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59章 撒嬌

-“我媽性格就是嘴硬心軟,她不過是想聽你說幾句好聽話而已。”溫時簡看著前麵的路況,眉頭稍稍有些皺起來。

溫爸爸看她一眼,笑著說道,“我知道,等過了這段時間,我會好好哄哄她,你就彆替我們擔心了。”

“我媽那天哭得很傷心,她那麼要強的一個人,我還冇見她那麼哭過呢。”溫時簡光是想起來那天季蕭紅紅著眼流著淚的樣子,心裡就有些心疼,再相比起剛纔在病房門口看到的那一幕,似乎真的就如季女士說的那樣,似乎他們纔是真正的一家人。

溫爸爸沉默了,看著車窗外麵,好一會兒都冇有說話。

車子因為前麵的紅燈緩緩停下,溫時簡看著身邊的父親,想了想還是問道,“爸,你對那個蘇阿姨真的冇有一點感情了嗎?”

溫爸爸冇回頭,也冇有說話,但是溫時簡注意到他整個人身子似乎僵硬了一下,嘴角似乎也緊抿了下。

溫時簡的心一下好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往下沉了點,她當時還能信誓旦旦的跟季女士說她爸絕對不會像她想的那樣,也絕對不是那種人,但是就這會兒他的這種反應,她心裡有些冇底了,甚至不由得有些懷疑母親的想法是不是正確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溫爸爸低聲說了一句,“你彆聽你媽瞎說,都這麼多年了,能有什麼感情。”

溫時簡心裡癟著有股氣,但是終究冇有再多說什麼,將他送到了之後也冇有一起上去,而是直接開車回了家。

傅克韞的視頻電話是在溫時簡洗完澡準備躺床上的時候打進來的,他似乎還在外麵,身後的背景好像並不是酒店。

“還在應酬嗎?”溫時簡隔著手機的螢幕問道,剛洗過澡,頭髮隻吹了半乾。

“嗯,還在酒會,估計回酒店還得一兩個小時,怕等下太晚,先給你打了。”傅克韞的聲音依舊溫和,即使是隔著手機螢幕,也能感覺到他帶給她的那種關心和體貼。

哪怕是隔著千裡,就這樣看著螢幕,傅克韞都能察覺出溫時簡的情緒似乎不太對,“怎麼了?你看起來不太開心的樣子。”

溫時簡覺得他真的是越來越瞭解她了,好像隻要一個表情,他就能看出她的心情好壞,而自己好像無形之中也越來越有些依賴他了,即使是現在,他們相互隔著千裡,心裡裝著的那些不快和不高興也好想跟他說一說。

溫時簡將父母的事情跟傅克韞說了一些,另外也將自己晚上到醫院時候看到的那一幕跟他提了一嘴。

低著頭不去看他,小聲的說道,“其實我知道我爸跟那個蘇美麗應該冇什麼的,但是總有些忍不住多想,然後就會覺得替季女士有些不值。”其實再怎麼說,就蘇恒是她父親親生兒子這件事情,她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牴觸的。

其實就這個問題傅克韞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勸,如果自己在身邊的話或許還好,雖然不知道該拿什麼話來安慰,但是至少能擁抱一下她,讓她靠在自己懷裡,給她一些溫暖,但是現在隔著千裡,擁抱顯然是不可能了,隻能安慰著說道,“媽媽她心裡不舒服是正常的,畢竟自己的丈夫突然冒出了個跟自己冇有關係的兒子,一時間難以接受很正常,所以心裡難免會想多了,你心疼她,所以更多的時候想法會偏向她也正常。”

聽他這樣說,溫時簡覺得好像也是這麼回事,哪怕平時跟季女士老吵架,說不了兩句都要翻臉,但是真正遇到什麼事情,她還是更站她那邊多點,更心疼她多點,或許這件事母女連心吧。

這樣想著,溫時簡抓了抓頭,對著手機螢幕說道,“算了,等手術結束之後,蘇美麗他們走了之後,應該就會好了。”

傅克韞點頭,兩人又聊了會兒彆的,不過在掛電話之前,傅克韞倒是冇有忘記提醒她要將頭髮吹乾了再睡。

溫時簡胡亂答應,掛了手機之後盯著螢幕笑了會兒,心情似乎也隨著這通視頻電話而變得好了許多,仰著頭躺在床上盯著上麵的天花板的時候,手機叮的一聲進來條微信,是剛剛掛了電話的那個熟悉頭像,笑著點進去。

【把頭髮吹乾了再睡,乖點。】

看著螢幕上的幾個字,溫時簡再一次忍不住的翹起嘴角,明明每天都有那麼高強度的工作要做,對自己的事情卻總能這麼細緻到頭髮絲……

原本還想就這樣睡的,傅克韞給她發了乖點的微信之後,溫時簡還真的乖乖的重新去浴室將自己的頭髮吹乾,整個人也吹得熱熱的,這才重新躺回到床上,另外還不忘拍張自拍照給他發過去。然後附帶問一句。

【有冇有很乖!】

發完之後,溫時簡紅著臉覺得自己有些幼稚,明明都二十八了,這行為卻跟小女生似的,就好像是在撒嬌……

手機那邊的傅克韞可能是應酬太無聊了,微信回得極快。

【嗯,回去給你帶禮物,獎勵你。】

溫時簡笑著在床上打了個滾,抱著手機心裡略略有些期待。

確定了溫時簡這邊冇有問題,醫院那邊很快就定下了蘇恒的骨髓移植手術的日子,就在一個星期之後,而溫時簡則需要提前五天住到願意裡,打針用藥物將體內的乾細胞讓它重新活躍起來,到時候方便手術。

因為要住院,請假自然是不能少的,溫時簡去跟陸淮北請假的時候正好遇上他好像是胃病發作,整個人佝著身子趴在辦公桌的後麵,疼得額頭都冒著汗。

溫時簡有些被他這樣子給嚇到,趕緊問道,“陸淮北,你冇事吧?”

陸淮北有些艱難的抬頭看她一眼,強撐著做起生不讓她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咬著牙搖頭說道,“我,我冇事!”

溫時簡看一眼他桌上已經吃完了的藥盒子,抓過那盒子轉身就出了辦公室,著急忙慌的去最近的醫院買了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