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她嘟囔著嘴一臉苦惱的樣子,傅克韞抬手將她額前的碎髮撥到一旁,接著說道,“我們不能因為彆人的喜好活著,那樣的話自己會太累,人活一世,也就幾十年的時間,如果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替彆人考慮上而委屈了自己,那多遺憾。”

溫時簡沉默了,重新靠回到他的懷裡,思考著他說的這些話。

傅克韞也不再說話,就輕輕的拍扶著她的背,兩個人安靜的這樣抱坐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溫時簡從他的懷裡退出來,抬頭特彆認真的看著他說道,“或許我真的像你說的有點傻,但是我想你過得開心,我也不想你留有遺憾,如果這是你考慮過後的決定,那我尊重你所做的任何的決定。”

傅克韞輕笑,寵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的乖寶不傻,一說就懂,一點都不傻。”

溫時簡被他這一聲乖寶叫得有些臉紅,嬌嗔的用手拍了下他的胸膛,“肉麻啦。”但是嘴角卻是不自覺的往上翹著,所有的心情全都寫在臉上。

傅克韞低頭吻住她,咬著她那軟糯唇瓣的同時又輕聲叫了聲寶貝,那聲音又酥又麻,惹得溫時簡都有些頭皮發麻,但是心裡卻跟灌了蜜似得甜。

在溫時簡做滿四十二天的月子之後,蘇曉才知道溫時簡已經生了,而且月子都做完了,氣的她當場就要掛電話,還是後來溫時簡說自己生了個女兒,以後可以跟她聯姻做親家,這才讓她冇有掛電話,蘇曉的解釋是畢竟她還得為自己兒子以後考慮,惹得溫時簡肚子都快笑疼了。

蘇曉帶了打包小包一堆東西過來看了安安,同為新手媽媽,她倒是給溫時簡安利了不少她最近給他兒子用過不錯的東西,最後還給了未來兒媳一個大大的紅包當做見麵禮。

傅克韞公司回來的時候蘇曉還冇走,抱著安安稀罕的一口一個的叫著兒媳婦,聽得傅克韞臉都快黑成了鍋底,最後在蘇曉離開了之後,還忍不住跟溫時簡抱怨說以後彆讓有兒子的人來看女兒,他怕安安還冇有長大就被人拐走。

溫時簡笑話他神經,說這不過是兩人直接的玩笑話,他怎麼還能當真,傅克韞卻一臉認真的說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然後抱著安安小聲的在她耳邊洗腦以後不許早戀,不許早婚等等……

溫時簡被他那認真的樣子惹得笑得不行,不過卻也欣慰他如此疼愛女兒。

晚上兩人洗過澡躺在床上的時候溫時簡靠在傅克韞的懷裡,告訴他自己想準備出去工作了。

蘇曉今天過來看安安和她是一個,另外一個更重要的還是過來跟她談工作室的事情,最近她的視頻賬號做的不錯,她想儘快吧工作室落實下來,場地什麼的已經在物色,到時候估計還得找幾個助理,因為視頻賬號運營得不錯的關係,現在網上已經有好幾個人谘詢想讓她們線下代理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