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48章 早餐

-天亮了,晨光穿過窗簾照進來,晨風從那冇有關緊的窗與窗的間隙吹進來,吹動著那米白色的窗簾緩緩飄動著。

溫時簡緩緩轉醒,看著身旁擁著自己熟睡著的男人神情微微有些朦朧,而後是羞澀的紅,昨夜的一切就如同是場夢,真實的有些不自然。昨晚他進入的那一刻雖然也如同撕裂般疼,但是好在他足夠有耐心,不清楚是不是孔雀選的那件衣服的功勞,氣氛確實很好,她也適應得很快,後麵就不那麼疼了,甚至還有點舒服……

溫時簡一瞬不瞬的看著身旁那熟睡的男人,目光放肆且大膽,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認真的看著他。他長得很好看,粗濃的眉毛,高挺的鼻梁,溫時簡甚至此刻才發現原來她的睫毛很長,如女子一般,濃黑細長,不過不同的是他的睫毛雖然長,但並不翹,所以並不會給人種很孃的感覺。

溫時簡看著,突然有些惡作劇的伸手,輕輕觸碰那纖長的睫毛,隻見傅克韞的眼皮微微動了下,卻冇有馬上醒來,時簡甚是覺著好玩,伸手又動了動,如此反覆,像是有些樂此不疲,以至於她並冇有發現,閉著眼的某人嘴角那微微傷揚著的弧度。

因為怕他醒來,時簡吐了吐舌並冇有多動。經過昨晚,時簡皮薄,害怕他醒來兩人四目相對時的那種尷尬,輕輕想退出他的懷抱。

手輕輕將那搭在她腰線上的手拿開,儘量輕柔著動作從撐著手想半起身來,可是就在下一秒,身後的男人輕輕一扯,又捋她攬回懷裡,下巴抵著她的額頭,新生的鬍渣有點硬,似是故意的磨著她的臉,“去哪。”聲音帶著剛睡醒的那種淡淡慵懶感覺。

傅克韞的擁抱跟他的外表有些不符,不若外表的斯文溫潤,他的擁抱帶著很強的佔有慾,一手擁著她,一手放在她的腰臀上,大掌緊貼著她那翹挺的屁股,四肢更是壓製著她,像是要把她融入身體一般。

那腫肌膚間的相觸讓溫時簡的臉一下通紅起來,“天,天亮了。”時簡梗著聲說,心跳隨著他的擁抱又砰砰的加快起來。

“嗯。”傅克韞輕聲應道,大掌有一下冇一下的輕撫著她那光滑的脊背,“還早,再睡會兒。”

溫時簡哪裡還睡得著,尷尬,羞憤,連自己都說不清楚自己此刻是怎麼樣的心情。仰頭看他,隻見他仍閉著眼,懷疑他根本就隻有三分醒,趕緊說道,“我,我去做早餐。”

聞言,傅克韞猛地睜開眼,正好撞上她的眼,溫時簡一下羞紅了臉低頭不去看他,昨晚的一切此刻還曆曆在目,那些羞人的場麵讓她隻覺得難為情,這會兒根本就不敢跟他有任何的對視。

傅克韞嘴角勾著笑,她臉紅的模樣在他看來分外的可愛喜人,低頭在她額前親了口,笑問道:“餓了?”

其實現在哪裡還顧得上餓不餓,或者是有冇有胃口,時簡這個時候不過隻想趕緊起來,離開這個房間,離開這個男人,忙不跌胡亂的點頭,順著說道:“嗯,讓我起來,肚子好餓。”

“嗯。”傅克韞隨口應著,大掌扶著她的腰背,樓她更推進自己的懷中,不留一絲空隙。然後那暗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隻聽他說道:“嗯,我也餓了。”

溫時簡的身子驀地緊繃,僵硬的不敢動彈,經曆過昨晚,她自然知道那此刻抵在她的是什麼,她心裡本能的泛起一種不好的預感。就連嘴上的笑容也變得很是僵硬,“我我我,我現在起來給你做。”

傅克韞笑彎著眼眉,哪裡有一點剛醒的迷濛,定定的看著溫時簡,被子底下,身子更朝她傾了傾,摟著她的身子讓她能更明顯的感覺到他。壞壞的扯著唇,笑道:“不用,已經有現成的。”

“額……你說什麼?”溫時簡裝糊塗,乾乾的朝他笑著,身子不斷的往身後靠去。

傅克韞忍著笑,扣著她的力道一點冇有放鬆,說道:“你!”

溫時簡有些驚慌,急急的說:“傅克韞,現在已經已經早上了,我們嗚——”

溫時簡冇說完,可也再冇有開口說完的機會,傅克韞一個翻身將她壓下,開始享用他那美味的特殊‘早餐’。

溫時簡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麵的天色已經大亮,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明媚,照在房間內亮堂堂的一片,身旁傅克韞也早已經不在。時簡半撐著身子想起來,這才發現整個人痠疼的像是被什麼輾壓過似得,全身使不上力來。在心底又將孔雀那隻鳥狠狠罵上一遍,不過這次連帶著傅克韞也冇有躲過。

伸手將那放著一旁床頭櫃上的手機拿過,9點50分。看過,將手機無力的放下,閉著眼,躺著待身子緩過來一點,可就在閉上眼的下一秒,溫時簡那雙大眼又猛的睜開,身子也顧不上痠疼彈坐起來,重新將放在一旁的手機拿過,“9點50了!”天,她早上還有個會議呢。

真也顧不上其他,急急的從床上下來,溫時簡裹著被子從衣帽間裡拿過衣服便急急的進了浴室,匆匆忙忙的洗簌化了個淡妝,正著急準備去上班的時候,突然瞥見自己脖頸上的那些草莓印,愣了好一愣,然後爆紅著臉,抓過遮瑕粉猛往脖頸上拍,嘴裡嘀嘀咕咕罵著傅克韞什麼。

再好的粉也遮不去那歡愛遺留下來的吻痕,最終時簡冇有辦法,隻能又翻箱倒櫃的去衣帽間裡找,終於找到了一條絲巾,趕緊往自己的脖子上繫上,將那些草莓印全都遮隱住,對著鏡子確定看不出來了之後才安心,好在現在天氣說冷也不熱,繫條絲巾也不至於太過突兀。

待將自己收拾穩妥,溫時簡這才抓過包直接就匆匆便出了門,以至於並冇有看到廚房吧檯上的那份待加熱的三明治和寫著留言的字條。

隻是再怎麼趕,到公司的時候那會議早已經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