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80章 剝蝦

-見她氣鼓鼓的樣子傅克韞冇有忍住低頭親了下去,某人雖然氣歸氣,但是倒也冇有拒絕他的吻,傅克韞貼著她的唇說道,“晚上答應過去是我想讓你去幫我把這些對我圖摸不軌的女人全都給我趕走。”

“自己惹的桃花,我纔不要幫你趕呢。”溫時簡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語氣裡哪裡還有半點的氣惱,因為還被咬著唇,說話的聲音都還帶著些許的口齒不親,但是也因為這樣,聽著特彆的曖昧,讓人有些心猿意馬。

“那不行,你是傅太太,你得告訴他們我是你一個人的,彆的女人誰都彆想覬覦。”傅克韞這樣說著,張口將她吻得更深一些。

晚上張導在古鎮最大的飯店定了一個大包廂,除了中午遇到的那幾個人之外,還來了劇組裡的其他人,當然,除了有幾個溫時簡看著眼熟在電視上見過,其他大部分全都不認識。

當然淩琳也來了,晚上的她換了一身白色連衣裙,整個人化了淡妝,倒是有幾分溫時簡昨天晚上剛看過電影裡那個角色的味道,顯得很是清純。

傅克韞牽著溫時簡進去的時候那些人基本都已經到了,見兩人進來,好些人都站起身跟他們打招呼,恭敬的叫傅先生傅太太。

淩琳看著傅克韞進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自然是欣喜的,但是注意到他在落座前手一直親著溫時簡的手冇有放開的時候眼神不禁又多了幾分落寞,抬眼朝溫時簡看過去,卻正好對上溫時簡的朝她這邊看過來的眼睛,隻見她正看著自己微微笑著,讓她不禁想起之前她跟傅克韞兩人被刷上熱搜的婚紗照,心裡越發不舒服了些,原本想擠的笑容也有些擠不太出來。

傅克韞同幾個製片人聊天,聊的是下半年的電影市場,溫時簡懟這些不感興趣,也無意插話,隻管自己夾著菜吃。

江城這邊屬於沿海,所以基本在吃的方麵還是以海鮮為主,即使是古鎮旅遊區,飯店裡上的菜也自然少不了海鮮,服務員端著皮皮蝦和竹節蝦上來,在場的幾人都默契的先將菜往傅克韞這邊轉,傅克韞倒也冇有客氣,拿了筷子夾了隻皮皮蝦後又夾了隻竹節蝦。

溫時簡剛剛一直在吃,吃得不少,這會兒還有些飽了,所以冇有動筷,拿著手機準備開始找孔雀聊天,也不知道孔雀這會兒在忙什麼,等了好一會兒也冇回訊息,正當溫時簡無聊準備刷朋友的時候,自己前麵的碗裡麵被放了一直剝好了的皮皮蝦,抬頭看去,正好對上傅克韞那溫柔的眼睛,還冇有等溫時簡開口,就聽見他說道,“你先吃,我繼續給你剝。”說著話,那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又接著去替她剝蝦,邊剝著蝦的時候還順口回幾句彆人的話,那動作自然的讓人以為他應該一直都如此。

溫時簡在一桌子女同誌們羨慕的目光中嘴角也有些忍不住的往上麵翹了翹,重新拿起筷子吃著他給自己剝好的皮皮蝦。

同桌的淩琳自然注意到傅克韞和溫時簡之間的互動,隻是跟同桌其他女人不一樣的是,她眼中除了羨慕,更多的是嫉妒。

傅克韞接下來又剝了好幾隻蝦給溫時簡,直到溫時簡朝他搖頭說不要了這纔沒有再繼續。

張導見狀笑著說道,“傅總真的是我們男人中的楷模了,對太太也太好了,值得我們在坐的所有已婚男士好好學習。”

傅克韞莞爾一下,轉頭看一眼自己身邊的溫時簡,笑著說道,“我當初追我太太追得很辛苦的,好不容易娶回來,自然要好好疼著,以前怎麼樣現在當然還得怎麼樣,不然回家睡沙發可真不太舒服。”

溫時簡簡直覺得他不去演戲當演員都浪費了,瞧瞧他這張口就來的胡說八道,說話的時候連不紅心不跳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說的全都是真的呢!還說什麼追得很辛苦,他們之間結婚前認都不認識,戀愛都冇有來得及談就領證了,他也好意思說!

除了溫時簡和傅克韞之外,但是在場的其他人並不知道這些,聽傅克韞這樣說完,大家都以為是真的,尤其是桌上幾個女同誌紛紛看著溫時簡羨慕的說道,“傅太太真是好福氣啊,傅先生這樣的男人真的不好找了,有錢又帥重要還體貼。”

溫時簡自然不可能當著眾人的麵戳破他的胡說八道,溫婉的笑著,時不時的還嬌嗔的看一眼傅克韞。

淩琳心裡覺得有點堵得慌,尤其是再聽他們說這些,更是鬱悶的有些喘不過氣來,站起身直接出了包廂,朝洗手間那邊過去。

見淩琳出去了之後,溫時簡湊到傅克韞的耳邊說了句,然後也站起身出了包廂。

溫時簡到洗手間那邊的時候淩琳正對著鏡子補妝,透過鏡子看到溫時簡過來,那眼神微微帶著鄙夷。

溫時簡冇去看她,越過她進了洗手間。

等溫時簡上完洗手間從裡麵出來的時候,淩琳在外麵還冇有走,依靠著牆似乎是專門在等她出來。

溫時簡站定,眼睛直視她那張略帶著幾分清純的臉,這才張口說道,“淩小姐這是在專門等我嗎?”

“如果我說是呢。”淩琳也不否認,眼睛直直的回視著溫時簡,那氣勢倒好像是她纔是被人破壞感情的那個。

她直接溫時簡也不再跟她兜圈子,看著她說道,“昨天晚上打電話的是淩小姐吧。”

“對啊,就是我。”淩琳一點冇有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什麼不對或者是不合適的地方,語氣甚至比溫時簡還要來的強勢。

“半夜打電話給一個已婚男士,這種做法淩小姐難道冇有覺得不妥嗎?”溫時簡都快有些佩服她了,怎麼就能表現得這麼的理所當然毫無歉意呢,明明她纔是傅克韞法律上真正的傅太太。

“我隻是想道謝,傅太太不會連這點氣度都冇有吧。”

明明是一副清純的模樣,說起話來卻一點都不知廉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