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溫時簡才知道張導他們現在拍的電影傅克韞就是投資方之一,所以在這裡遇到傅克韞張導是特彆的熱情,還要邀請他們一起去喝茶,但是被傅克韞拒絕了,溫時簡注意到傅克韞拒絕的時候一旁站著的淩琳臉上似乎閃過一抹失落,心裡越發證實了自己心中的那個猜測。

和那群人分開之後,傅克韞帶著溫時簡逛古鎮,去看了一個儲存得很好的一個大院子,還去了有舊時候特色的磨坊,但是一路下來,傅克韞能感覺到溫時簡的情緒不太高,雖然還是會對跟他說笑,但是還是會有些悶悶不樂。

給她在街邊買了杯鮮榨的果汁,傅克韞帶著她到一旁的廊橋坐著休息,河邊的風將她放下來的長髮吹亂,溫時簡含著吸管喝果汁的時候正好將那一抹碎髮吃見嘴裡。

傅克韞伸手替她將她的那抹碎髮給抽出來,問道,“累嗎?”

溫時簡搖頭,“不累。”其實也並冇有逛多久,小鎮的路也相對平緩,另外她前幾年還冇有買車跑案子的時候每天基本都要走一兩萬步,所以逛逛這樣的小鎮,確實不累人。

見她盯著河麵看著,傅克韞也似乎是在想什麼,兩人的和諧氣氛好像經過中午那頓飯之後就有點變了味兒。

回去酒店的路上,溫時簡突然停住腳步不走了,牽著她手的傅克韞轉頭看她,笑容依舊溫潤,“怎麼了?”

“她就是昨天晚上打電話過來的淩小姐?”溫時簡憋了一下午,她原本不想問的,但是心裡卻怎麼都過不去,總是時不時就會想起來昨天晚上的電話,還有中午淩琳看著他時候一臉仰慕的樣子。

“可能是吧,之前確實有在酒會上遇到過。”傅克韞說得坦然,冇有要遮遮掩掩的意思,“但是有冇有替她解圍過我不記得了。”或許有吧,但是他是真冇什麼印象了,但是淩琳這段時間的舉動和心思,他看出來了。

“看得出來淩小姐應該是喜歡你。”溫時簡咬著唇,低頭看著自己腳邊的碎石,用腳尖輕輕地撥動踢著。

傅克韞歎了口氣,而後聲音在她的頭頂響起,“簡簡,是我哪裡做得不夠好讓你這麼不放心嗎?”

溫時簡愣住,抬頭朝他看過去,隻見他盯著自己看著。

溫時簡咬了咬唇,冇有說話,自顧朝酒店過去。

傅克韞從後麵跟上來,伸手拉過她的手重新握在手裡,將她拉住不讓她走,站在她麵前似是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跟她真的隻見過幾麵,也都是為了工作,她為什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我不清楚,但是在昨天晚上你接到她的電話之前,我們私下沒有聯絡過,今天在這裡遇到也是意外,我並不知道他們在這拍戲。”

溫時簡其實也知道自己有些無理取鬨了,但是心裡……心裡就是有些不舒服,從昨天晚上接到那個電話開始,就隱隱有些不舒服了,尤其是在中午見到淩琳之後,在看到她當著自己麵毫不顧忌表現的這麼明顯,這心裡的不舒服就更擴大了些,莫名就想生氣,但是到底是氣他,還是氣自己,她自己也有些說不上來。

見她嘟著嘴也不說話的樣子,傅克韞原先皺著的眉突然就鬆開了,臉上也突然有了笑意,情緒一下又好了起來。

聽到他的笑聲,溫時簡起初還以為自己聽錯了,抬頭看去,見他確實是在笑,原本嘟囔著的唇更不高興了些,哼了聲甩開他的手轉身就要走。

見她急了,傅克韞強壓著笑意大步上前重新將她拉住,臉上帶著笑跟她賠罪說道,“好了,是我不好,是我惹簡簡生氣了,我給簡簡賠罪。”

“你哪裡錯了,你不是隻見過幾麵,不熟也冇有給過電話,不知道她也在這裡拍戲,全都跟你無關,你有什麼錯,又賠什麼罪。”溫時簡自己都冇有想到自己有一天會這般得理不饒人,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把風涼話說得這麼自然又順口,說完連自己都有些意外。

不過傅克韞倒是冇有生氣,嘴角往上翹的幅度更大了些,伸手將她那轉過去不看自己的臉轉過來讓她正視自己,見她那因為不高興還嘟囔著的嘴,看著她的眼神越發溫柔了些,篤定的說道,“我錯在讓簡簡吃醋了。”

溫時簡下意識的皺眉,拒絕承認,“我纔沒有,我有什麼好吃醋的。”

傅克韞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冇有再戳破她,重新牽著她的手朝酒店那邊走,不過整個人的心情可以說是相當愉悅了,甚至還高興的吹起了口哨。

溫時簡抿著唇任由著他牽著自己走,回想他剛剛說她吃醋話,心裡才暗暗訝異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居然這樣在意,這種感覺好像是很久冇有過了,上一次還是在大學時跟陸淮北剛戀愛不久的時候。

這樣想著,溫時簡忍不住看一眼走在自己身邊的傅克韞,傅克韞似乎是感受到她的目光,正好在這個時候轉過頭來,兩人四目相對,溫時簡有種被人抓包的感覺,趕忙轉過頭來不去看他,臉色有些彆扭的看著周邊擺著賣小飾品的小攤子。

意識到她是在因為淩琳的事情吃醋,傅克韞原本有些鬱悶的心情徹底不鬱悶了,心裡甚至因為這個認知而變得愉悅起來,見她被自己戳破這會兒還有些彆扭的模樣,心裡越發愉悅,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牽著她朝那個賣銀飾的小攤過去,問道,“喜歡嗎?”

溫時簡本就是無意瞥過來,哪裡談得上喜歡不喜歡,隨手拿了個精巧的小鐲子看著,一旁攤主是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見她拿了鐲子看,賣力的介紹說道,“都是我家老頭子手工做的,他做了一輩子了,手藝很好的。”

溫時簡看著,確實小巧精緻,問了價錢,覺得有點兒貴,還在糾結要不要的時候,一旁的傅克韞已經拿手機掃了碼,看著她說道,“喜歡就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