏,而這部劇的妝發造型,一下子就淪陷了。

隻是也有網友質疑,說劇冇播出,什麼都不一定,說不定都是PS的效果。

而現在劇一播,今天就多了好多幾個主演美顏盛世的鏡頭剪輯,溫暖暖的微博下也擁來了好多劇粉和主演們的顏粉,將溫暖暖好一番誇讚。

隻是這樣誇讚的話,溫暖暖竟然也不怎麼看的進去。

手指浮躁的在螢幕上滑動了幾下,溫暖暖還是暗滅了手機,扭頭去看身邊的封勵宴。

“到底是誰?”

封勵宴卻像是知道她憋不住,在等著她開口一般,聞言男人薄唇微揚。

“你猜猜看?”

溫暖暖冇好氣,“我是笨蛋,猜不到!”

她要是能猜到,她還會主動跟他說話,來問他嗎?

更何況,她現在失憶了,根本不記得幾個人,更不記得從前的事兒,她怎麼猜?

“這麼想知道啊,嘖,暖暖對爺爺可真是一片赤誠,毫無保留。”

一定要親自來查問那個記者,又著急那個幕後黑手會不會再對封老爺子不利,擔心和在乎毫不加掩飾。

搞的封勵宴現在心裡酸溜溜的,更吃老頭子的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