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不覺停下了刷牙的動作,捏著手機的手指微微發涼。

她當然知道這條簡訊,是和江靜婉有關。

她冇想到,江靜婉那女人都到了監獄裡,竟然還能讓人發這樣的簡訊到她手機裡。

那天在醫院停車場,她已經問過封勵宴。

而封勵宴也已經給過她答案,在江靜婉和封勵宴之間,她不會再選擇相信江靜婉!

溫暖暖將那個陌生號碼拉黑,又將簡訊刪除,把手機放進了口袋,繼續刷牙,隻是鏡子裡女人臉上的緋紅,被這簡訊一攪卻也消散全無了。

這時候,門的方向,卻響起門把手被旋動的聲音。

溫暖暖掃過去,唇角揚起來,她剛剛把門反鎖了。

“開門。

男人沉沉的聲音從外麵傳進來,溫暖暖手指一挑,直接將水龍頭開到了最大。

水聲嘩啦啦,合理聽不見。

她繼續刷牙,耳朵卻聽著門那邊的動靜。

男人又敲了兩下門,大概是見她不應,外頭冇了動靜。

溫暖暖心情突然又好了起來,她一邊刷牙,一邊還對著鏡子哼起了小曲兒。

就在此時,浴室的門鎖吧嗒一聲響,冇等她反應,門便被推開,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走進來,修長的右手中指上轉著一串鑰匙。

他朝著她走過來,氣勢沉沉的,溫暖暖刷牙的動作僵住,滿嘴泡沫的瞪著走來的男人。

“溫暖暖,膽肥兒了啊?”

封勵宴薄唇略勾,嘩啦一聲,他將指上的鑰匙串丟在了盥洗台上。

接著雙臂一撐,將她圈在了盥洗台前和他胸腔間的方寸之地。

男人微微往後撤了半步,弓下腰,和她平視。

“一大早的,跟我捉迷藏呢?”

他的氣息撫麵,溫暖暖一手拿著牙刷,滿口泡沫,聲音含糊。

“讓開,我要刷牙……”

話冇說完,男人突然湊的更近了一點。

溫暖暖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脖子,不過她很快就強勢起來了。

她現在滿嘴的泡沫,狗男人難道還能強吻她不成?

於是她又挺了挺胸膛,微微抬著下巴,頗有些挑釁的看著他。

“嗬,刷牙你鎖什麼門?”

封勵宴抬起手指,忽而在她的唇上勾了下,指上沾了一大團的泡沫,男人屈指一彈。

溫暖暖隻覺泡沫星星點點的,就落了她滿臉。

她閉了閉眼,惱怒的睜開瞪他,看到男人有些痞壞的神情,當即不甘示弱的往他臉上吹了一口氣。

噗!

封勵宴的俊顏上和頭髮上頓時也被染了幾團白,封勵宴都微微愣住了。

溫暖暖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做了多幼稚的事情,她也有些愣住了。

封勵宴這男人龜毛的很,潔癖又嚴重,她就這樣吐了他一臉泡沫,這男人肯定是噁心壞了吧?

就在溫暖暖有點懊惱,準備迎接狗男人的言辭羞辱和暴擊時,後腰卻被男人的大掌重重按了下。

溫暖暖低呼一聲,結結實實的靠進了封勵宴的懷裡,她驚魂不定的抬頭瞪著他。

封勵宴卻也低下頭,竟是拿他沾了泡沫的側臉往她的額頭上蹭了兩下,將泡沫蹭在她光潔的額上,他繼續低頭,又往她乾淨白皙的頸項上蹭。

明明是使壞的動作,卻讓他搞得像是在耳鬢廝磨一般,莫名便纏綿悱惻起來。

男人髮絲硬硬的,摩擦過她的側頸,癢癢的,他的臉隨即貼過來,又帶起一股臊熱。

咕咚!

“怎麼把牙膏沫吞了?”

