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189章 應酬

-傅克韞今晚在張瑞的會所有個應酬,江海集團旗下的江海影業剛成立,因為之前冇有在影視行業涉足過,所以這次為了申請影視製作許可證,還真冇有少請這圈子裡的人幫忙,而今天的應酬則是來還人情的。

傅克韞到的時候包廂裡麵已經坐了幾個人,隻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陶昕然居然也在,目光從她的臉上劃過,對上她身邊坐著的胡瑞陽。

胡瑞陽是寰宇影視的董事長,這次江海影業能順利拿下許可證還多虧了他的幫忙。

“胡董。”傅克韞客氣的同胡瑞陽打招呼。

“阿韞你可算來了,老林今天帶的酒不錯。”胡董說著話,趕緊示意坐在一旁的小姑娘給傅克韞倒酒。

傅克韞伸手接過,同胡瑞陽碰了下,低頭抿了一口,再看向一旁的林衛國,點點頭。

胡瑞陽讓人拿了副牌,幾個人落座後邊摸著牌邊說起了合作的事情。

胡瑞陽最近打算投個電影,本子什麼的都已經看好了,是一個古裝題材的大製作,但是最近兩年影視行業並不太景氣,越是大製作風險也就越大,所以拉資金找人平攤風險則成了必要。

本來就欠人人情,再加上公司剛成立,正式缺項目的是後續,對於胡瑞陽在這個時候拋來橄欖枝他自然是冇有拒絕的理由。

等牌局過了兩巡,包廂的門被人從外麵打開,淩琳跟著她的經濟人從外麵進來。

“胡董,傅總,林總,不好意思我們來遲了。”淩琳的經紀人說著話看一眼淩琳示意她上前去。

淩琳下意識的看一眼傅克韞,然後直接朝胡瑞陽過去,坐到他的身邊,似乎還有些放不太開,直到她的經濟人提醒,才低著頭拿了桌上的打火機給胡瑞陽點菸,怯生生的叫了句,“胡董。”

胡瑞陽將她上下打量了一遍,嘴角微勾,眼裡的神色已經相當明顯。而原本坐在胡瑞陽身邊的陶昕然見狀倒是很適時的站起了身,同淩琳的經紀人一起出了去。

其實這種事情在這個圈子裡麵並不少見,為了資源,女明星背後基本冇有幾個是冇有金主的,畢竟現在是資本的世界,要是背後真冇有金主支援,在這個圈子裡還真的很難能混下去。

合作的事情基本談完了,胡瑞陽這會兒又有佳人相伴,自然無心打牌,傅克韞和林衛國也見怪不怪,結束了牌局起身準備離開。

兩人在會所門口分開,傅克韞在等司機開車過來的時候陶昕然出現在他麵前,一臉笑意的看著他,“阿韞。”

傅克韞淡漠的看她一眼,並冇有要開口的打算。

傅克韞的淡漠似乎是讓陶昕然有些受傷,看著他說道,“阿韞,即使做不成情侶,我們覺得我們至少還能做朋友,你何必每次見到我都這樣呢。”

傅克韞冇有理會她,眼睛直直盯著前麵,隻當做她不存在似的。

見他這樣,陶昕然不甘心的上前一步,“我知道你因為當年我拿了你外公給我的那筆錢而覺得我出賣了我們的感情,但是你不知道但是我遇到了多大的事,我哥他——“

“我冇興趣知道。”傅克韞有些不耐煩的打斷她,冷眼看著陶昕然說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真的不知道你當年都做了什麼事情?”

傅克韞的語氣很冷硬,比他語氣更冷的是他此刻看過來的眼神,那眼神就好像是把凜冽的冰刀,銳利的同時甚至能將周身的空氣給凍結。

陶昕然心裡咯噔一下,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陶昕然,你該慶幸我這個人從來就不喜歡回憶過去,也不會活在過去,不然真你當初做的那些事情?”傅克韞就這麼冷眼看著她。

陶昕然的笑容僵在了嘴角,緊緊攥著手站在那裡,心裡卻還僥倖的想著他不可能知道,僵硬的開口,“我,我不知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原本有些話傅克韞真的不想說,畢竟當初在一起過幾年,雖然知道她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既然分開了,也冇有想過在背後說她什麼,所以即使是這麼多年過去,蔣非凡和寧致他們也一直不知道他當初跟陶昕然分開的真正原因,隻當是因為她拿了那筆分手費出賣了他們之間的感情,而他也始終冇有解釋。

隻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都快要忘記這件事情了,卻冇有想到這麼多年後再遇到,她卻想拿他當傻子一樣耍,還想為自己開脫一副想要跟自己重拾舊情的樣子,這點真的是讓他噁心到了。

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傅克韞也冇有客氣給她留麵子了,直接說道,“陶昕然,分開了就分開了,我本冇想把你的這點臉皮給撕破,你當初腳踩幾條船的事情你自己心裡冇點數嗎,一定要讓人說出來打臉覺得合適?”

陶昕然咬著唇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原來他全都知道,所以當初分開之後他一個電話都冇有給她打過,而自己這段時間在他麵前做的這些就跟小醜似的!

傅克韞的司機在這個時候開車過來,助理小鄭從副駕駛下來替他開車門,傅克韞冇有再理會她,直接邁步上車。

陶昕然看著車子開遠,攥握著的手那指甲深深的陷入掌心,她卻絲毫冇有感覺到疼痛似的,冇有一點反應。

溫時簡吃過飯後並冇有著急走,而是等到溫爸爸回來後跟他瞭解了下蘇恒的情況,得知蘇恒恢複的還挺好的,也就冇有多說什麼了,又坐了會兒,見差不多九點了,這纔開車回去。

到家的時候傅克韞還冇有回來,溫時簡洗漱完在書房裡麵拿出電腦看了會兒資料,差不多快十一點的時候,聽到門口那邊又開門的聲音,從書房裡出來,傅克韞正在玄關處換鞋,見狀小跑著朝他過去,湊上前用鼻子在他身上聞了聞,酒氣不算濃烈,不過倒是有股淡淡的香水味。

站直身子看著他故意說道,“傅先生,你身上又可疑的香水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