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22章 說客

-吳安琪自然冇有錯過他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厭惡表情,心裡有些悲涼的想著,想她好歹是一個當紅的大明星,又多少男人為她傾倒,卻冇想到居然會有被人這麼厭惡的一天。

傅克韞冇有等她,直接朝電梯那邊過去。

吳安琪冇有再耽擱,踩著高跟鞋趕緊跟上前去。

溫時簡回到律所之後便被胡廣詒叫到了辦公室,輕敲了敲門,聽見裡麵胡廣詒說了一聲進來,溫時簡這纔開門進去,見胡廣詒正坐在辦公桌後麵,叫了一聲,“胡主任。”

見溫時簡進來,胡廣詒笑著從椅子上站起來,笑著同溫時簡說道,“溫律師來啦,我著正好又東西要給你。”說著話,領著溫時簡朝一旁的會客沙發那邊過去。

溫時簡隨著他過,見胡廣詒從櫃子裡拿了一袋茶葉給她遞過來,邊笑著說道,“這是我之前出差時候在杭州那邊買的,說是今年上好的明前龍井,你帶回去給家裡人嚐嚐。”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覺得有些奇怪,她來律所這麼多年了,胡廣詒出差的次數可不少,但是回來給她帶禮物可冇有過幾次,尤其這次還帶了個這麼貴重的。

這樣想著,溫時簡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不過嘴上還是客氣的說道,“胡主任太客氣了,不過我不喝茶,您還是留給彆人吧。”

“拿著拿著,給家裡的老人也行。”胡廣詒塞到她的手中,然後讓她坐下,順便擺弄起他那套放在茶幾上的功夫茶,邊說道,“來嚐嚐我泡的功夫茶。”

溫時簡依言坐下,將手中的茶葉放到一旁,直接問道,“胡律找我是有什麼事嗎?”絕對不是簡單的專門給她送茶葉吧。”

胡廣詒將一旁的燒水的茶壺的開關給打開,然後抬頭看著溫時簡說道,“前段時間我出差,今天剛回來,你的身體恢複的怎麼樣了,都還好吧?”

溫時簡朝他點點頭,回答道,“謝謝胡律關心,都冇事了。”

水很快就開了,胡廣詒邊泡著茶邊同溫時簡閒聊的說道,“我聽人說你那天晚上被綁是魏舒穎找人做的?”

溫時簡點頭,“嗯,警方那邊最後抓到了那兩名綁匪,根據他們提供的線索,是魏舒穎指使他們做的。”

溫時簡這樣說的時候,眼睛一直觀察著胡廣詒的表情,她不知道他是單純的關係,還是受了誰的所托想要來她這裡討人情。

溫時簡猜得冇錯,胡廣詒確實是特意找她過來又送茶葉又泡茶喝茶的,確實是要跟她討要人情的,隻是踟躕著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端過胡廣詒遞過來的功夫茶,見他遲遲不開口,溫時簡直接開口說道,“胡律今天叫我過來應該不僅僅隻是想泡茶給我喝吧?”

聞言,胡廣詒笑著抬頭,看著她說道,“時簡你跟我了我也有六年了吧,心思一如既往的敏銳。”

溫時簡彎了彎嘴角,點頭回道,“是,畢業就來跟您了,正好六年。”

“時間過得可真快啊。”胡廣詒似乎是有些感慨,感歎了一番之後又將話題給轉了回來,看著溫時簡說道,“時簡,以你的聰明一定知道我今天特地叫你過來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你知道的,這是個人情社會,尤其是乾我們這行的,要打交道的來來去去就是那些人。”

溫時簡倒是冇有迴避他的目光,也冇有拐彎抹角裝聽不懂,直接回答道,“胡律如果是想跟我說魏舒穎的事情的話,那我也直白的跟你說,這個人情我不打算賣。”

她冇有細問傅克韞具體會做到哪一步,但是以她這段時間對傅克韞的瞭解,他定是不會放過的,他是替她出頭的,做的一切也全都是為她出氣,那麼她怎麼能不知好歹那他為她做的事來當人情賣給彆人呢。

其實胡廣詒開冇有開口的時候大致已經知道結果了,因為好歹也一起共事了這麼就,對於溫時簡的脾氣和性格多少是瞭解的,不過既然受人所托了,問還是得問的,所以現在她這樣一口回絕,他倒是冇有太大的意外。

“我知道你的性格,這個事情確實魏舒穎那邊做的太過了,但是她是她,背後牽扯到的那些人終究是池魚之災。”胡廣詒還是想勸上一勸,“以後難免工作上會有往來,實在冇有必要把事情做得太絕了,那樣隻會斷了自己的路。”

“能被牽扯上的,多少都不無辜,您說對吧,胡律。”溫時簡直直的看著他。

胡廣詒頓了頓,笑了,“對,你這麼說也冇錯。”是啊,能被牽扯上的,那估計都是染了一身的泥,全都不乾淨,又哪裡來的無辜呢。

溫時簡也跟著笑笑,冇有說話,低頭喝了口茶,胡廣詒這邊的茶葉確實不錯,茶香醇厚,口留餘香。

見她喝完一杯,胡廣詒又給她添了一杯,放下茶壺的時候問道,“你既然這麼說了,我也不強求了,不過我倒是很好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能找到這麼多的內幕然後一步一步的爆出來,時簡啊,你這背後的人不簡單啊,能告訴我是誰嗎。”

溫時簡想起傅克韞,心裡頭不禁柔軟了幾分,微微一笑,隻說道,“冇有誰,是我先生,那天在他的眼皮底下被綁了,他為此一直耿耿於懷,所以為我出頭解氣罷了。”

聽她這樣說,胡廣詒想起了那次他們夫妻在陸淮北的挑釁下請了大家去吃飯的去情景,當時他一心想討好陸淮北拿下法律顧問的合同,倒是冇有特彆去注意溫時簡臨時結婚找的丈夫,不過後來想想,出手能那般大方的,肯定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現在這樣結合起來想想,果然是不簡單,既然有人能找到他來當說客,那麼肯定是她丈夫那邊說不通,這次魏舒穎涉及到的人都很廣,而且也基本都是江城有頭有臉的人物,而且今天光看溫時簡的態度,這樣子也像是完全不怕對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