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一直站在那裡,直到那女人消失在電梯口,她都冇有回過頭。

他甚至還感覺她走的比雲淮遠都快,電梯門打開想是迫不及待的跳進去的。

剛剛給溫暖暖引路的小護士,看著男人的背影,莫名覺得大佬看著有點蔫頭耷腦的,像是個被丟棄的孩子。

她揉了揉再看,封勵宴淩冽的目光掃了過來,小護士嚇的立刻低頭遁走,果然是她剛剛眼花了。

車上。

“彎彎,剛剛那個男人跟你說什麼了?”

雲淮遠微微斂著眉眼,打量了溫暖暖兩眼,生怕妹妹受到驚嚇,見溫暖暖的神情還好,才舒緩了眉心。

“他冇說什麼,就是……哥,他是我以前的追求者嗎?”

溫暖暖想到那男人在檢查室裡,對自己動手動腳的畫麵,心裡就又氣惱了起來。

雲淮遠見溫暖暖根本就冇想起來封勵宴,顯然,時間太緊,封勵宴也冇來得及對溫暖暖說什麼。

他纔不會好心的提醒妹妹,那個狗男人的真實身份是妹妹三個寶寶的爹地呢。

他立刻順著溫暖暖的猜測點頭說道。

“對!他也是妹妹的追求者,和楚言一樣的!”

楚言現在在溫暖暖的心目中,就是變態可怕的代名詞。

果然一聽這個,溫暖暖汗毛都要豎起來了,輕聲嘀咕道。

“我從前到底是什麼體質啊,怎麼淨吸引神經病……”

雲淮遠聽到了,差點冇忍住笑出聲。

冇錯,封勵宴就是神經病!

女人在身邊時,永遠不知道好好珍惜,非要一次次把人弄丟了,再來跪舔,不是神經病是什麼?

“那我們家彎彎以後就拒絕神經病靠近!”

“恩恩,那是自然的。”溫暖暖重重點著頭,不想總提那個男人,莫名的心裡很不舒服。

她將手放在小腹上,開心的轉移話題。

“對了,哥哥,我給你瞧個寶貝!”

她說著扭身,從包裡拿出剛剛帶出來的彩超,指著給雲淮遠看。

"哥哥你看!”

“嘖,這個就是我的小外甥嗎?真小……”

雲淮遠見多識廣,但是還真冇見過這種胎兒的彩超呢,盯著那團疑似胎兒的小豆芽,驚異的道。

“哥哥,你再仔細看看啊!有驚喜哦,哥哥要是發現了,我有獎勵的!”

溫暖暖見他根本冇有發現,這是兩個寶寶,便不甘心的催促道。

雲淮遠將彩超拿了過去,仔細的盯著看了半天,有些不確定的指著。

“這怎麼瞧著……像是兩個小豆芽?”

“對啊!就是兩個呢!”

溫暖暖有些興奮,衝雲淮遠豎了豎大拇指。

“為什麼是兩個?難道這不是寶寶的模樣,而是寶寶的兩條腿?”

溫暖暖,“……”

果然,再聰明的男人,都有犯傻迷糊的時候。

溫暖暖簡直想要給笨蛋哥哥一個爆栗了,她傾身拿回了彩超單子。

“哥,你一定是憑實力單身到現在的。”

雲淮遠無語了一瞬,接著總算是反應了過來,驚喜道。

“雙胞胎!彎彎,你是像懷檸檬寶貝一樣,又懷了雙胞對嗎?我就要再添兩個小外甥或者外甥女了嗎?”

溫暖暖輕笑,“是啊,哥!”

“真是太好了,彎彎,恭喜你。”

溫暖暖也很開心,雖然懷雙胎,後期肯定是要辛苦一些的,但是她很喜歡寶寶,檸檬寶貝明顯也喜歡弟弟妹妹。

既然如此,肯定是一胎生兩個劃算啊。

“我也冇想到呢,不過檸檬寶貝就是罕見的龍鳳胎,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爹地那邊有雙胎基因。”

“那倒不是。”

雲淮遠卻開口否認了。

溫暖暖一怔,扭頭看向雲淮遠。

雲淮遠有些懊惱,冇事他接這個話做什麼,他擔心溫暖暖要問孩子們爹地的情況了。

然而,溫暖暖卻半點知道的興趣都冇有般,又轉回了頭。

雲淮遠挑了下眉,“是我們媽媽這邊有雙胞胎基因,外婆和姨婆就是異卵雙胞胎,隻是媽媽生我們,都是單胎兒,冇想到,到了彎彎你這裡,倒是又繼承了雙胎基因般。”

溫暖暖啊了一聲,興奮道。

“那我們快回家,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咱媽!”

雲淮遠笑著點頭,又湊近了些。

“不過彎彎,剛剛說的給哥哥的獎勵還有嗎?”

溫暖暖瞥向他,給了他一個“你覺得呢”的表情,雲淮遠瞬間捂著心口,靠回了椅背上。

“哎,太心痛了,錯失了來自妹妹的禮物。”

溫暖暖被他逗的掩著嘴,靠著車窗笑起來。

雲淮遠見她笑的毫無陰霾,顯然是半點都冇記得醫院裡某個討厭鬼,頓時心情也頗好的看向了窗外。

溫暖暖懷的是雙胞胎,夏冰和雲澄清自然也是欣喜若狂,夏冰立刻就給溫爸爸打了電話,告知了溫爸和溫媽。

溫媽媽這些天恢複的還不錯,之前藥物過敏造成的損傷已經基本恢複了。

而檬檬也是,經過這段時間的治療排毒,小丫頭每天都能站起來走上一段路。

家裡都是喜事,像是烏雲都快驅散了,夏冰便和溫媽媽約好了,明天兩家人一起去南城東的靈芸寺祈福還願兼散心。

是日夜。

冰清園外,封猛帶著人沿著冰清園走了一圈,一臉沉重的回到車上。

“少爺,怕是真不行了。我看了,上次少爺翻牆進去的那塊也被加高了外牆高度,還拉上了隱秘的電網。

電網要破壞掉倒也不難,可是這樣一來,雲家的保鏢室肯定也是能第一時間發現的,再說,人家本來就不滿少爺了,我們再破壞人家的安防係統,好像也不大好,就有些不好操作……”

封勵宴俊顏麵沉如水,眉心進蹙著。

“要不然,還是找少夫人和小少爺他們外出的時候,尋找機會吧。”

封猛提議著,說到這裡,簡直要抹上一把辛酸淚了。

他們少爺也太難了,就想見老婆孩子一麵,這都快趕上孫猴子西天取經了。

封勵宴根本就等不了那麼久,他失去了溫暖暖一次,這些天受儘煎熬。

監控室裡的那點零碎時間,根本就不夠解渴的。

鬼知道,他的那個大舅哥怎麼會來的那麼快!

看來得給雲淮遠找點事情乾了,不然時間都用來拆散他和他的暖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