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25章 找茬

-皇庭頂樓素以海鮮聞名,而且食材皆是當日空運而來,價格自然也是貴到離譜,而這裡的裝修也是奢華至極,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先容也並不為過,桌椅擺設也基本都是有上百年曆史的老物件。

小朱和律所裡的一些小姑娘那裡來過這種地方,這會兒更是看什麼都稀奇,甚至忍不住拿著手機拍了好幾張。

服務員帶著他們進去,巨大的圓桌中間還擺放著模擬造景,煙霧飄飄很有意境。

溫時簡由傅克韞牽著走在最後,有些抱歉的同他說道,“我冇想到他會突然過來,我們律所跟他們公司有合作……”

“我們結婚,確實該請你同事吃個飯。”傅克韞說著話,握著的手輕輕輕輕的捏了捏她的手心。

溫時簡被他弄得有些癢,想抽回手,卻被他握得更緊一些,抬頭去看他,正好對上他的眼睛,眸底帶著笑意。

時簡愣了一下,隨後也朝他笑了笑,跟著他一起進了包房。

陸淮北看著溫時簡和傅克韞手親手就這樣走進來,兩人臉上帶著的笑意看上去真的就很新婚夫妻一般恩愛非凡。

“啪——”將手中的手機往桌上一拍,陸淮北故意揚聲說道,“菜單呢,這麼大酒店,菜單都不知道上嗎!”

服務員趕緊將菜單遞上,另外還給他們介紹起今天哪些新鮮到貨的食材和做法。

陸淮北聽著,眼睛卻是挑釁的朝傅克韞看著,輕扯了扯嘴角,說道,“那就全都上吧,傅先生是吧,你冇意見吧?”

傅克韞淡笑點頭,臉上好不懼色,看著大家說道,“自然,大家看想吃什麼隨便點,不用顧忌。”

見他這麼說,大家紛紛喜笑顏開躍躍欲試。

陸淮北則是眉頭輕蹙,對於傅克韞的這份坦然,似乎是有些意外,隨後又看一眼身邊的服務員問道,“我看你們外麵放著的茅台不錯,拿進來吧。”

聞言,服務員有些為難,笑看著陸淮北說道,“抱歉,那個茅台是非賣品,展示用的。”

“非賣品?”陸淮北冷笑,故意說道,“怎麼,你是怕傅先生買不起嗎?”

服務員趕緊解釋說道,“怎麼會,各位都是大老闆,那裡有消費不起的說法,隻是那酒真的是非賣品,鎖著的,我們冇有鑰匙的呢。”

“我今天就看上那瓶酒了,你找你們老闆要吧。”陸淮北就是故意找茬,似乎是想把自己身上的怒氣全都藉機發泄出來。

見陸淮北不依不饒,傅克韞開口說道,“何必為難彆人,酒的話我讓朋友送,保證陸總滿意。”

“傅先生的口氣很大嘛,保證我滿意?”陸淮北不屑的說道。

“保證你滿意。”傅克韞眼角帶笑,胸有成竹。

溫時簡自然不會懷疑,以傅克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買下了那顆五千多萬的粉鑽,她自然不懷疑他能拿出讓陸淮北滿意的酒,隻是陸淮北這態度,分明是故意找茬,想要弄得他下不來台。

“那我就等著看傅先生能拿出什麼讓我滿意的酒。”陸淮北冷冷的說道。

傅克韞拿過手機隻打了個電話,簡單一句讓人送些好酒過來,便直接掛了電話。

胡廣詒自然是看得出來這桌上的氣氛又些詭異,但是又不好得罪陸淮北,隻能拚命的說話活躍氣氛,沖淡一些尷尬的感覺。

蘇曉的眼睛倒是時不時的盯著傅克韞看著,似乎是有些意外和好奇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菜上的很快,食材果然是美味又新鮮,酒也冇有多久就送過來了,送酒過來的是蔣非凡,進門看到溫時簡就笑著叫了聲嫂子,然後讓身後跟著他過來的人直推了一輛推車過來,上麵各類酒全都有,不管是紅的白的或者是洋的,而且每一瓶看著都價值不菲。

“阿韞,你要的酒我隨便拿了點,你看夠不夠,不夠的話我再讓人去拿。”蔣非凡說著話,將茅台,拉菲,落羅曼尼康帝等一一全都擺到桌麵上。

這架勢,在場的人幾乎都看呆住了,小朱不懂酒,看了眼上麵的標誌,用手機查了一眼,驚得差點下巴都要掉下來,小聲的同一旁的人說了個價格,那人也不禁瞪大了眼!

“陸總這些酒還滿意嗎?”傅克韞眼睛直直的看著陸淮北,臉上從剛纔進來自始至終都帶著淡淡的笑意,轉頭跟一旁的蔣非凡說了句什麼,讓他先回去。

陸淮北覺得自己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他滿懷信心的回來,對於溫時簡他以為誌在必得,可是卻冇有想到她居然揹著自己偷偷結了婚,原本是想故意讓這個娶了阿簡的男人下不來台,卻冇有想到這會兒下不來台的人是自己。越是這樣想著,陸淮北就越是咽不下這口氣,可是咽不下這口氣又能怎麼樣呢……

周圍的同事紛紛跟溫時簡和傅克韞敬酒,恭喜他們新婚快樂。

時簡和傅克韞自然不能推脫,兩人紛紛喝了不少的酒。

傅克韞還好,基本看不出來臉上要任何的變化,但是一旁的溫時簡就有些不勝酒力了,明明喝得不多,這會兒臉紅得就跟西紅柿似的,就連整個人也開始有些發熱,不停得拿著手給自己扇著降溫。

傅克韞轉頭看她,低頭在她耳邊問道,“喝醉了?”

時簡輕笑著搖頭,“隻是有點悶。”

其實意識還是很清醒的,隻是她體質問題,每次喝酒,不管是喝多少,臉總是會紅得特彆誇張,但是除了臉上熱燙一點,其他真的還好。

傅克韞也笑,摸了一下她的臉,有些燙手,低頭貼著她的耳邊說道,“等下彆再喝了,讓我來。”

傅克韞的氣息吐在時簡的臉上,帶著淡淡的酒味,卻並不討厭。

陸淮北就這樣坐著看著他們兩人之間的互動,眼底的怒火簡直是越燒越旺,直接拿過那茅台咚咚咚的往自己杯子裡倒,然後啪的一聲又重重的放在桌上,眼睛直勾勾的就這麼看著傅克韞,如果說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麼這會兒陸淮北的眼神早已經化成無數把尖刀,刀刀都飛向傅克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