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涼如水。

伊瑤站在門前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敲了敲門。

屋內傳來一陣細細碎碎的聲音,隨後房門被打開,衛衍頭髮濕漉漉的散落在四處,上身**,棱角鮮明的肌肉線條,白色的浴巾勉強遮住下麵的風光。

深不見底的眼眸戲謔看著走進來的女人,“N大校花這麼主動麼?”

她剛進到玄關,蔥白的手機緩緩伸向大衣釦子,聞言脫衣服的動作冇有停,露出了裡麵的V領緊身裙。

“見我未婚夫的大哥,怎麼能叫主動呢?”

伊瑤勾了勾唇,落地窗映出她動人的身姿,向外看去一片燈火輝煌,有些自嘲,目光凝視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

衛衍姿態懶散,頭髮潮濕還有水滴漸漸滑落,低著頭,手裡不知道在把玩什麼。

伊瑤有些緊張的舔了舔唇角,走到衛衍旁邊坐下。

他放下手裡的物件,順著伊瑤長髮在手裡把玩,嘴角微起,早就想這樣做了。

伊瑤見狀,直起了身子,頭髮穿插在男人的手掌中,明亮的雙眼看向男人。

“隔壁戰況真激烈,這聲音真像你的好弟弟。”

衛衍蹙了一下眉,不置可否。

伊瑤噗嗤笑出聲,“你看我像傻子麼?!”

“以為你會傻到底,冇想到這麼大膽。”衛衍唇角似笑非笑,語氣戲虐。

伊瑤白皙的臉龐微不可見緊繃了一下,隨即又恢複了神色,眼神懶散而妖嬈。

“如果衛先生願意,這筆買賣你很劃算。”

衛衍輕視的目光直白的看著伊瑤身體上,“我不知伊小姐的身體價值5W,或許對我的好弟弟來講,你應該值。”

隨即上下打量了一番,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杯,語氣充滿嘲諷。

這是他第一次正式瞧她,以前的伊瑤出現在眾人麵前,都是完美無缺一幅清純模樣,而現在,女人的嬌嫩的小手放在他的腰間,紅唇等著人采摘,眼眸裡透出的神色不知有多吸引人。

隔壁的聲音逐漸熾熱,伊瑤麵部紅潤手指在他腰間慢慢滑過。

她為什麼來找衛衍,白天的時候她先找了衛衡,母親醫院需要用錢,當時伊瑤一臉著急想要先借一些,已經找好打工的地方,下個月就能先還給他,隨後衛衡還是表示愛莫能助,後來好奇心下看了他的手機,裡麵的聊天映入眼簾“乖寶,這15萬你去買個包。”

而此時隔壁正是她的男朋友衛衡和她的舍友楊青青,眼神有些冷意。

衛衍看出女人的出神,粗糙的手指從頭髮滑向女人的脖頸。

伊瑤隨著他的遊走身體一震顫栗。

……

水流傾注而下。

伊瑤站在花灑下,打量著身上的紅痕,臉頰一紅,冇想到自己能夠放肆到這種程度,眼神隨即有些黯然,這個月母親的醫療費夠了,但依舊是杯水車薪,她擦洗完自己,忍著痠痛走出浴室。

衛衍裸著身體躺在床上,伊瑤紅了臉,腦袋向一旁看去。

男人熟練的點燃了一支菸,口吻戲虐,“冇想到還是第一次。”

明眸剛經過洗禮尾角勾著紅痕,卻不敢向床上看去,嗓音有些沙啞,“你賺到了,衛先生。”

衛衍笑了一聲,晃了晃手機,隻見50000元入目,轉到了伊瑤的微信上。

她穿戴整齊,天色已經明亮,晃了晃手機,“衛先生,有需要記得微我!”嘴角微笑露出裡麵的小虎牙,隨即轉過身體,不帶一絲留念向外走去。

被子裡還充滿女人身體的芳香,衛衍狠狠的吸了一口,眼神不似剛纔,低沉的眼眸裡充斥著淡漠。

伊瑤來到宿舍樓下時候,宿舍門剛好打開,上鋪林青青的床上空無一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拿出早放在櫃子裡的“維生素C”吃了一粒。

坐在椅子上戴起耳機開始學習。

陸陸續續的舍友都起了床,不多時林青青身背紅色愛馬仕,趾高氣昂的走進門。

看著伊瑤坐在桌子前,她不屑的眼神掃了過去,“看,我男朋友新給我買的包,可是15萬呢!”

宿舍眾人驚撥出聲,這個包15萬?

伊瑤不出聲,淡笑的看著林青青,“男朋友真大方,什麼時候帶我們見一麵?!”

眾人皆是紛紛附和。

林青青尷尬的握了握手,白了一眼伊瑤,“我男朋友最近忙,等有時間了就帶你們看看!”

昨天晚上伺候好衛衡,她嬌滴滴的倚在男人懷裡就問過這個問題,男人卻一把將她推開,眼神惡毒,“如果讓伊瑤知道,我讓你好看!”

她環視了一下伊瑤,這女人到底哪裡好,能讓衛衡對她如此維護!而且寧願不上床,也要在一起。

這一切伊瑤都不得而知,此時手機響起,隻見衛衡發來訊息。

她嘴唇微起,嘟囔著,“男朋友叫我下樓拿早餐了!唔,大家都有份。”一幅不情願卻沉浸在愛情中的神色,眼角打量著林青青。

林青青麵色蒼白,上床把床梯踩得咯吱咯吱作響,狠狠的說了句,“我不吃。”

眾舍友互相看了一眼。

伊瑤纔不管她心裡活動,換了一件白色連衣裙下了樓。

林青青把床簾掀起一道小口,看著伊瑤一幅清純的模樣,眼神惡毒。

伊瑤走出宿舍門,衛衡正依靠在車上,旁邊的過路人時不時的看向他,發出羨慕妒忌的眼神。

他喜歡極了這種感覺,就像是眾人得知N大的校花是他女友發出的驚呼聲,更讓他受用。

“寶寶。”衛衡看伊瑤出來,趕緊上前迎去,眼神一亮,今天的伊瑤似乎更漂亮了,以前身著白裙一股高貴不可侵犯的模樣,而現在走路搖曳,嬌媚欲讓人采摘。

眼神發出驚喜,走上前想要拉住伊瑤。

她不動聲色的向後退了一步,怕被看出端倪,反而撒嬌似的錘了下衛衡,“怎麼這麼早就來了,人家剛起床。”

嘟囔著嘴唇,手接過衛衡的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