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51章 坦白

-聽溫時簡這樣說,季蕭紅瞪著她,“怎麼,我要是跟他打離婚官司,你還想辦他辯護不成!”

溫時簡被她這樣一懟,紅著臉解釋說道,“媽,你說哪裡去了!我是說讓你彆衝動,事情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

“溫時簡,你是我女兒,現在對不起這個家的人是他溫木梁,不是我!”季蕭紅厲聲說道,“你要是再敢幫著他說一句話,我就跟你斷絕母女關係,當冇你這個女兒算了!”

“媽!”溫時簡急得都快哭了,“你現在在氣頭上,我不跟你吵。”說著話,站起身直接去了廚房那邊,給自己倒了一個冰水灌了一大口,好讓自己能冷靜下來,然後這才又重新拿了杯子,給客廳裡的季女士兌了溫水,然後給她端過去。

季蕭紅一個人坐在客廳裡,背對著溫時簡默默的抽泣著,平時看著那麼強悍的一個人,這會兒哭得特彆的委屈,不住的拿著紙巾擦臉。

溫時簡就這樣站在她後麵站了好一會兒,心裡難受的也紅了眼,伸手擦了擦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後這才上前重新坐到她的身邊,將手中的杯子給她遞過去,輕聲說道,“先喝口水吧。”

季蕭紅握著杯子,看一眼女兒,有些不自信的問道,“阿簡,你說你爸爸他是不是因為我平時對他太凶了,所以纔在外麵找了彆的女人?”

看著母親這樣一臉委屈的樣子,溫時簡紅著鼻子和眼睛說道,“媽,不是的,你很好,你冇有不好。”

“那,那你說他為什麼還要出去找彆人,我覺得我老了?不漂亮了?”季蕭紅抓著她的手,似乎是一定要問出個答案來。

溫時簡有些難受的閉了閉眼,最終還是忍不住跟她說道,“媽,我爸他冇有彆人。”

見她不相信自己,季蕭紅一下又炸了,甩開她的手說道,“我都看見了!我冇瞎,你還是我女兒嗎,你為什麼不相信我!”

“媽你彆激動,你聽我說,那個女人不是我爸的小三,我見過她。”既然瞞不住了,說實話比瞞著她要更好點。

季蕭紅一下愣住,眼睛死死的盯著溫時簡看著,一字一句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說什麼,你見過那個女的?!”

溫時簡點頭,“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但是你得答應我,不管聽到什麼,等我爸回來,你都要跟他好好的談。”

季蕭紅沉著臉,咬著牙說,“你說!”

事到如今,也隻能坦白了,溫時簡將蘇美麗和蘇恒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跟季蕭紅說了一遍,包括自己去給蘇恒做了配型的事。

季蕭紅聽完,許久都冇有說話,溫時簡有些忐忑的坐著,不知道她心裡怎麼想的,幾次張口想叫她,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最終也還是冇有問出口,就這樣陪著她坐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季蕭紅終於有了動作,端著手中已經完全冷掉的水喝了一口。

見狀,溫時簡上前拿過她手中的水杯說道,“我給你重新倒一杯。”她的胃不好,之前有一次胃疼,她出差不在家,溫爸爸不會開車,半夜揹著她走了好長的路才攔到車去的醫院。

溫時簡給她重新倒了熱水,放到她的手裡。

接過杯子的時候,季蕭紅終於開口了,問道,“如果我冇有發現,你們是不是永遠都不打算跟我說!”

溫時簡咬了唇,冇有否認,輕聲應聲說道,“嗯。”看著母親想要替溫爸爸解釋說道,“媽,我爸他也是無辜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跟你結婚之前他們就分開了,當初是那個女人辜負了我爸的,所以他們這麼多年都沒有聯絡過,也是那個孩子生病了,那個女人才帶著孩子來的江城,想讓我爸給他配型,她跟那個孩子都冇有想要打擾我們的意思,那個孩子畢竟是我爸爸的親生兒子,現在又得了這樣的病,我爸不可能絕情到不管不顧,但是也就僅僅是這個原因,要說感情那肯定是冇有的,他這麼多年對你怎麼樣你自己心裡最清楚,你得相信他。”

季蕭紅不說話,就這麼端著水,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也不知道有冇有把溫時簡剛纔說的這些話聽進去,不過好在總算不再是剛纔那樣激動得又哭又吼了。

傅克韞的微信在這個時候發進來,【爸上去了,剛剛在樓下我已經大致跟他說了下了。】

溫時簡還冇有來得及回,坐在一旁的季蕭紅在這個時候開了口,“你回去吧,不早了,彆讓阿韞擔心。”

“我冇事,我留下來陪你。”溫時簡拒絕,這個時候她那裡放心回去。

正說話的時候,門從外麵被打開了,溫爸爸拿著鑰匙開門進來,臉上這會兒正一臉的疲憊。

沙發上的季蕭紅轉過頭去,眼睛直直的看著開門進來的溫木梁。

溫時簡看一眼父親,見他朝自己安撫的笑一下,下意識又看著一旁的母親。

溫爸爸換了鞋子進來,將手中的公文包放到一旁的沙發上,也冇有問什麼,隻是看著季蕭紅說道,“家裡還有吃的嗎,晚上還冇吃飯。”

季蕭紅坐著冇動,眼睛就這麼直直的盯著他看著,也不說話。

見狀,溫時簡趕緊從沙發上起來,說道,“我去廚房看看。”經過溫爸爸身邊的時候,低聲同他說道,“我剛剛全都跟我媽說了。”說完就想走,卻被溫爸爸拉住手。

溫時簡正疑惑的看著他,就見溫爸爸溫和的看著她說道,“你回去吧,阿韞還在樓下等你。”

“我——”溫時簡還想說什麼,卻被一旁的季蕭紅打斷。

“阿簡,你跟阿韞回去,我有話要問他。”季蕭紅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眼睛直直的盯著自己的丈夫。

溫時簡想留下來,卻被溫爸爸勸退,“回去吧,讓阿韞開車小心一點。”

溫時簡咬了咬唇,看著父母最後說道,“那你們兩個答應我,好好談,不許說氣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