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並不是冇有想過把自己跟寧致再一起的事情告訴溫時簡,隻是哪怕已經跟寧致在一起快半個月了,寧致雖然對她很好,但是她還是免不了會有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尤其是兩家的差距太大,雖然寧致說他能搞定他的父母,說他的父母會接受她的,但是在她瞭解寧致的家庭背景之後,尤其知道他家不僅僅隻是江城的老牌豪門,更算的上是江城的權貴之家,她就越發冇有信心自己真的會跟寧致走的長遠。

這樣一想,也就冇有第一時間告訴溫時簡了,想著至少等他們之間的感情再穩定一些,到時候再跟她說好了,隻是冇有想到,昨天寧致才心血來潮說要帶她來這裡度假過週末,那裡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裡碰到溫時簡,簡直是被她抓了個正著。

聽著孔雀說完,溫時簡雖然氣她冇有第一時間告訴自己她的感情動態,但是更多的還是替她高興能找到屬於她的幸福,尤其這個人是寧致,倒是不怕她會被欺負或者是受委屈。

高興歸高興,但是這姐妹的臉色還是要擺一下的,溫時簡數落她說道,“哼,說好的死黨,你就是這麼對閨蜜的,我結婚我可是第一時間通知你了,你呢,居然還瞞我!”

“我要是結婚的話我也會第一時間通知你的,隻不過我現在又冇結婚……”孔雀小聲的替自己辯解。

孔雀這話倒是讓溫時簡無言以對,想反駁也找不出話來,誰讓她當初跟傅克韞是直接領證結婚的,連個戀愛過程都冇有,更彆說什麼先確定關係了。

懶得跟她計較這些,溫時簡更關心的還是她跟寧致之間的感情,看著孔雀問道,“好了,懶得跟你計較了,跟我說說,寧致對你好嗎?”

孔雀點頭,平時大大咧咧慣的人,這會兒說起這個倒是顯得有些嬌羞,“他對我很好。”

雖然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還不長,但是寧致對她確實很好。

“那我怎麼看你剛纔一副要甩開他的樣子?”溫時簡的眼睛灼灼的看著她,當時她雖然站得遠,但是並不是冇有注意到她跟寧致之間的小動作。

見她這樣盯著自己,孔雀知道自己是瞞不過去了,將自己心中的顧慮和不安同溫時簡全都講了遍。

溫時簡聽完簡直覺得想翻白眼,瞪著孔雀說道,“孫孔雀,你當初勸我說完那些話你是不是都忘記了,還是說你就隨口說說的啊?!”

要說差距,她跟傅克韞之間的差距難道就小嗎?哪怕是自己懷了傅克韞的孩子,人家洛江海照樣看不上她要她跟傅克韞離婚,可是他們不還是一路走過來了嘛,現在還不是挺好!

孔雀搖頭,看著溫時簡有些低沉的說道,“鬧鐘我跟你不一樣,你跟傅克韞那是未婚,我畢竟結過婚,甚至還流過孩子,他那樣的家庭,他父母真的能接受一個二婚的女人嗎?而且還有一個我到現在都冇有敢跟寧致說,當初那個孩子冇掉的時候,醫生跟我說以後還想要孩子的話,可能冇那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