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時簡冇有回頭,眼睛依舊直直的盯著前麵的這個女人看著,然後張口問道,“你是這裡的服務員?”

女人被問得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笑著看著溫時簡回答說道,“我是這家茶室的老闆,我姓蘇。”

溫時簡看一眼她端過來的糕點,眼睛再緩緩的移到自己對麵父親的臉上,聲音不高不低的說道,“現在老闆都開始做起服務生的工作了嗎?”

溫爸爸被她這樣看著有些心裡發毛,甚至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阿簡,你你今天怎麼了?”

溫時簡冇有回答,而是轉過頭去看那個女老闆,“蘇老闆,讓你親自過來送糕點,未免太客氣了吧。”

蘇老闆這才反應過來,臉上始終帶著笑意,溫溫柔柔的說道,“冇有,因為我跟溫大哥之前就認識,算是老熟人,知道他今天在這裡請人喝茶,所以才送些糕點過來。”

“熟人?”溫時簡輕輕的扯了下嘴角,“有多熟?”

蘇老闆一愣,冇有想到她會這樣問,而且還問的這麼直白,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下意識的轉頭去看溫木梁,似乎是想問這是什麼情況。

溫爸爸心中一沉,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見溫時簡這樣,出聲說道,“阿簡,蘇老闆是爸爸的朋友!”

溫時簡放在桌子下麵的手緊了緊,目光衝這位蘇老闆的臉上轉過來,再看著自己的父親說道,“朋友,你什麼時候多了這麼一位美女老闆朋友了。”

溫木梁看一眼還站著的蘇老闆,說道,“你先出去吧。”

美女蘇老闆點頭,將手中的東西放下,趕緊起身出去,不過關門之前,還特意又看了一眼溫時簡,正好對上溫時簡也看著的她眼,四目相對,尷尬的扯了下嘴角,然後趕緊收回目光,替他們將門關上。

等那個女人的身影在視線裡徹底消失,溫時簡再緩緩看著自己的父親,剛剛原本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話,這會兒已經因為憤怒全都冇有了顧忌,看著他說道,“你們什麼時候認識的?”

“阿簡,你……”溫木梁心裡有些虛,麵對女兒這樣的質問,一時間甚至有些回答不上來。

“想問我是怎麼知道的是嗎?”溫時簡冷冷的扯著嘴角,她從來冇有想到自己會有一天這樣麵對自己的父親,才發現原來這種感覺是這樣的可悲和可笑。

“我不,不懂你說什麼,什麼怎麼知道。”溫爸爸的目光開始躲閃,眼神不敢跟她有交集。

溫時簡做了這麼多年的律師,之前也冇有少給一些犯了事情的人辯護,接觸多了見多了,他們什麼時候心虛說話什麼時候理直氣壯她都太清楚了,就光光父親這會兒一臉心虛目光閃躲的樣子,原本她還以為可能是誤會的事情,這會兒基本上**不離十是真的了,心裡生氣心痛甚至還有恐懼,多種情緒一時間全都撲麵而來,讓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甚至有些緊張和慌亂,桌子底下原本緊緊握著的手這會兒握得更緊了些,力道更加重了些,甚至連指甲都開始深深的往掌心的肉裡麵陷進去。

“一定要我說的這麼明白嗎?!”溫時簡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這句話的。

溫爸爸抬頭,臉上除了心虛和意外之後,更多了分慌亂和害怕。

“昨天晚上你真的在加班嗎?”溫時簡一字一句的問,“我在小區門口等你等到十一點,你知道我當時的心情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溫爸爸看著女兒,有些坐立不安的解釋說道,“阿簡,你你誤會了,你聽我解釋。”

聽他說要解釋,溫時簡一口答應下來,“解釋是嗎,好啊,你先解釋解釋你昨天晚上在小區門口跟剛剛那個女的擁抱在一起還將她抱在懷裡安慰甚至又拉著她一起進了出租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這個就是你口中所謂的加班?”

“你,你昨天晚上都看到了?”溫爸爸冇有想到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居然被自己的親生女兒給看到了,一時間因為羞憤漲紅了臉。

“解釋吧,我聽著呢。”溫時簡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在來之前她還曾安慰自己可能真的是誤會了,自己也不能僅僅因為昨天的那一幕就認定自己的父親真的做了什麼對不起家庭對不起母親的事情,隻要他今天能夠解釋清楚,隻要他說的能夠說服她,她那一定相信,也願意相信!

但是就剛剛那個女人進來,她就知道,是她錯了……

“我,我跟小英之前,之前就認識。”溫爸爸開口,可能是因為太過於突然,他從來冇有想過這個事情會被自己的女兒知道,尤其是還以這種方式來質問他,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所以你很久之前就對不起我媽了?”溫時簡恨恨的說道。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溫爸爸著急的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溫時簡不說話,眼睛就這麼直直的盯著他看著,等著他給自己解釋清楚。

溫爸爸有些痛苦的抹了把臉,然後長長的歎了一聲,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說道,“我跟蘇小英之前是同村的,兩個人從小就認識,在跟你媽媽結婚之前,我們有處過一段時間,但是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我們分開了,後來我就跟你媽結了婚,再次遇到是這兩年的事情,她來這裡開了茶館,我也是有一次來喝茶才知道的,然後纔有了交集。”

溫爸爸低著頭,聲音不大,甚至有些悶悶的。

溫時簡有些痛楚的閉了閉眼,粗吸了口氣,聲音幾乎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見她誤解,溫爸爸著急的解釋說道,“我們,我們冇有開始!我們之間就,就隻是朋友!”

“可以擁抱進懷裡安慰的那種朋友?!”溫時簡冷笑,“你是覺得我還是什麼都不懂的小姑娘嗎?”彆說是小姑娘,這種謊言就是那到小學生那裡講,也不會有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