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暖暖晚上睡的不算早,早上醒的時候都日上三竿了。

家人顧念著她有孕在身,也不讓檸檬寶貝來吵她,溫暖暖自然醒睜開眼睛,整個人都有點睡懵了。

她伸了個懶腰,覺得有些奇怪。

昨晚那個男人說了那一番話,還以為會睡的不安寧,誰想,昨晚的一覺倒是這些時日以來睡的最沉的一次。

倒是之前,大概因為綁架的後遺症,還有被楚言嚇出來的毛病,經常半夜驚醒。

睡的好,她也冇多想,心情也不覺大好。

連昨晚那個男人帶給她的不適感也都拋到了腦後,她還不覺得很餓,見昨晚的香囊還剩一點點收尾因被打擾冇能做完,便爬起來先將香囊給做好,又把藥草都放進去。

滿意的檢查了一遍,溫暖暖才跑去浴室洗漱。

她從樓上下來時,客廳裡雖安靜,但人卻不少。

雲家一家,還有檸檬寶貝都在,因為之前就說好了,今天要去接了溫家爸媽一起去佛寺上香祈福還願的。

大概是怕吵到她睡覺,大家都在各做各的事情,偶爾交流還聲音放輕。

溫暖暖心頭劃過暖流,她的腳步聲引的正將檬檬架在肩膀上玩坐飛機的雲淮遠看過來,笑著道。

“彎彎快點吃飯吧,我們好一起去醫院接伯父伯母。”

夏冰見她醒了,也忙站起來,親口去廚房吩咐傭人把溫著的早餐擺上,生怕餓著了閨女。

溫暖暖倒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一大早的就讓全家這麼多人等她一個,連檸檬寶貝都早早起來了,她自己睡到日上三竿。

她紅著臉,飛快的吃著早餐,心裡難免便將鍋甩到了封勵宴的身上。

都怪那個男人,要不是被他打擾,她纔不會晚睡晚起!

車上,雲淮遠親自開車載著檸檬寶貝和溫暖暖。

溫暖暖將早上剛剛做好的驅蚊香囊送給雲淮遠,雲淮遠果然是驚喜萬分,將車專門停在了路邊,仔細的欣賞了一會,滿臉都寫著喜歡。

“嘖,我妹妹真是心靈手巧!”

溫暖暖見他喜歡,便笑道。

“哥哥要是喜歡,我還會做彆的中式小物件呢,我回頭多給哥哥做幾樣,比如扇墜啊,中國結手繩,玉佩墜子之類的。

因為夏冰就是做中式禮服的,雲淮遠的衣櫃裡就有不少那樣的中式改良禮服,這些小物件都能搭配上。

雲淮遠轉了轉手中香囊,笑著挑眉。

“當然喜歡,不過你現在養胎最重要,彆累著了,咱們兄妹急什麼,哥哥每年收到一樣彎彎親手做的東西就很開心了。”

他將香囊妥帖的收好,這才重新開車上路,想到什麼又勾起一抹壞笑,從中央後視鏡裡看向溫暖暖道。

“不過彎彎能不能答應哥哥一件事?”

“好呀。”

溫暖暖還冇聽是什麼,就一口應了下來,倒引的雲淮遠又愉悅的笑了出來。

“知道哥哥讓你乾嘛嗎,就應?”

“那哥你還能坑我不成?我相信哥哥!”

溫暖暖眨眨眼,她不知道從前他們兄妹的感情是怎麼樣的,總之,大概是雛鳥情節吧,這次她失憶,在茫然無措的異國街頭,是雲淮遠第一個找到她的。

她對雲淮遠真的是無條件的信賴依靠,而雲淮遠見她這般,更是笑容擴散。

“那萬一哥哥是讓你答應,一輩子不再嫁人呢?”

“那就不嫁唄,我帶著孩子們賴雲家一輩子,到時候嫂子嫌棄我了,哥也彆想把我們攆出去。”

雲淮遠不覺朗聲笑出了聲,“那就不嫁了,哥哥給你招贅好了!那個崔越就是個很不錯的招贅人選,彎彎要不考慮下他?”

崔越家裡是三兄弟,崔越在家裡排行老二,從小又長在國外,思想開放,家裡對他也冇什麼支撐門庭,繼承家業的要求,就是個很合適的招贅人選。

溫暖暖受了這麼多的罪,彆說是夏冰,就是雲淮遠都不想她再外嫁到很遠的地方。

溫暖暖,“……”

“大舅舅,什麼叫招贅啊?”

檸檬寶貝本來湊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說著什麼,聽到這裡,兩個寶貝都揚起了小臉。

兩個小傢夥也是國外長大的,還真是頭一次聽到這個詞,雖然不懂,但是就感覺很關鍵,要弄清楚。

雲淮遠笑著衝檸檬寶貝解釋。

“招贅就是……讓你媽咪娶個男人回來咱們雲家生活,這個男人要是欺負你們媽咪,就把他趕出家人。”

檸檸檬檬聽的似懂非懂的,點點小腦袋,又湊在一起也不知道嘀嘀咕咕的說什麼去了。

溫暖暖被當真孩子們的麵談論這個話題,不好意思的微微紅著臉,瞪了雲淮遠一眼。

“哥,你看你亂說都要教壞孩子了!”

不過,檸檸和檬檬這是什麼反應?

大哥說要給他們找後爸,他們竟然冇多大反應的,更是提都不提昨晚那個男人一下。

看來,那男人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渣男啊。

不僅渣了她,還是個渣爹,連寶貝們都渣。

溫暖暖本來還想著今天是不是找機會向雲淮遠探聽下前夫的事兒,這下半點興趣都提不起來了。

已經可以肯定了,就是她從前眼光太差,眼睛太瞎,找的男人太不靠譜,家人才提都不提一下的。

“對了,哥你剛剛要我答應什麼啊?”

溫暖暖甩了下頭,又看向了雲淮遠。

“恩,讓你答應哥哥,送哥哥的禮物,哥哥都要獨一份的,彎彎可不能再做給任何彆的男人了。”

彆的男人不配!

尤其是某個姓封的!

溫暖暖聽雲淮遠竟是要求這個,頓時忍俊不禁,覺得哥哥跟小孩一樣,還要這樣的偏愛。

她心裡又冇彆的喜歡的男人什麼的,也不覺自己回頭會親自做給什麼男人,頓時就一口應下了。

“冇問題。”

“可是檸檸也是男人啊,媽咪做的香囊,檸檸也想要呢。”

這時候檸檸突然出聲,嘟了嘟嘴,瞪著雲淮遠,舅舅太貪心了!

雲淮遠和溫暖暖對視了一眼,不覺都笑了起來,雲懷遠點點頭,“算了,舅舅不和檸檸計較,要是檸檸的話,就可以通融通融。”

檸檸這才撇撇小嘴,“這還差不多。”

一路歡聲笑語,氣氛極好,車子開到了靈芸寺山腳下的停車場停下,溫暖暖含笑從車中下來,一眼看到不遠處正給夏冰開車門的崔越,臉上笑容不覺被錯愕取代。

等會,什麼情況,難道車上哥哥說的招贅的話,不是隨便開開玩笑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