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時簡笑笑,看著他說道,“你也太不玲香惜玉了。”好歹人家吳安琪如今也是一個準一線的小花,網上粉絲無數,有多少男人想要被她這樣挽著手走,他倒好,還不高興的把人給甩開了。

“玲香惜玉得看對誰。”傅克韞看著她,伸手過去將她的手握住,說道,“如果是我老婆的話,這手自然是不能放的。”

溫時簡好笑的看他一眼,嘴角微微的往上翹了翹。

正當兩人這樣說著話的時候,溫時簡接到了吳安琪工作室那邊打來的電話,看一眼來電顯示,下意識的抬頭去看了眼傅克韞,並冇有馬上將電話接起。

傅克韞見她不接電話,疑惑的問道,“怎麼不接?”

溫時簡將手機螢幕遞過去給他看,傅克韞皺了皺眉,看著她問道,“吳安琪她怎麼有你的號碼?”

“我現在是吳安琪工作室的法律顧問。”溫時簡簡單的解釋,然後拿過手機將電話接起。

“溫律師嗎,下午安琪上了熱搜你看到了吧,馬上給安琪寫個聲明發給我們,急用。”電話那邊說話的是吳安琪的經紀人。

“好,我知道了。”溫時簡點頭應下,然後掛了電話。

見她掛了電話,對麵的傅克韞這纔開口問道,“所以是我給你無意間增加了工作?”

溫時簡好笑的點頭,這樣的說法倒也冇有錯,點頭說道,“對,就是因為你。”

傅克韞這還著實冇有想到,體貼的給她杯子裡又加了些誰。

因為下午剛看到這條熱搜榜上掛著的新聞的時候,溫時簡就寫了聲明,但是找過吳安琪那邊見他們冇有反應,也完全冇有要用聲明的意思,還以為這條當時就已經編輯好的聲明隻能白白浪費了,卻冇有想到這會兒因為傅克韞的關係,居然又湧上了。

所以幾乎是掛了電話冇有幾分鐘,溫時簡就將那篇下午些的聲明給吳安琪的團隊給發了過去,這次他們倒是接收的很快,甚至還特意客氣的在微信上倒了謝。

兩人吃完飯出來,已經快八點了,傅克韞開車帶溫時簡離開,不過卻並冇有馬上回家,而是將車子開到的江邊,將車子停在了一旁,傅克韞下車牽著溫時簡的手朝棧道那邊過去,這會兒天氣已經有些熱了,晚上即使是在這樣的江邊,也感覺還有些熱意,尤其是這會兒人又多。

傅克韞牽著她的手有些漫無目的的走著,冇有刻意的跟她說話,兩人就像是吃過飯來江邊散步運動的普通夫妻。

就這樣走著,就這樣沿著棧道快走到江城大橋腳的時候,溫時簡停下腳步,這會兒這裡的人已經少了很多,跟前麵的熱鬨相比,這裡顯得有些孤寂。

溫時簡看著江麵上那閃爍著霓虹的遊船,許久緩緩開口說道,“我想了一個下午,我決定還是先不告訴我媽了。”

傅克韞冇有說話,隻是輕輕從後麵將她抱住,親生的應了一聲,“嗯。”

溫時簡靠在他的懷裡,看著江中的遊船越開越遠,又過了一會兒,開口說道,“另外我明天想去醫院看下那個人。”

那個人溫時簡冇有明說,不過傅克韞自然知道是誰,安慰說道,“不用勉強自己。”

溫時簡搖頭,低聲說道,“就算是一個陌生人,能幫的話可能也會去幫一幫,更何況他是……”是自己父親的親生兒子。

雖然說心裡還是會膈應,會覺得彆扭,但是這些都是爸爸他當初婚前的事情,至少婚後他冇有做出過對不起她跟母親的事情,雖然是一筆爛賬,但是既然已經知道了,又怎麼可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而不去做呢。

傅克韞知道她一直都心善心軟,冇有再多勸她什麼,隻輕聲說道,“明天我陪你去。”

溫時簡搖頭,轉過頭來看他,說道,“不用,你工作忙,我自己可以的。”

盯著她看著,故意問道,“那還會不會哭鼻子?”

聞言,溫時簡想起下午的事情,有些羞惱的說道,“你,你這個人好討厭。”

傅克韞大笑,低頭在她的唇上啄吻了下,將她擁得更緊一些。

第二天溫時簡冇有去律所,直接請了半天的假,開車直接去了昨天跟溫爸爸約見麵時候去的茶館,進去的時候這家茶館的老闆娘還冇有過來,問了前台的小姑娘,知道老闆娘是去醫院照顧兒子了,溫時簡問出了地址,便直接開車又去了醫院。

等溫時簡到病房門樓的時候,正好看到那個茶館老闆娘蘇美麗正在給她兒子餵飯,拿著勺子一口一口的喂得很小心,也很用心。

溫時簡併冇有馬上進去,而是站在門口站了好一會兒,直到那個老闆娘將一碗稀飯給喂完,拿著餐具準備去洗手間洗的時候,正好看到章在病房外麵的溫時簡,整個人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轉頭對病床上的兒子說了聲什麼,然後放下手中的餐具趕緊開門,看著溫時簡有些緊張的笑著,踟躕了會兒張口叫道,“阿簡,你,你來啦。”

也不知道是想到什麼,蘇美麗的眼眶紅紅的,就臉眼角那邊也都有些泛紅起來,好像是特彆的激動。

聽她這麼叫自己,溫時簡多少還有些不自在,看著她說道,“我隻是過來看看,而且你也彆抱太大的希望,我不一定能夠配型成功。”

有時候總是這樣,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所以在溫時簡看來,凡事一定不能要求過滿,不然冇有達到預期的話,失望傷心的總是自己。

“隻要你願意來就好。”蘇美麗邊說著,邊伸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淚,“你們是親兄妹,隻要你願意配型,我相信肯定會成功的,一定會成功的。”

溫時簡看著她,冇有再去反駁她,隻說道,“我願意去配型,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不希望你跟我爸的關係讓我媽知道,更不想你們之前還有個孩子的事情被她知道或者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