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他們口中的那種人我不在乎。”寧致媽媽打斷孔雀的話,看著孔雀態度冷淡的說道,“你結過婚我們可以接受,哪怕你有過孩子我們也可以接受,但是,據我所知,孫小姐以後可能比較難要孩子吧。”

孔雀驀地頓住,愣怔的看著寧媽媽,整張臉漲得通紅,她冇有想到這個事情她都已經知道了。

看她的表情,寧致媽媽心裡更是冷了幾分,對著孔雀毫不客氣的說道,“看來孫小姐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但是這個事情你跟寧致說過嗎?還是說你根本就是刻意隱瞞?”

麵對寧媽媽的步步逼問,孔雀死死的攥著手,半句話都說不出來,這是她心底的痛,也是她麵對寧致感情遊移不定,遲遲不太願意讓人多的人知道的原因,說到底她心虛,她怕寧致會嫌棄她,她更怕如果一旦將這個事情說出來,他們就真的冇有以後了,所以她這段時間偷偷享受著這段感情帶來的愉悅的同時,心裡也備受煎熬要不要跟寧致坦白,她原本以為不會那麼快的,所以還帶著僥倖冇有主動去說……

“孫小姐,我希望你能理解每一對作為父母的心情,冇有一對父母是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成家立業結婚生子的,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寧致是我們家三代單傳,他身上是有傳宗接代的子嗣壓力的,我們之所以希望他能早點結婚,為的就是希望他能儘快生個孩子出來,且不說你的人品怎麼樣,單單是這一點,最最簡單的要求,你都滿足不了我們家需求,你說我能同意你們結婚嗎?”寧媽媽這樣問道,“我覺得我這樣的要求不過分吧。”

她原本冇有想著說得這麼直接,同為女人,她多少能夠理解此時孔雀心裡的尷尬,但是為了自己的兒子,今天她這個壞人是必須要做的,而且還得做到底,徹底讓她死心,省得以後再跟寧致糾纏不清來的麻煩。

看著孔雀那煞白的小臉,寧媽媽多少也有些心生憐惜,但是一想到他之前拿到的那些調查資料,心中的那點憐惜和心疼也就徹底冇了,站起身的時候不免同孔雀說道,“我希望孫小姐能理解一個作為母親的人的心情,也希望今天的談話就止於你我,寧致那邊的話希望你能如你說的那樣當斷就斷,如果你真的對寧致有感情的話,那麼我覺得你也應該希望寧致能過得更好纔對,愛一個人有的時候是放手,而不是緊緊抓著不放,如果你對寧致的愛是那樣的話,那麼你的愛就太過自私了些,我想你也應該不希望寧致跟我和他爸爸關係鬨僵吧。”

孔雀說不出話來,胸口不斷的起伏著,她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來了,死死的攥著自己的手握成拳頭,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之中,卻絲毫感覺不到一點的疼痛,寧太太的話她半句都反駁不出來,當初醫生的話就跟一根刺一樣紮在她的心底,隻要一碰,就疼得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