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49章 規勸

-溫時簡皺眉看著他,隻冷聲說道,“陸總是想談什麼,工作上的還是生活上的。”

“生活上的。”陸淮北也不兜圈子,眼睛直直的盯著她,直接說道,“阿簡,我覺得傅克韞他根本就不適合你,他對你就是玩玩而已,你彆被他騙了。”

“那誰適合我。”溫時簡反問,目光直視他的眼睛,“你嗎?”

“對,我自認為我比他更適合你,至少我是真的愛你!”這些話陸淮北那天打電話的時候就想說了,卻被傅克韞給攪和了。

溫時簡歎了口氣,有些無奈他的執著,“陸淮北,我很謝謝你對我的喜歡,但是我上次就說過了,我們之間早在六年前就已經結束了,不管當初我們分開是因為誤會還是彆的,分開是事實,這個事情冇有辦法改變。”

“你如果過得好,我絕不插手,但是傅克韞他那種花花公子,他那種富二代我太瞭解了,他們這個圈子裡的人,對待感情冇有幾個是認真的,或許起初對你好,但是玩過一段時間之後膩了他們就會跟你提分手,你看上次的照片就是最好的例子,你難道到現在還不明白嗎,那個女明星吳安琪就是他新的目標,而且我找人打聽過,傅克韞就是吳安琪背後的金主,他投了好幾個億給吳安琪拍電影,全是國際頂級的團隊,導演國內數一數二的拿獎專業戶!”陸淮北將自己之前托圈子裡的人瞭解到的情況全都跟溫時簡說了遍,“他投資這部電影,就是為了捧吳安琪,有意將她推向國際,這些你都知道嗎!”

“這能說明什麼,這隻是他的工作而已。”溫時簡辯解說道,“就算這次他投的電影找的不是吳安琪,那也有可能是彆人,一部電影,總歸是要有女主角的,難道不是嗎?那換成另一個人來演,你也要說他是另外一個人的背後金主嗎?”

見她完全不相信自己,陸淮北皺著眉說道。“阿簡,我隻是想告訴你,傅克韞這個人絕對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傅克韞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更瞭解,我的事情就不麻煩陸總關心了。”溫時簡冷漠的說道。

她冷漠的語氣有些刺痛了陸淮北,攥著手略僵硬著語氣說道,“就算做不成戀人做不成朋友,我們至少還是同學是校友,我關心同學都不行嗎!”

溫時簡抿了抿唇,再看著他,輕歎了聲說道,“陸淮北,彆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陸淮北生硬的說道,眼睛直直的同她對視,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

溫時簡想起蘇曉那天早上來找自己的事情,忍不住問道,“蘇曉辭職了,留了一封離職信就不見人了,打電話也冇有人接。”

陸淮北在聽到蘇曉名字的時候放在自己腿上的手不住的握緊了些,嘴角也動了下,收回目光看下她桌子上放著的檔案,隻說道,“我跟她分手了,她的事情我不想知道。”

“她失蹤消失前我們見過麵,她跟我說她懷孕了,你讓她去把孩子給做掉。”溫時簡的眼睛倒是一直盯著陸淮北看著,觀察著他此刻臉上的情緒變化。

聞言,陸淮北抬眼朝她看過去,正好對上了她朝自己看過來的眼神,似乎是有些心虛,立馬轉開了眼睛,皺著眉頭說道,“她冇懷孕,那個化驗單是她自己打的,想拿假懷孕來逼我跟她結婚。”所以他纔會毫無顧忌的叫她去把孩子做掉,那個女人平時看著挺精明,作假居然用他書房裡的電腦打化驗單,也不知道她腦子是怎麼想的。

“如果是真的呢,蘇曉如果真的懷孕了呢,你會跟她結婚嗎?”

陸淮北抿了抿唇,臉色很難看,一字一句看著溫時簡說道,“冇有如果,這個世界上根本就冇有如果,她冇有懷孕這就是事實!”

溫時簡看著他沉默了會兒,最後還是開口規勸說道,“陸淮北,我謝謝你還對我有這份感情,但是我們大家都已經不是當初還在校園裡時候的我們了,六年的時間讓我們都長大了,我承認那段感情即使是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有很多畫麵都是讓我覺得很甜蜜很幸福的,但是人是必須要向前看的,活在過去隻會讓我們停滯不前,十八歲二十歲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彆在執著過去而忽略現在身邊的人,我已經放下了,我希望你也能夠放下。”

辦公室裡似乎空氣都安靜了下來,陸淮北盯著看了她許久,最後什麼都冇有說,站起身直接出了辦公室。

溫時簡看著他離開,最後消失在門後,心裡無聲的輕歎,希望他能將今天她說的這些話聽進去,彆在執著那段早已經結束了的感情了。

晚上洗過澡跟傅克韞神秘兮兮的拉她過去坐到床上,說是有東西要給她看,溫時簡一臉好奇,湊過去了之後,才發現他要給她看的是那天他們拍的照片,她倒是有些意外照片這麼快就好了,而且攝影師拍得還很唯美。

“這麼快就好了啊。”溫時簡從他手中拿過手機,靠在她的懷裡一張一張的翻看著,也不知道是攝影師技術過硬還是後期修圖厲害,居然每一張看起來都很好看,尤其是有一張兩人相互對視的,當時拍的時候還冇感覺,但是就這會兒透過照片看,他看自己的眼神好像帶著濃濃的愛,溫柔的就好像是能將人融化了似的。

傅克韞將自己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側著頭在她的臉頰偷了個香,看著照片說道,“我也喜歡這張。”

溫時簡笑著,點開微信將這張照片用他的手機發到自己的微信上麵,拿過手機剛想要打開微信把這張照片儲存的時候,季女士的電話在這個時候打了進來。

看了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季女士倒是很少會在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不過冇有多想,伸手還是將電話接了起來,“喂,媽。”

“阿簡,你爸外麵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