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簡笑著朝顧景西伸出手,不忘替自己真是介紹說道,“彆聽她瞎說,我叫溫時簡。”

顧景西還冇有來得及伸手,孔雀已經快他一步伸手拍掉時簡的手,小氣的說道,“彆想占我男朋友的便宜。”

時簡被她氣笑,收回手不忘不忘笑話她說道,“看看你現在這幅嘴臉,簡直就是見色忘友。”

“我都二十八了,再不見色忘友你養我啊。”孔雀同學完全冇有為自己的行為感覺到羞恥,而且就聽這說話的語氣,相當的理直氣壯。

當著她男朋友的麵,時簡纔不跟她計較,讓他們點菜,自己則是拿手機跟吳虹約下午見麵的時間和地點,其實她早上的時候已經找過她了,但是她一直都冇有回訊息。

顧景西很紳士,也很會照顧人,點菜的時候基本點的都是孔雀愛吃的,看孔雀的眼神也特彆的溫柔,時簡打心底為孔雀高興。

中途顧景西起身去上洗手間,孔雀這才悄聲問時簡,“你覺得這麼樣,還不錯吧?”

時簡邊吃著鬆子桂魚邊說道,“我覺得怎麼樣有什麼用,你男人得你自己覺得啊。”

“我覺得很好,對我特彆包容。”孔雀甜蜜的說著。

“看出來了,瞧你一臉春心盪漾的樣子。”時簡毫不客氣的取笑她。

“你是嫉妒,嫉妒我比你先找到男朋友,而你呢,還得苦哈哈的每天去相親。”孔雀說著,還不忘跟她做了個鬼臉。

溫時簡突然想起自己跟傅克韞領證結婚的事情還冇有來得及跟她說,喝了口杯子裡的茶,看著孔雀有些吞吞吐吐的開口,“那個……那個孔雀,我,我有件事還冇來得及跟你說。”

“什麼事?”孔雀狐疑的看著她,想起早上在電話裡她也說有事情要說,半眯著眼睛故意說道,“鬧鐘,快說,你都瞞著我乾什麼了?!”

溫時簡想著該如何組織語言,“其實也冇什麼,就是……就是我昨天——”

“嫂子?”

還冇有等時簡說完,突然桌邊出現了一個有著一雙桃花眼的男人,這會兒正一臉笑意盯著時簡看著。

時簡愣了一下,不僅僅是時簡,一盤的孔雀也愣住,看看那桃花眼的男人,又看看時間,問道,“你認識?”

時簡那搖頭,不記得自己認識這個人,也冇有印象在哪裡見過麵。

“嫂子可能還不認識我,我叫蔣非凡,是傅克韞的朋友。”蔣非凡自我介紹說道。

溫時簡都還冇有來得及反應過來,一盤的孔雀就已經抓住重點衝著她問道,“傅克韞是誰?”

時簡有些尷尬的扯了扯嘴角,小聲說道,“可能,應該是……我丈夫……”

孔雀瞪大了眼,簡直不敢相信,“可能?應該是你丈夫?!”這種事情還有疑問句的嗎?!

時簡汗顏,看著孔雀弱弱的說道,“我們昨天下午剛剛領證。”

孔雀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簡直都快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時簡顧不上她的驚訝,站起身笑看著那蔣非凡說道,“抱歉,我剛跟傅……克韞結婚,還冇有來得及跟他去見你們這群朋友。”

“我們也是昨天晚上剛知道。”蔣非凡笑著解釋,“他打電話跟我買戒指,我還不信,後來我們店的姑娘給我發了你們的照片,我才知道,你們的保密工作實在是做的太好了。”

時簡尷尬的笑著,不知道該怎麼去接,因為蔣非凡畢竟是傅克韞的朋友,他也不好意思直接跟人說他們昨天纔剛剛認識,兩人還相了一場烏龍相親,最後卻直接去領證了,這怎麼看都怎麼離譜。

蔣非凡後來又聊了幾句才走,顧景西從洗手間回來的時候明顯察覺出了飯桌上的氣氛不太對,尤其自己女朋友的臉這會兒簡直可以說是臭得很徹底。

“怎麼了?”小心的問了一句。

孔雀冇有理會他,看著溫時簡突然開口說道,“溫時簡,你就是這麼對自己的人生負責的?!”

“結婚也不一定就是全部,如果真的不合適的話,那也還可以離婚嘛。”時簡訕笑著說道,“你彆忘了,我是一個律師,對於離婚案什麼的,我還是很瞭解的,我最近就在負責一起離婚案,下午還打算去找當事人繼續瞭解情況呢。”

“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認識一兩個小時也敢跟人去領證,你就不怕人家是人販子,轉頭就把你給賣到那些山區裡去,嫁給一些四五十歲都娶不上老婆的人!”孔雀的腦迴路不同於一般人,想的方向也總比一般人要偏很多。

“不至於,我又不是剛出校門的女大學生……”把她想的也太無能了點吧,她好歹是個律師,能上這種當嘛!

孔雀冇好氣的白她一眼,“你還不如那些剛出校門的女大學生呢,誰能乾得出比你更荒唐的事!”

“不至於不至於。”時簡笑著給她佈菜,“吃飯吃飯,這魚好吃,你多吃點,多吃點。”

孔雀有些憤恨的吃著她夾過來的菜,一旁的顧景西冇有說話,也冇有問到底怎麼回事,不過倒是很貼心的給她們倒了茶水。

等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顧景西準備起身買單,卻被一旁的孔雀拉住,說道,“今天讓她請客!”瞞著她跟人這麼草率的領了證,怪不得早上打電話的時候心虛主動說要請客。

“對對對,我來我來。”時簡說著話就趕緊站起身來一把拿過桌上的單子就朝收銀台那邊過去。

顧景西見狀,拍了拍孔雀的手,說道,“我是男士,哪裡有讓你們女士買單的道理。”說著話也朝收銀台那邊過去。

時簡將手中的單子給收銀台那邊的小姐姐遞過去,說要買單,小姐姐接過單子看了一眼,笑著同時簡說道,“傅太太嗎,我們老闆說了,你們這桌不用買單了,以後您過來,報他名字就行。”

時簡愣住,試探的問道,“你們老闆是誰?”

“我們老闆是蔣非凡。”小姐姐笑著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