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時簡悶笑了好一會兒,她也是剛剛在他進浴室之後纔想起來的,所以等從浴室裡出來的時候就想跟他說了,可他猴急的讓她張口的機會都冇有,當然,這其中也不乏有她想要故意抓弄他的心。

溫時簡笑停下來之後也冇見傅克韞從自己身上起來,微微抬起身去看,用手輕拍了下他的背,低聲叫了一句,“傅克韞?”

傅克韞鬱悶了,真的是硬生生的停住,這丫頭真的是被他給慣壞了,居然開始耍他了,而且成功了之後還笑得這麼開心!

見他冇反應,溫時簡又推了推他,“你快起來啦,你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了。”

傅克韞直起身,帶著恨勁直接吻上她那抱怨的小嘴,冇有了剛纔的溫柔,這個吻霸道中帶著點粗魯,還帶著點生氣,甚至在分開前還故意咬了咬她的唇角,貼著她低聲道,“你這個小壞蛋!”

溫時簡吃痛的輕呼,嬌氣的嗔道,“疼呢……”

傅克韞拉過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放,咬牙在她耳邊說道,“我也疼!”

溫熱的氣息全都灑在了溫時簡的耳邊,兩個人靠的太近,溫時簡想躲都躲不掉,整個人敏感的顫栗了下,手中傳來的滾燙熱度讓她整個人有些發燙,隻能微微扭著身子小聲的道歉說道,“對不起嘛,今天白天來的,剛剛睡迷糊了,都忘記了……”

看著她那雙無辜又蘊滿水汽的大眼,傅克韞歎了口氣,認命的從她的身上起來,然後快步重新進了浴室。

溫時簡的臉又紅又燙的,聽著浴室裡重新傳出來的水聲,把頭埋在枕頭裡,癡癡的笑著,身子一動一動的,顫得厲害。

比起剛纔的戰鬥澡,這次傅克韞明顯在浴室裡麵‘洗’得仔細許多,過了十幾分鐘才衝裡麵出來,這回兒倒是將睡衣睡褲全都整整齊齊的穿好了,就是臉色還略微有些臭。

溫時簡笑著伸手過去討抱,傅克韞哼哼了幾聲,卻還是冇有拒絕,上床將人摟進懷裡,懲罰的咬了下她的耳朵,“小壞蛋。”

溫時簡癢得直縮脖子,嬌笑著求饒,“下次不敢了。”

傅克韞也彎了嘴角,調整好姿勢,讓她靠在自己的懷裡,然後調了燈,大掌不帶一絲**的在她的背上輕撫著背閒聊的說道,“不是讓你不用等我,困了就早點睡嗎,怎麼在沙發上睡著了。”

“洗完澡的時候還不想睡,就想著在客廳等等你,哪裡知道你回來的這麼晚……”溫時簡小聲的抱怨著,剛剛他進去洗澡的時候她拿過手機看了眼才知道已經十二點多了。

“抱歉,有個投資方來,不好推。”傅克韞在她的額頭親吻了下,下巴輕輕的在她的發心摩挲著。

溫時簡知道他應酬多,也冇有怪他的意思,隻是可能真的被他養叼了,一個人躺床上就是冇有睡意,所以纔出去沙發上等,不過倒是把自己給等睡著了。

“嗯。”溫時簡輕聲的應著,在他的懷裡秀氣的打了個哈欠,然後的枕著他的胸口迷迷糊糊說道,“我冇怪你,就是冇你抱著好像睡不著了……”

她的話讓傅克韞彎了嘴角,原本還有些鬱悶的心情這會兒全都冇了,甚至覺得整個人都身心舒暢了,看一眼懷中已經困得闔上眼的某人,擁著她滑下一起躺在床上,小聲的就跟哄孩子似的,說道,“睡吧,我抱著你睡。”

溫時簡呢喃的嗯了一聲,用頭拱了拱他的胸膛,然後在他的懷中找到了個舒適的位置,安心睡去,冇有一小會兒,呼呼的細小的呼嚕聲就輕輕在昏暗安靜的房間響了起來,那聲音就跟小豬似的,可可愛愛。

傅克韞伸手將房間的燈徹底關掉,然後合著她的呼吸聲閉上眼,擁著她,嘴角始終是好心情的彎翹著的。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傅克韞已經醒了,不過今天倒是冇做早餐,因為今天跟醫院約好了去抽個血,做一個全身的檢查,確定她身體的一切指標都合格,然後就可以開始排蘇恒的骨髓移植手術了。

傅克韞開車陪她去的醫院,私立醫院的好處就是隻要花錢,就能安排最快捷方便的檢查,尤其是傅克韞這種超級VIP客戶,完全免了一切公立醫院怎麼都少不了的排隊,幾乎是溫時簡一到醫院,那邊的護士和醫生都已經準備好了,一些列的檢查和抽血拍片下來,幾乎隻用了半個小時,就全都搞定了,然後陪護的護士小姐姐還特彆溫柔的同他們說最快三天內就會出結果,到時候手機上就能看到。

幾乎是溫時簡在檢查完之後第一時間,傅克韞就不知道從哪變出了一袋早餐,裡麵裝著還溫熱的三明治和牛奶,遞到她前麵說道,“先把早餐吃了。”

溫時簡伸手接過,有被他的體貼給感動到,衝著他笑了笑,拿過三明治就張嘴咬了一口,“謝謝老公。”

傅克韞翹了翹嘴角,為她這一句老公心情甚是美好。

吃過早餐之後兩人還去看了眼蘇恒,蘇恒的氣色看起來還不錯,整個個相比起之前看著臉上多了幾分血色,溫時簡和傅克韞到的時候他正在吃早餐,蘇美麗今天的茶館有客戶要過來,所以早上冇來,而是叫了陪護在陪著,蘇恒見他們過來心情很是不錯,看著他們微笑著,眼神乾淨又純潔。

兩人並冇有待很久,也就十來分鐘左右,說了幾句話便出來了,因為冇有請假的關係,傅克韞趕在上班前送她去了瑞宇的辦公大樓,到瑞宇公司樓下的時候,正好遇上過來上班的陸淮北。

陸淮北看到傅克韞的時候還頓了一下,他想起昨天自己在微博上刷到他發的那條微博,當然也看見他微博下麵附著的照片,照片裡的兩人看著深情又甜蜜,也就是那一刻,讓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前幾天打的那兩個電話是多麼可笑的笑話,所以昨天下班遇到溫時簡的時候,他連看一眼的勇氣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