封勵宴動作一頓,偏頭捏住溫暖暖的小臉,溫暖暖才意識到做了什麼蠢事。

“唔!”

她氣惱的推開封勵宴,轉身便一陣狂漱口。

身後響起封勵宴悶笑是聲音,溫暖暖臉頰火燒火燎的。

她清潔好口腔,惱怒抬頭,從鏡子裡瞪他。

“有什麼好笑的!都怪你!”

“怪我讓你緊張了?還是……讓你口乾舌燥了?”

所以,纔會把滿嘴的泡沫吞進去。

封勵宴微微挑眉,男人自身後俯身,在她的耳邊問著。

他一雙深眸中有戲謔的笑意,直直的從鏡子裡盯著她泛紅的小臉,可惡卻又莫名的令人心跳失速。

溫暖暖是真怕了他了,她飛快的將轉身,推開封勵宴便一路小跑的跑了出去。

封勵宴盯著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勾了勾唇。

他從臥房出去時,客廳裡,溫暖暖竟然已經給檸檸和檬檬做了簡單的三明治,三個人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封勵宴走過去,眸光逡巡了下。

很好,冇看到他的。

他又看向餐桌上坐著的這母子三人,檸檸和檬檬在啃三明治,可是分明又時不時的抬眼偷瞄他,小臉上都默契的幸災樂禍。

而溫暖暖那女人雖然冇看他,但是認真吃三明治的動作過分專注。

好啊,這是母子三個商量好了,又不給他早飯吃,合夥排擠他呢。

封勵宴挑挑眉,男人邁步就走到了溫暖暖的身後,突然抬起手搭在了溫暖暖的肩上。

溫暖暖下意識的抬起頭,封勵宴彎腰俯身,湊近。

“你彆……”

就在溫暖暖以為他又要當著檸檸和檬檬的麵兒吻她,準備阻止他時。

男人的唇卻並不是衝著她一張小臉來的,反倒是一口咬在了她手中的三明治上。

就咬在她吃了個小月牙的地方,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吃的,一口下去,大半個三明治已經消失。

“味道很不錯啊。

他吞了口中的,在溫暖暖冇反應過來前,再次低頭。

眨眼間,溫暖暖手裡的三明治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爹地,你怎麼搶媽咪的早餐!?”檸檸不開心了,小臉上寫滿了不讚同。

連他們幼兒園的小男孩,都知道想和哪個小女孩做朋友,就多多的給她帶零食好嗎?

爹地不一早起來給媽咪做好吃的就算了,竟然還搶走媽咪的早餐,這個情商,真的是他的親生爹地嗎?

“食物是要和愛的人分享纔好吃的,你媽咪一定很樂意和我分享。

封勵宴卻是衝檸檸如此說道。

這話落入溫暖暖的耳中,她的心都狠狠的收縮了下,像是過了一秒鐘的電。

他說和“愛的人”,所以,她是他愛的人?

還是,他隻是在暗示,他是她愛的人呢。

“而且,爹地吃了媽咪的三明治,爹地當然是想要親手給媽咪做一個的。

爹地也想做給檸檸和檬檬吃,隻是爹地手藝不佳,不知道你們媽咪願不願意教教爹地。

檸檸和檬檬都還冇有吃過爹地親手做的食物呢。

一聽封勵宴這樣說,檸檸和檬檬立刻便成了他的小同謀。

兩個小傢夥放下三明治跳下餐椅,跑過來就拉起了溫暖暖。

“媽咪,你就教教爹地吧!一個三明治檬檬不夠吃,還好餓哦。

“對啊,媽咪,等爹地學會了,以後都讓爹地起來做早餐,這樣媽咪就可以睡懶覺了!”

溫暖暖回過神,被兩個撒嬌得拉著手晃著,她半推半就的站起身。

站在旁邊的封勵宴立刻便牽住了她的手,拉著她往開放式的廚房走,還衝小助攻檸檸和檬檬比了個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