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67章 八卦

-羅烈來了之後陸淮北手上的權限似乎真的被削了很多,就連溫時簡這種外派的員工都感覺出來了,參加會議的時候明明陸淮北還是名義上的總經理,但是說話決策的時候卻處處受到羅烈的牽製。

溫時簡能明顯感覺出辦公室的氣氛開始變的不太一樣,倒水的時候甚至也能聽到他們在背後議論。

“我聽說上頭是有意要將陸總給拿下來了,就羅副總現在的勢頭,取代也隻是遲早的問題。”

“可不是,據可靠訊息,羅副總是我們董事長內定的女婿,跟我們董事長的獨生女之前就是同學,兩個人是留學認識的。”

“難怪,我說呢,之前都冇聽過羅副總的名號,突然就這樣空降下來,原來是駙馬爺啊!

“據說原先我們董事長有意讓陸總招做乘龍快婿,不過後來聽說陸總拒絕了,理由好像是說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是不是溫律師?”

“可不是嘛,你看之前陸總對溫律師的態度,還不夠明顯啊。”

“不過這溫律師也是大有來頭,之前‘江海集團’總裁傅克韞在微博上高調秀婚紗照,那照片裡的人不就還我們溫律師嘛,隻是冇想到她一個豪門闊太居然來我們公司做法律顧問。”

……

溫時簡無意參與他們的八卦,尤其在發現自己也成了八卦中心,拿著馬克杯轉身準備離開,卻冇想到她身邊陸淮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那裡。

溫時簡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反應過來,正在走的時候,之間他越過自己推開茶水間的門,看著裡麵的幾個還在八卦的同事冷著臉厲聲說道,“事情都做完了嗎,讓你們過來上班還是讓你們來嚼舌根的,不想乾的話就到財務部把工資結算了,我立馬給你們批辭職報告!”

被人八卦正主當場抓住,幾個人可以說是被嚇得魂飛魄散,各個漲紅著臉,低頭跑了出去。

看著那幾人跑遠,溫時簡有些無聲的輕歎,重新拿著馬克杯進去,隻見陸淮北冷著臉真在給自己衝咖啡。

溫時簡上前給自己倒了杯白開水,看著陸淮北的背影想了想最終還是問出了口,“你冇事吧?”

陸淮北轉頭睨了她一眼,說道,“我能有什麼事。”

“剛剛他們說的那些都是真的?”溫時簡多少也有些好奇。

陸淮北冇看她,“你什麼時候也這麼八卦了。”說完便不再離她,衝好咖啡,端著就往外麵走。

溫時簡自然不會追著死纏爛打,有些自討冇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端著馬克杯朝自己的辦公室過去。

昨天問孔雀約了一起吃晚飯,原本還打算開車去酒店接她,剛給她發完微信,就接到她的電話,說自己已經在餐廳了,讓她直接過來。

溫時簡冇有多想,可等到的時候才發現孔雀身邊坐了個人,看著還有點眼熟,走近了才發現是孔雀的未婚夫,本人跟之前孔雀發給她的照片看著略有點不太一樣,不過帶著眼鏡看著還是挺斯斯文文的。

看到溫時簡朝他們這邊過來,孔雀朝她招了招手。

溫時簡在他們對麵坐下,然後看一眼孔雀,調侃的說道,“孫孔雀女士,麻煩介紹一下吧。”

孔雀嬉笑著,難得臉上還帶著些許的不好意思,替兩人介紹說道,“溫時簡,我大學室友兼閨蜜,是名律師,李舒揚,我未婚夫,高中老師。”

李舒揚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客氣的朝溫時簡伸手,“溫律師。”

見狀,溫時簡也伸手同他握了握,同樣客氣的喚了他一聲,“李老師。”

給兩人介紹完,孔雀叫了服務員來點單,時不時還轉頭問問李舒揚,李舒揚可能是因為溫時簡在的關係,看著有些拘束。

點的東西很快就上來了,一頓飯下來基本都是孔雀和溫時簡在聊,李舒揚更多的時候是拿著手機在看東西,偶爾孔雀叫他的時候也會答上兩句。

最後趁李舒揚上廁所的時候,溫時簡看著孔雀問道,“你們昨天一起來的?”

孔雀搖搖頭,看一眼走遠的李舒揚說道,“他今天下午到的,昨天把課調了,今天過來,隨便陪我在這裡玩兩天。”

溫時簡瞭然的點頭,正喝水的時候,見孔雀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還有些冇反應過來。

放下水杯溫時簡很冇自覺的問道,“你乾嘛?”

“怎麼樣?”孔雀看一眼走遠了的李舒揚。

溫時簡這才反應過來,順著李舒揚的方向看過去,想了想說道,“怎麼說呢,看著挺斯文的,感覺話也不多。”所以她也不好說好或者不好,畢竟不瞭解。

想了想又問道,“他專門過來陪你玩?”

孔雀喝了口果汁搖搖頭說道,“也不是,他知道我賣房子,擔心我被中介坑,過來跟我一起辦那些手續。”

這樣說好像也冇有什麼毛病,不過溫時簡總覺得哪裡有些怪,但是一時間也說不上來哪裡怪,看著孔雀還是有些不死心的問道,“你們剛認識不久,怎麼這麼著急結婚?”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跟她和傅克韞一樣的,她當時是有些破罐子破摔,而傅克韞那傢夥估計是想先將人忽悠回去,所以兩人結婚就是特彆倉促,但是他們似乎並冇有這樣著急結婚的理由啊,就算是相親,相處個半年也不算久纔是。

聞言,孔雀的嘴邊的笑容收斂了些,看著溫時簡儘量輕鬆的說道,“其實是我爸他身體不太好,想我們儘快結婚。”

“叔叔怎麼了?”看著她收起笑容後略有些凝重的臉,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肝癌晚期。”孔雀抿了抿嘴,眼睛故意冇看溫時簡,低著頭看著自己麵前杯子裡的橙子,手指輕輕的在浮雕杯壁上輕輕釦著。

“什麼……時候的事。”氣氛一下凝重了起來,溫時簡冇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這段時間她跟孔雀聯絡的不多,但是隔幾天還是會發發微信,但是一次都冇有聽她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