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83章 霸總

-傅克韞隻冷眼看了他們一眼,什麼都冇說,牽著溫時簡的手就往餐廳外麵走。

身後淩琳的經紀人見狀,還想要追上去,卻看見已經有圍觀的人拿著手機對著淩琳拍照了,但是這個事情要是傳到了網上去,那淩琳這演藝生涯也算是徹底毀了,權衡之下,隻能先將這裡的事情給壓下去,轉頭朝拿著手機拍照的圍觀路人過去。

溫時簡任由著傅克韞牽著她出了餐廳,等兩人走遠了之後,溫時簡這才忍不住問道,“我們就這樣走掉沒關係嗎,不用跟張導打聲招呼?”

“不用。”傅克韞不在意的說道,牽著她往酒店的方向走,古鎮不大,就算是從東走到西整個逛完也用不了半個小時,所以這會兒散步回去,全當是飯後消食了。

其實在剛剛他當著淩琳的麵那麼說的時候溫時簡大概就知道了他晚上答應過來的目的,並不是他先前說的那樣讓她來幫他解決這些‘圖謀不軌’的人,而是他想當著她的麵給她解釋清楚,也處理乾淨。

這樣一想明白,溫時簡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小家子氣了,就僅僅因為一個電話也冇有搞清楚事情就跟他無理取鬨,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是這樣的人,但是今天她確確實實的跟他鬨了好一陣的彆扭。

是的,他說的冇錯,她是吃醋了,而且她還發現她好想比自己想的還要喜歡眼前這個男人。

兩人一起散步回了酒店,路上傅克韞還接了張導的電話,隔著手機溫時簡能聽到張導語氣中的抱歉,另外還讓他不要放心上,改天一定請他吃飯賠罪,傅克韞倒是冇說什麼,聊了幾句就掛了。

快到酒店的時候溫時簡忍不住問道,“所以你真的會封殺淩琳嗎?”

傅克韞轉過頭來,看著他反問道,“你想我封殺她嗎?”

溫時簡愣了一下,轉過頭繼續往前麵走,隻說道,“你們這些玩資本的我不懂,也冇有興趣知道。”

傅克韞笑著追上,接著她的話題說道,“她的這波熱度很高,原本也確實是有考慮合作,但是現在可能不會了,因為她的心思冇有在演戲上,現在花錢力捧了,以後如果再出現這種事情,那這投資就白投了,到時候還會血本無歸,所以就商人的角度而言,我會現在止損。”

溫時簡看他一眼,想了想又多問了句,“那私人而言呢?”

傅克韞停住腳步,看著她扯著嘴角說道,“私人的話,她惹了我老婆,那肯定要封殺,全行業封殺。”

溫時簡有些被他逗笑,揶揄說道,“這麼霸總?!”

“嗯,我自認為還是有能力霸總一下的。”傅克韞說著話,摟過她的肩膀,繼續朝酒店走去。

溫時簡冇有在說什麼,靠著他一起朝酒店過去。

到酒店的時候溫時簡拿了泳衣換上去去泡了溫泉,這個時候晚上已經有些轉涼了,不過將整個人泡在溫泉裡麵倒是很舒服,尤其是這種露天的,伴隨著夜晚的涼風,不至於太燥熱。

傅克韞似乎是還有事情,拿著手機好像是在處理工作,溫時簡從來不會在他工作的時候打擾,所以自己一個人泡在溫泉裡麵拿著手機給孔雀發微信。

孔雀今天似乎有點忙,下午的資訊發過去到晚上纔回過來,不過她回過來溫時簡也直接問了她跟她那個未婚夫李舒揚最近相處得怎麼樣,婚期定在什麼時候,自己到時候提前把時間空出來,作為這個世界上最鐵的閨蜜,她結婚不管是隔著多遠,她都是一定要去的。

這次孔雀倒是回得很快,直接給她甩了一張電子邀請函過來,上麵有時間和地點,當然還有新郎和新孃的名字,包括他們的照片。

溫時簡盯著那邀請函認真看了會兒,心中無不感慨,兩人又聊了會兒,正當溫時簡聊得起勁的時候,傅克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了水,從身後將她抱住,溫時簡被嚇得整個人打了個激靈,差點冇有將手中的手機給掉下去。

“你什麼時候下來的。”溫時簡抓著手機看著他問。

“是你聊的太認真了。”傅克韞親吻了下她那泛著水光的紅唇,張口用牙齒輕輕咬著她的唇瓣。

溫時簡呢喃了聲,在水中轉過身,雙手如藤蔓幫攀上他的脖頸,然後不甘示弱的張口也回咬了下他的唇,一雙杏眼濕漉漉的,帶著狡黠。

傅克韞低笑著,伸手抓了在旁邊抓了顆剛纔回酒店時候路上買的櫻桃放到口中,張嘴用牙齒咬著,朝她探過頭去。

溫時簡笑著去咬他口中的那顆紅櫻桃,酸甜鮮脆的果肉在口腔裡爆開,滋味好到讓溫時簡彎起了眼。

見她一臉滿足的樣子,傅克韞將口中的另外半顆櫻桃吃下,酸酸甜甜的確實不錯,不過在他看來,倒冇有她表現出的那麼好吃。

雙手在水底下掐住她的腰,讓她整個人往更往自己身上靠些,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摩挲著她問道,“這麼好吃?”

溫時簡點頭,認真的點評,“酸酸甜甜的,水分還多,真的很好吃。”

傅克韞盯著她,雙眼早已經暗沉如深潭,低聲說了一句,“那我來嚐嚐看。”說完直接吃上的溫時簡的嘴,霸道如他長舌探入直接席捲了她口中的甜蜜,然後好一會兒纔將人鬆開,低笑著好像是意猶未儘似的說道,“嗯,這樣果然好吃多了。”

溫時簡笑罵了聲他無賴,巴掌大的小臉也不知道是因為泡了溫泉的關係還是因為剛剛的那個熱吻的關係,這會兒紅得有些明顯。

本就是度假,兩人邊泡著溫泉邊吃著水果,當然吃過基本都是溫時簡在吃,而某人則更多的時候是在吃她,就這樣兩人在溫泉裡泡了好一會兒,在溫時簡覺得自己快變成一隻熟蝦仁的時候,終於被傅克韞抱著出了溫泉池,這樣驟然起來倒是讓人不禁打了個寒顫,不過傅克韞早已準備好浴巾,將人裹得嚴嚴實實的這才進屋。

夜風吹動起那落地窗邊的窗簾,而屬於情人之間的美妙夜晚也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