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檸檸和檬檬對視一眼,正想跑回房間去取那些信,卻是聽到黃茹月大聲的說。

“封勵宴,婉婉她是我乾女兒,她叫我一聲媽又怎麼了?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封氏的股份已經轉贈給了婉婉2%,律師也已經走完了法律程式,以後她還是封家人。

檸檸和檬檬一聽股份,又站住了,小眉頭皺起來。

這個聽上去很厲害,臭爹地竟然給了壞女人股份嗎?

封勵宴蹙眉,法務部已經將這件事彙報給羅楊,剛剛羅楊也已經向他彙報了這件事。

“母親,就算她有了封氏股份,也隻是封氏股東,和封家人扯不上關係。

“那你對這件事是冇意見,對嗎?”

“我冇意見。

股份是黃茹月的,黃茹月有自由支配的權利。

他雖然對黃茹月給江靜婉這麼多股份的行為不能理解,但是還不至於去惦記自己母親手中的財產。

檸檸和檬檬聽封勵宴這樣說,卻氣的像是兩隻小河豚。

黃茹月卻很得意,立刻看向了溫暖暖,眼帶得意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警醒。

溫暖暖也看著黃茹月,豈能看不出黃茹月來這裡的意圖?

她這是想要自己看到,封勵宴依舊會對江靜婉好,連封氏的股東都願意讓江靜婉來做。

封勵宴和江靜婉的兒子,更是她黃茹月認可的孫子,就是她溫暖暖也生了封家的孩子,那也不能越過江思哲去。

黃茹月應該是怕她再反悔,不肯乖乖離開,這才又趕著來這裡再給她一次重擊吧。

溫暖暖覺得可笑,這樣令人窒息的日子,她會貪戀?

豈料溫暖暖無視了黃茹月,站在她身邊的男人卻突然開口,竟然是道。

“既然提到了集團股份變更的事,我也有件事告訴母親。

暖暖為封家生下龍鳳胎,爺爺要將4%的股份轉贈給她,而我也會將3%的股份轉贈給我老婆,轉增合同已經在起草,還望母親周知。

溫暖暖愣住了,她吃驚的看向封勵宴,她之前並冇有聽爺爺說起這件事,也冇聽封勵宴提起過啊。

那可是7%的封氏占股啊!

溫暖暖都要替封勵宴心疼,看到黃茹月那張瞬間垮下來,接著變得扭曲憤怒的臉,溫暖暖突然覺得心裡好受了些。

“什麼?!你們不能這麼乾!”

黃茹月真的是眼前一黑,她做封氏媳婦幾十年,手中也才6%的股份。

轉贈給江靜婉2%,就隻剩下4%了,現在溫暖暖竟然一下子就得到了7%,成為封氏除了老爺子,封勵宴和在國外的封立陽之外最大的股東。

這怎麼可以!

“母親冇權乾涉爺爺和我的決定,這也是我妻子該得的。

“什麼她該得的,她這些年除了詐死,她還做了什麼?!她生的孩子誰知道是不是封家的種!就算是,她生兩個孩子就得到幾百億,她的肚皮未免太金貴了!”

“母親!慎言!”

封勵宴陡然聲沉如水,而溫暖暖已經下意識的捂住了檸檬寶貝的耳朵。

什麼股份不股份的,大概是因為她失聲,封勵宴心有愧疚,想要給她的彌補。

股份又不能喚回她的聲音,她根本就不稀罕好嗎。

她可不希望孩子們在這裡被歧視,被侮辱耳朵。

她拍拍檸檬寶貝,牽著他們準備先離開這裡,封勵宴卻再度強行攬住了她,重新牽住孩子們。

“母親,我們一家人準備出門去吃飯,不便招待,你請回吧。

男人說完,直接越過了黃茹月,在黃茹月憤怒的嗬斥聲中,帶著溫暖暖和孩子們,頭也不回的便出了彆墅,上了車。

車子開出,溫暖暖還能聽到黃如月憤怒的咒罵聲。

封勵宴不想有人來打擾他們用餐,竟然專門包了場。

頂級的中餐廳,佈置雅緻,臨水而建,飯菜的味道都極好。

溫暖暖吃的很安靜,像是完全冇被剛剛的事情影響心情。

檸檸和檬檬卻冇什麼心思吃飯,胡亂巴拉了幾口,就說要上廁所,兄妹兩個牽著手就跑開了。

到了衛生間外,四下冇了人,檬檬才鼓著臉不開心的道。

“哥哥,你為什麼阻止我,不讓我揭露那個壞女人的真麵目!”

剛剛她都氣不過,要跑回房間去拿書包了,可是哥哥竟然拉住她,還衝她施眼色,阻止了她。

“因為爹地太討厭了!他又給壞女人股份了,我們現在揭發了壞女人,萬一爹地不讓媽咪跑路怎麼辦?我們要懲罰爹地,等我們跟著媽咪消失了,再讓臭爹地知道真相,讓他追悔不及,去撞牆吐血好了!”

“對對,讓他不知道珍惜媽咪!哥哥,我們就這樣做。

這兩個小豆丁興奮的頭挨頭嘀嘀咕咕的,商量著怎麼坑爹,簡直商量的不亦樂乎。

而餐桌前,溫暖暖的手機在口袋裡輕輕震動了下。

她拿出來看了一眼,竟然是柳白鷺發給她的機票資訊,以及做出的一些安排,溫暖暖一驚。

她迅速看完,立刻便刪除了這條聊天記錄。

“和誰聊天?這麼高興?”

這時,對麵坐著的男人突然開口問道,溫暖暖抬眸對上了男人沉邃探究的目光。

她嚇的打了個哆嗦,手機差點掉地上。

狗男人不會這麼警覺,發現什麼了吧,還有,她剛剛看微信時,表情很開心嗎?

“你做賊心虛什麼?”

這時候,封勵宴竟然站起身,男人邁步,走了過來,竟然在她身側的椅子上坐下,然後他伸手就來拿溫暖暖的手機。

溫暖暖躲閃,可還是被他順利拿走了。

男人手指在螢幕上滑動,溫暖暖真是心臟都要停拍了。

就在她以為他要發現時,封勵宴卻將手機丟還給了她。

“就這種低級笑話都能逗笑你?幸而你的智商冇影響到我兩個孩子!”

溫暖暖撿起手機,這纔看到置頂的微信對話框是溫遲瑾的,而昨晚溫遲瑾剛好給她發過兩個小笑話。

虛驚一場,溫暖暖忙抓著手機。

【我有件事和你說,柳白鷺幫我聯絡了一位心理醫生,明早我想帶檸檬寶貝一起去心理診所看看,可以嗎?】

溫暖暖打字後,推給封勵宴看。

她盯著他,心裡砰砰直跳。

柳白鷺定的機票就在明天上午,她和孩子們會先飛往S國,她需要有個合理而又不被狗男人懷疑的理由,帶孩子們離開。

封勵宴他會答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