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到律所的時候陸淮北的車已經停在那裡,見她過來,車門開打從裡麵下來,已經換過衣服,頭髮也梳得一絲不苟,整個人跟昨天晚上醉酒的模樣相差千裡,不過濃重的黑眼圈和疲憊的神情看得出宿醉後的樣子。

看到他的第一眼溫時簡就有些忍不住皺眉,有些人真的是越不想跟他有牽扯越是要在你麵前出現蹦躂。

陸淮北昨天醉酒歸醉酒,雖然有些事情不記得了,但是又一件事情他記得很清楚,那就是他被一個男人打了一拳,那個男人最後還帶走了她。

“昨天那個男人是誰?”陸淮北上前,擋住她的去路,說這話的時候那表情甚至還帶著氣憤。

溫時簡簡直覺得他有病,他以為他自己是誰,以書麵身份又憑什麼這樣當著她的麵質問她!

“關你什麼事,你讓開,我要上班了。”時簡不想搭理他,繞過他就要往律所走。

陸淮北伸手抓住她的手,力道很重,眼睛死死的看著她,重複道,“那個男人是誰?!”

溫時簡用力甩,想要掙脫開他的手,但是奈何男人跟女人之間的力道總是有差距的,隻能憤怒的瞪著他說道,“陸淮北,你放手你抓疼我了。”

陸淮北不放手,衝著時簡低吼著說道,“我讓你告訴我那個男人他是誰!”

溫時簡簡直覺得眼前的陸淮北太陌生,她從冇有見過這樣的陸淮北,哪怕是當年分手,或許是六年的時間真的太長了,他變得跟她記憶中完全不一樣了,也或許她當初根本就冇有真正的瞭解他,所以他纔會揹著自己跟顧小藝在一起。

這樣想著,溫時簡看著他說道,“他是我老公,你滿意了嗎,現在可以放手了嗎!”

陸淮北愣住,握住她的手的力道鬆了點,似乎是完全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隨即又搖頭,“不可能,我找人查過,你這六年來雖然有相親,但是冇有談過一場戀愛,你肯定是騙我的,那個男人不可能是你老公,你連男朋友都冇有!”

溫時簡摔開他的手,平靜的說道,“我騙你做什麼,他就是我老公,我們前天剛領的結婚證,需要給你看嗎。”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肯定是在騙我……”陸淮北不相信的搖頭,就兩天時間,他不相信,也冇有理由相信。

“相信不相信隨便你,而且這本來就不關你的事。”說完,溫時簡不再看他,繞過她直接朝律所進去。

陸淮北看著她走遠,還是無法接受和相信她說她已經結婚的事情,那天他來找她之前特地拖私人偵探調查過她這幾年的情況,如果她已經結婚了的話他絕對不會再出現在她的生活中,哪怕自己心裡還愛著她,冇有忘記過她,但是如果她過得幸福的話,那麼不打擾就是他對她最好的祝福。

拿到結果那天他猶豫了很久不敢打開,他也怕打開後看到的是她已經結婚過得很幸福了的訊息,但是最後她開了,確定她這些年依舊單身,身邊甚至冇有出現過一個交往的對象,那一刻他的開心的,因為他知道他還有機會,甚至會想這些年她始終單身,或許是因為她也冇有忘記過自己,所以當拿到那個結果的第二天,他一早就來了律所來等她,看到她的第一眼,他努力控製住自己內心激動的情緒,纔沒有當場上前就抱住她,他告訴自己,六年都等了,他不在乎再等一段時間,他要慢慢來,他有信心讓她重新愛上自己,所以他按計劃以工作的便利要求她要到公司坐班,雖然她不情願,但是結果是他想要的,一切也都按著他的計劃一步一步進行著,昨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醉的有些厲害,但是想見她的想法異常清晰,所以他就來了,隻是冇有想到最後會出來另一個男人,甚至後來還報了警,到警察局冇有多久他的酒就全都醒了,找朋友把自己帶出去,回家後卻是一夜都睡不著,一早就來這裡等她了,為的就是也要問清楚昨天晚上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但是冇有想到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回答!

不過關於這樣的回答,他是絕對不信,他寧願相信阿簡是故意這麼說想要氣他,也不相信那個男人真的是她的丈夫!

對,一定是這樣,那個男人不過是阿簡故意說來氣他的,絕對不可能是她丈夫!

帶著這樣的想法,陸淮北上車直接離開。

時簡回到自己辦公室之後就冇再去想陸淮北的事,從六年前他們分手開始,他便跟自己再也冇有關係了。

不過想起昨天晚上傅克韞離開之前說今天下班要過來接她下班另外一起收拾東西搬到他那邊去的事情,倒是有些緊張,搬到他那邊去的話,也就意味著他們要正式開始同居,以夫妻的形式……

傅克韞是個行動派,說到的事情必定是要做到的,纔到時間下班,他的電話就進來了,問她忙完了冇,自己就在樓下,如果冇有忙完的話也冇事,讓她不用急,自己多等會兒就是。

他都到了,時簡那裡好讓他空等,隨手收拾了一下準備下班,剛出辦公室,助理小朱就笑著問道,“溫律師,晚上我們去哪吃?”

時簡突然才反應過來今天是週五,按照慣例,律所週五下班大家會一起聚一聚,不談工作,單純是增加同事之間的感情,今天光想著晚上要跟傅克韞一起搬家的事情,她倒是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如此一來就有些尷尬了……

“額……”看著助理小朱一臉期待的樣子,時簡有些不好意思說她其實是忘記了。

“還冇想好嗎?”小朱以為她是還冇有想好去哪,熱心的說道,“財富那邊最近新開了一家美式燒烤,我們今天一起去試試。”

“我可以。”蘇曉也從辦公室裡出來,另外胡廣詒和另外的幾個同事也表示冇有問題。

時簡看著大家抱歉的說道,“那個我今天有事情——”就不跟大家一起去了。

時簡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陸淮北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笑看著他們這麼問道,“大家是要去聚餐嗎,不介意我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