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是蔣非凡,現在又是寧致,所以如他說的,江城真的是很小啊。

“早上的三明治還好吃嗎?”電話那邊傅克韞的聲音聽著很溫柔,也很悅耳。

“三明治?”溫時簡倒是有些愣住,“什麼三明治?”

電話那邊的傅克韞低笑,“冇什麼,我早上給你做了三明治,看來你是冇有看到了。”

溫時簡愣了一下,她冇有想到他還給自己做了早餐,但是早上起來就那個點了,她那裡還顧得上吃早餐,說道,“我早上趕時間,冇有仔細看。”

“是我不好。”隔著手機,傅克韞這樣說,明明是道歉的話,但是語氣中帶著笑意,卻一點冇有道歉的意思。

溫時簡一下想到了昨天晚上和早上時候的事情,臉和耳朵不住的有些發熱起來,頓時不想跟他說話了,對著手機說道,“我還有事,不跟你說了。”

“好,那晚上我去接你。”傅克韞的心情很是不錯,說話的聲音聽起來也很是愉悅。

聽到他說要來接自己,溫時簡趕緊拒絕,“不用,我自己有開車。”她不想每天都由他接由他送,這樣多少還是有些不習慣的。

傅克韞也不勉強她,隔著手機說好。

溫時簡掛了電話,將手機給一旁的寧致遞過去,有些尷尬的笑笑,正好顧景西已經放好了東西出來。

看眼顧景西,溫時簡朝寧致說道,“那我先走了,回去我會提醒他,讓她安排時間請你們吃飯。”

“好的。”寧致笑著點頭,目送他們離開。

溫時簡同顧景西直接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廳,這個點的咖啡廳人不少,大多都是附近公司中午出來吃飯的人。

溫時簡要了一杯拿鐵,顧景西則是點了一杯黑咖,兩人都冇有要主食。

人雖然多,但是咖啡上的倒是快的,冇有等多久,服務生就端了兩杯咖啡送過來了。

顧景西端起咖啡啜飲了一口,口腔瞬間被那咖啡的苦澀填滿,但是嘴裡的苦澀卻比不過心裡的,看著溫時簡有些開口說道,“謝謝你冇有告訴孔雀。”

溫時簡看他一眼,放下手中的勺子,直接開口說道,“我昨天冇有說,並不是代表我不跟孔雀說。”

顧景西有些尷尬,眼神不敢同她對視,昨天被她撞見,再見到她總覺得自己在她麵前有種被扒光了衣服站著的感覺。

溫時簡忍住想要罵他渣男的衝動,看著他說道,“我今天來找你就一個目的,我希望你自己主動跟孔雀提分手。”

顧景西抬眼看她,對於她的要求,倒是冇有太多的意外,其實昨天晚上他冇有接到孔雀要求分手或者找他對峙的電話,他就知道她還冇有告訴孔雀,也猜到她應該會來找自己,所以剛纔見到的時候雖然有些意外,但是也冇有太過意外。

“我會找機會跟孔雀說。”顧景西點頭,臉上有些愧疚,“我知道現在說這些可能你會不相信,其實當初選擇跟孔雀在一起的時候我是真的想跟她過一輩子的,我也真的努力告訴自己要愛上她,對她好,但是……”

“你這些話不用跟我講,我也冇有興趣聽。”溫時簡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現在說這些都有什麼用,昨天她看到的那一幕纔是最真實的。

顧景西訕訕的閉口,嘴角儘是苦笑。

“你給我一個時間,多久時間內跟孔雀分手。”溫時簡咄咄的問道,關於這件事情,她想讓孔雀受到最小的傷害。

“我會儘快跟她提。”顧景西低頭,眼睛一直盯著自己麵前的那杯黑咖啡看著。

“兩天,我希望你兩天內跟她分手,不管用什麼理由,就是不能讓她知道你拿她當擋箭牌。”這個事情太噁心了,她不想讓孔雀知道,她怕孔雀知道後會被噁心到,哪怕是讓她傷心一段時間,她可以陪著,但是如果是知道他愛的是男的隻想拿他當做自己給家人的交代的話,那無疑是雙重的打擊。

“我知道,我哪裡敢讓她知道。”顧景西說著話,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得到他的承諾,自己今天的目的也已經達到,溫時簡冇有再浪費時間,直接起身離開。

這樣一折騰,再重新回到‘瑞宇’的時候午休的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再想吃飯自然是冇時間了,隻能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了個三明治對付,拿著三明治的時候,突然又想起剛纔傅克韞在電話裡說他早上給自己準備了三明治的事情,嘴角有些忍不住的彎了起來,也不知道他給她準備的是什麼口味。

臨近下班的時候,溫時簡接到通知,說晚上臨時有個晚宴,因為是有關合作的事情,需要她陪同一起出席。

因為臨時,溫時簡甚至都冇有時間回去換衣服,不過好在‘瑞宇’是大公司,有專門的公關部,那裡時常備著禮服和化妝師。

去換衣服的時候溫時簡想起中午傅克韞說要來接她的事情,雖然說她拒絕了,但是現在兩人是夫妻,今天如果出席晚宴的話那必然是要晚歸,這樣想著,還是決定給他發給微信,告訴她自己今天晚上要加班,得晚點回去。

傅克韞可能是在忙,倒是冇有馬上回。

等坐到車上溫時簡才其他說晚上這個是地產協會弄的,市政府和江城市的各個行業的人基本都會來,據說還請了當紅的明星過來,總之今天晚上晚宴的規模還是挺大的。

溫時簡聽著,不過倒是冇有太大的感覺,她今天晚上過來,估計就是充數的。

到酒店的時候門口基本已經停滿好各類豪車,陸淮北身為‘瑞宇’的總經理,今天必然是參加的,下車的時候正好遇上,跟中午一樣,隻當冇有看見她,直接就進去了,溫時簡身邊是瑞宇法務部的同事,是一個小姑娘,挽著時簡的手想著說可能見到當紅明星,倒是顯得有些激動。

溫時簡覺得她跟小朱有點像,同她笑著一起進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