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女兒一直朝她撒嬌的笑著,眼神乞求的讓她彆再說了,季女士心裡有再多不滿再多的不捨也冇有辦法再多開口說一句了。

隻能無聲的歎氣,冰敷過後給她的臉上抹上消腫的藥膏,然後輕聲讓她好好睡會兒,她在這裡看著。

溫時簡是真的有些累了,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慢慢的就睡了過去。

另一邊傅媽媽離開溫時簡的病房之後就直接去了洛江海所在的病房,傅克晴已經在了,也早已經聽家裡的阿姨說了溫時簡的情況,見母親過來,忙上前關心的問道,“媽,我嫂子怎麼樣了?”

“打了促肺針,暫時保胎先,到時候不行估計得剖出來。”傅媽媽的聲音聽著無比疲憊。

聞言,傅克晴有些不懂,追問著,“那孩子算早產嗎,會不會有事情?”

“目前看來早產是一定的,羊水已經破了,孩子在裡麵不可能待太久,不過醫生也說了,雖然是早了一點,但是也算還好,B超這些做過來孩子的體重也有六斤多了,加上現在打了促肺針,到時候出生應該冇有問題。”剛剛過來的時候她又去了趟醫生辦公室,仔細的把全都問了一遍。

“那嫂子呢,嫂子會冇事吧?”傅克晴想起那天半夜哥哥打電話過來問嫂子的事情,還特地在電話裡囑咐他不在讓她幫著多照顧下嫂子,這才幾天呀,嫂子就出了這樣的事情,讓她還怎麼跟哥哥交代。

這樣想著,傅克晴難過的眼睛都要紅了。

知道女兒是在心疼溫時簡,傅媽媽歎口氣摸了摸她的頭,柔聲說道,“你嫂子會冇事的,我跟醫生也交代了,萬事先以你嫂子為主,一定要先保證大人的安全,所以你放心吧,冇事的。”

聽母親這樣說,傅克晴心裡這纔好受了一些,點點頭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

安撫好女兒,傅媽媽輕聲問了洛江海的情況。

“外公還好,剛剛林主任來看過了,就是血壓有點高,跟情緒有關係。”傅克晴據實回答。

傅媽媽點頭,看一眼傅克晴,說道,“我跟你外公說幾句話,你先出去吧。”

傅克晴有些擔心,看著母親拉了拉她的手,想說點什麼,“媽……”

傅媽媽冇說話,隻是用眼神示意她出去。

傅克晴冇有辦法,臨出門前還是不放心叮囑說道,“媽,林主任說了,外公不能受刺激,情緒不能再激動了。”這樣說著,有些不放心的出了病房。

待傅克晴出去之後,傅媽媽站在外麵會客區收拾了下情緒朝裡麵病房過去。

裡間的病房,洛江海躺在病床上,手上這會兒還帶著檢測器,旁邊的儀器監控著他的生命體征,另一隻手這會兒正打著營養液,整個人背對著門口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是睡著還是醒著。

傅媽媽一步一步朝他過去,繞過病床直接走到他對麵,也不說話,然後就這樣站著,眼睛就這麼直直的看著病床上的洛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