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95章 這個

-溫時簡翻身想從床上起來,突然病房的門被人從外麵推進來,啪的一聲房間裡的燈被人打開,護士小姐姐推著車進來。

溫時簡尷尬的有些不敢去看她,那護士小姐姐卻是一臉的笑意同她打招呼,“傅太太醒啦。”

溫時簡乾笑著點頭,趕緊從床上下來,傅克韞因為動靜也醒了過來,不過相比較溫時簡的尷尬和不知所措,傅克韞顯得自然許多。

趁著護士小姐姐給傅克韞測量身體的時候,溫時簡趕緊躲到洗手間裡麵去,因為尷尬,這會兒正紅著臉,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頭髮因為睡覺的關係變得有些淩亂,趕緊用手梳了梳頭,然後開了水龍頭鞠了一捧水衝了衝自己的臉,然後這才擦拭去臉上的水漬從洗手間裡麵出來。

溫時簡再從洗手間裡麵出來的時候護士小姐姐已經給傅克韞測量好了,見她出來,笑看著她說道,“體溫和血壓全都正常,傷口也還不錯,等下晚點如果排氣了的話,可以試著喝一點流食,比如小米粥之類的,米飯的話還太硬暫時先不要吃。”

溫時簡忙不迭的點頭,道謝說道,“麻煩您了。”

“應該的。”小護士推著車從房間裡麵退出來,依舊給他們將房間的門給關好。

傅克韞一臉笑意的靠坐在床上,見她還有些臉紅,好笑的說道,“我們是夫妻,被看到也冇什麼,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溫時簡一點都不想跟他討論這個問題,看著他說道,“我去打水給你洗把臉。”說著話就重新進了洗手間,放了溫熱的水拿了毛巾出來。

細心的將幫他擦拭了臉和手,端著臉盆準備要走的時候,病房的門又被人敲響了,這次進來的是他的助理小鄭和另外一個有些發福的中年男人,小鄭的手上還提著水果籃,笑著同傅克韞和溫時簡打招呼,“傅總,傅太太,張副總來看您了。”

溫時簡也微笑著朝他們點頭,張副總倒是第一次見到溫時簡,盯著溫時簡看了一會兒,然後笑看著傅克韞說道,“傅總,你這保密工作做得可真是厲害,什麼時候結婚的我們居然冇有收到一點訊息,你不會是怕我們大家跟你討酒喝吧。”

“張副總想喝酒的話我隨時奉陪。”傅克韞笑著迴應。

聽他這樣說,那個張副總忙抬手說道,“彆彆彆,你這還是先好好養病吧,酒的話就先欠著,到時候我可是要跟你討利息的。”

溫時簡聽著,請他們坐下,然後分彆給他們倒了開水。

見狀小鄭有點受寵若驚,趕緊站起身說讓他來。

溫時簡笑著讓他坐下,知道他們還有工作要談,也冇有打擾他們,同傅克韞說了一聲,轉身就出了病房,準備下樓去醫院附近的飯店吃點,然後再買一點生活用品,過來的時候隻是簡單的收拾了衣服,其他什麼都冇有帶。

特意在樓下多溜達了一下,然後這才緩緩上來。

到病房門口的時候裡麵還在說話,隱隱約約聽到說什麼賠償和要說法的事情。

其實傅克韞這次臨時過來出差是因為這裡的‘江海集團’旗下的一家建築公司出了點問題,前兩天工地裡麵出了大型的事故,原本在建的一棟大樓陽台突然脫落,大片的石板從樓上砸下來,直接造成了三人死亡五人重傷。

出事之後傅克韞第一時間從江城趕過來,目前媒體那邊暫時還封鎖了訊息,昨天傅克韞去醫院看過重傷的那幾人,另外也見了他們及其那死了的三個人的家屬,也承諾在一個星期內會給他們一個說話和滿意的答覆,關於重傷還在搶救的那幾人也同醫院那邊溝通過,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治療和挽救。

隻是事情還在調查,接過還冇有出來,冇有想到的事傅克韞自己昨天晚上臨時得了急性闌尾炎,直接進了醫院,接下來的所有事情也隻能交給張副總這邊,但是就這個事情而言,他覺得絕對不僅僅是一件意外的事故而已,這背後藏了什麼貓膩還不好說。

三個人在房間裡聊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張副總和小鄭這才起身準備離開,開門出病房的時候見到溫時簡坐在外麵,同她打了招呼這才離開。

他們離開之後,溫時簡進房間,見傅克韞蹙著眉頭坐在沙發上似乎是在想什麼,上前問道,“在想工作上的事嗎?”

傅克韞回過神,看著她朝自己過來,站起身問道,“吃過了嗎?”

溫時簡點頭,想起護士說的話,看著他問,“你呢,排氣了冇有,餓嗎?”

傅克韞有些無奈的搖頭,“還冇排,但是有點餓了。”

一整天不能吃東西又冇有喝水,那裡會不餓,但是還冇有排氣,又冇有辦法,隻能看著他安慰說道,“再忍忍,等排了氣之後我給你去買小米粥喝。”

傅克韞盯著她看著,皺眉搖頭說道,“我不想喝小米粥。”

“那米湯?”溫時簡之前查過,急性闌尾炎術後前兩天隻能喝一些米湯或者小米粥之類的流食,其他的東西必須腸道功能回覆之後才能慢慢的吃,雖然知道很寡淡,但是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

“我想吃肉。”傅克韞眼睛盯著她的唇,嘴角微微上揚,那笑容帶著些許壞壞的感覺。

“不行。”溫時簡以為他真想吃肉,嚴詞拒絕說道,“你現在腸道功能還冇有回覆,如果吃那些東西的話會出問題的。”

見他不說話,溫時簡有些心軟,但是為了他身體著想,還是堅持原則說道,“不是不給你吃,過兩天好了,醫生說可以吃的時候,我做給你吃。”剛說完,突然又想起自己那貧瘠的廚藝,改口說道,“還是買給你吃吧。”

傅克韞想笑,搖頭說道,“我現在就要吃,而且……我知道那個肉可以吃,冇有問題,醫生估計也會允許的。”

“是什麼肉?”溫時簡隻關心是什麼,卻冇有發現他盯著自己的眼神已經起了變化。

傅克韞笑著,上前一步雙手放在她的腰間,傾身向前低頭吻住她的唇,輕咬吸吮著,“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