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時候,封勵宴的目光突然定住。

封猛順著他的視線看出去,就瞧見一個穿著工作服戴帽子的男人,推著一輛垃圾車出來。

封猛冇看出什麼不對勁來,又轉回頭,結果他發現他們少爺竟然還盯著那個人看。

封猛突然想到什麼,瞪大了眼睛。

不會吧?

十分鐘後,身旁坐著被扒了衣服的運垃圾大叔,封猛神情複雜的看著佝僂著腰,邁步朝著冰清園裡頭而去的身影,隻覺更心酸了。

他們少爺是有潔癖的啊,這一波犧牲真是大了。

“叔,這是給你的紅包,你可千萬彆高發我們少爺,我們少爺不是壞人,就是為了進去見見老婆孩子而已,你不說呢,這大紅包可能天天有,你去一告狀我們少爺暴露了,你也可能被主家怪責,不劃算,您說是不是?來來,抽根菸。”

封猛還得為少爺安撫垃圾大叔。

大叔也是個潮的,接了紅包和煙,抽了一口。

“我懂我懂,就是那個追妻火葬場嘛,我很看好你們少爺的。”

封猛,“……”

可真是謝謝您了,現在他們家少爺都需要雲家清潔工的看重和認可了。

冰清園,封勵宴順利混了進去。

男人憋著氣,將垃圾桶推到了位置,立刻鬆手,迅速脫掉衣物放在旁邊,便閃身隱進了黑暗裡,隻是冇走兩步,還是忍不住躲在樹後,很快壓抑的嘔吐聲響起。

片刻,封勵宴才從樹後出來,快步找了一處窗戶翻進了彆墅。

他先找了間衛生間,進去洗了洗,才往樓上摸。

他倒也冇著急去找溫暖暖,準備先去和檸檬寶貝碰個頭,拉兩個小助攻。

關鍵,他也有一段時間冇看到檸檬寶貝了,也是很想寶貝們的。

檸檬寶貝這會兒正在康複室裡,這間康複室是雲澄清特意讓人給檬檬準備的,立麵鋪了軟墊,還有一些扶杆和一些既能玩具又能起到鍛鍊效果的器械,以備檬檬在此恢複復健。

檬檬今天的運動量已經達到了,小姑娘卻還想要堅持再鍛鍊一會,她想要早一點恢複健康,早日能跳躍奔跑,好給媽咪一個大大的驚喜。

小丫頭央求了哥哥,保證就隻鍛鍊一會,絕對不會累到。

檸檸便偷偷將妹妹推了過來,檬檬扶著欄杆走路,越走越快了。

“哇,妹妹加油,好棒了!走的這麼快了,肯定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奔跑了!”

檸檸給檬檬鼓勁,檬檬其實腿是有些疼的,她咬牙忍著。

她喜歡走路奔跑的感覺,疼一點都沒關係的,她要重新跑跳,要健康起來。

快了!再忍忍!

咬著牙,檬檬走的更快了一點,扶著欄杆的手,也嘗試著鬆開。

她感覺自己都要跑起來了,小姑孃的笑容揚起來,隻是下一秒隻覺腿上一陣鑽心的疼痛,檬檬哇的一聲就朝著前麵摔了下去。

“啊!”

小姑娘緊緊閉上了眼睛,雖然地麵上和四周牆壁上都做了軟包處理,但是她這一摔太結實,肯定是會疼的。

“檬檬!”

檸檸小臉也白了下,往那邊跑。

然而一道身影比他更快,如一道閃電突然出現般,一下子接住了檬檬。

檬檬被抱住,半響才睜開緊緊閉著的眼睛,就看到了好久冇見到的爹地。

小姑娘驚喜的咧嘴,隻是小嘴巴才咧到一半,就響起了大舅舅和他們說的那些事情,還想起了她和哥哥的約定。

他們可是約定好了的,以後都不理爹地了,除非媽咪肯原諒爹地,不然小弟弟小妹妹出生都不給爹地抱的。

於是檬檬立刻又抿緊了小嘴巴,一言不發的推了下封勵宴。

封勵宴冇料到這小丫頭會推開他,他都伸展手臂,還等著乖女兒來給他一個抱抱呢。

結果,抱抱冇有,反倒是小姑娘咕嚕咕嚕的從他懷裡直接滾走了。

檸檸也反應了過來,上前扶妹妹坐起來,接著檢查了下妹妹的腿,確定冇事後,小男孩就雙手叉腰,站在了檬檬身邊。

“你來做什麼?!”

封勵宴,“……”

這小子什麼語氣。

微微蹙眉,封勵宴坐起身,他坐在那裡也能輕易俯視叉腰站著的兒子,帶來濃濃父威。

“我當然是來看你們和你們媽咪的,還有,見到爹地不打招呼不叫人,誰教你的?”

檸檸直接翻了個白眼,“這可怪不得我,我很聽長輩話的,長輩說讓我和妹妹當爹地死了,我們當然要聽啊。畢竟我和妹妹以後都是要在外婆外公家討生活呢。”

這小子和人作對時,簡直有幾句話氣死人的天賦。

封勵宴額角青筋跳了下,沉默一瞬。

“你們媽咪遭遇綁架的事兒,你們都知道了?”

這次檸檸還冇開口,檬檬就雙手抱著胸,搶先撅著小嘴道。

“不光知道這個呢,我和哥哥還知道有個大壞蛋,為了壞女人讓媽咪傷心掉淚,給壞女人撐腰,讓壞女人一次次的欺負我們媽咪!哼!簡直腦子瓦特了!”

封勵宴,“……”

看著同仇敵愾瞪著他的兩個小傢夥,封勵宴抬手按了按疼痛的額角。

“檸檸檬檬,爹地和媽咪是有誤解,爹地會和媽咪好好解釋,好好認錯的。媽咪現在肚子裡還有小弟弟小妹妹,肚子也很快就會大起來,媽咪是最需要照顧的時候,你們就不希望爹地照顧媽咪嗎?爹地可以給媽咪乾活,讓你們媽咪指東指西,將功贖罪的。”

他難得說這麼多的話,本以為檸檬寶貝會被說動,誰知道……

“有人笨手笨腳的,根本就是添亂,媽咪多的是人伺候!”

“某人在媽咪麵前晃,媽咪會不高興,媽咪不高興了,小弟弟和小妹妹也不高興,萬一長的不好看了,都壞大事了!”

封勵宴簡直無語凝噎,那個崔越還說他想要夫憑子貴呢,就麵前這倆小冤家,他能憑的上嗎?

他站起來,接著身體就狠狠的晃了下,一頭往下栽倒。

扶住了牆邊的扶手,才堪堪站穩,接著蒼白的薄唇邊就溢位了一抹血紅。

他伸手抹了下,以至於那點血色弄的半邊俊臉都是,看著更加虛弱嚇人了,封勵宴露出一個笑。

“冇事,爹地冇事,檸檸和檬檬彆怕,爹地就是這幾天為了找你們媽咪有點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