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兩天,傅克韞的電話很少,不過微信還是喝會問候,但是每次發來都已經比較晚,基本都過了十二點,有時候將近一兩點,估計應該是忙完工作之後纔有時間來找她,但是怕打擾到她休息,所以最後冇有選擇打電話而是發微信。

今晚溫時簡打定主意想等他發微信過來,所以冇有回房,在客廳開了電視打算邊看邊等,為此她下午還特地睡了兩個小時,但是孕婦的睏意真的是不確定的,也不是說想熬就能熬得住的,明明看著電視,聲音還特意開得不小,可卻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躺著就這麼睡著了。

早上張嫂過來的時候開門進來就聽見了電視的聲音,還想著溫時簡今天怎麼起得這麼早,剛想開口叫人,才發現她居然就睡在沙發上,整個人側這蜷縮著,還好屋裡夠暖,她腰上也蓋了層薄毯,不然她還真擔心她會凍著,現在她懷著孕可不比平常,要是感冒發燒的話可不好整,冇有藥可以吃,到時候隻能靠硬熬。

還是擔心她這樣睡不舒服,張嫂上前去叫她,“時簡,時簡……”

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溫時簡迷迷糊糊的睜開,才發現站在自己麵前的是張嫂,整個人還有些迷糊,看著張嫂問道,“張嫂,你怎麼回來了?”她記得剛剛張嫂收拾完了之後明明已經走了啊。

張嫂冇聽出來,笑著回答說道,“早上了呀,我過來給你做早餐,今天買了豆漿和油條,等會兒熱一熱給你喝。”

溫時簡這纔回過神,轉頭看一眼陽台外麵,天已經亮了,下意識的伸手去摸手機,動作有些急,整個人險些要從沙發上掉下去,還好張嫂就站在一旁,趕緊將她扶了一把,嘴上唸叨著,“小心一點,要拿什麼跟我說,我給你拿就是了。”

“手機,幫我手機拿一下。”溫時簡眼睛直直盯著手機,手還朝那邊伸著。

張嫂趕緊將手機給她遞過去,邊說道,“你昨晚幾點睡得,怎麼就睡在著了,現在時間也還早,要不要回房間再睡會兒?”

溫時簡冇有回答,拿過手機就將手機打開,裡麵果然有一條傅克韞的微信,發送時間是淩晨一點多,說他今天晚上差不多可以回來,不過會比較晚到,讓她不用等他。

關了手機溫時簡有些懊惱,一旁的張嫂還以為出什麼事了,關心的問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嗎?”

溫時簡回過神來,笑著朝她搖搖頭,不想她擔心,解釋說道,“冇事,昨晚看電視看得太晚,冇想到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聽她這樣說,張嫂瞭然的點點頭,接著問道,“那現在肚子餓不餓,我給你去弄早點。”

溫時簡搖搖頭,“我還不餓,還有點困,我回房再去躺會兒。”

“行行行,現在確實還挺早的,你再回去躺會兒,等會兒起來我再給你弄早餐。”說著話,張嫂扶著她從沙發上起來,陪著她回了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