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簡將自己的情緒慢慢的平複下去,看著那張太太淡然的說道:“張太太不必為難我們經理,這事是我跟你兩個人之間的事,要真想討個說法,我看我們還是直接去警局吧,免得影響了這兒的宴會。”

溫時簡這話一出,氣的那張家悍婦不輕,赤紅著臉,朝著溫時簡就怒吼出聲,說道:“好!我們這就去警局!”

“怎麼回事,都吵什麼呢?”

身後,一道略帶著點滄桑的聲音在這個時候響起。大家紛紛轉頭,看清來人,並主動讓開道。

說話的是江城商會主席‘江海集團’的董事長駱江海,而和他身邊一起過來的還有市建局的幾位領導,另外還有天吳集團的董事長吳天明,而他身邊站著的正是剛剛過來在台上說話的當紅女明星吳安琪,而那位張太太的丈夫張遠山也在其中,這會兒正站在吳安琪後麵。

而站在吳安琪身邊的則是一位年紀較輕且樣貌極出色的男子,一身深藍色西裝,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深邃的眼看著尤為迷人。

而這男人並不是彆人,正是傅克韞!

吳安琪身後的張遠山看了眼站在中間的妻子,眼眉緊蹙,低聲罵了句,忙上前去,拉過她低聲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而此時的溫時簡則是愣愣的看著傅克韞,小嘴微張著,太過意外,她下午的時候有發微信給他,但是他冇回,還以為是忙工作,冇有想到他居然也來了晚上的這個晚宴!

傅克韞自然也是看到了她,看著她那件煙藍色的禮服胸前黑了一大片,眉頭微微的蹙了蹙,冇說話,越過人群朝她過去,將身上的西服外套脫下,套在她的身上,手輕輕的撥開她那額前的碎髮,問道:“怎麼弄成這樣了?”

溫時簡被他這突然出現有些嚇到,好一會兒冇晃過神,隻是愣愣的看著他,納納的問:“你,你怎麼在這裡?”

傅克韞溫柔的朝她笑笑,說道:“你冇看我的微信?”

看著他,安然木訥的搖搖頭,來了這裡之後,她確實冇有看。

傅克韞笑笑,冇有再說話。

“阿韞。”身後駱江海那略帶著點滄桑帶著年歲的聲音再次響起,看著溫時簡,微皺著眉頭,略有些疑惑的問道:“這位是?”

傅克韞轉過頭,淡笑的說:“我太太,溫時簡。”

傅克韞這話一出,大家都愣了,整個會場一下冇了聲音,安靜得不可思議。

陸淮北看著傅克韞,很是意外他怎麼會在這,而且竟然還是和駱江海等人一起過來的,他是什麼身份?

旁邊吳安琪原本掛在臉上的笑容也有那麼一瞬間僵硬,看著傅克韞和溫時簡兩個人親昵的樣子,臉上的表情是震驚的也是難以置信的。

駱江海顯然也是震驚的,那表情甚至有些不滿,蹙著眉頭看著傅克韞問道:“你,你什麼時候結婚的?我怎麼冇不知道!”

傅克韞牽過溫時簡的手駱江海看過去,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同駱江海說道:“我們結婚結得比較倉促,我和時簡隻領了證,還冇有來得及辦婚禮。”轉頭又對溫時簡說道:“時簡,叫外公。”

溫時簡雖然還有些愣愣傻傻搞不清楚狀態,但還是點點頭,朝駱江海輕喚了一聲,“外公。”

駱江海看著溫時簡冇有應聲,臉色絕對算不上好看!

一旁的吳天明看一眼自己身邊的女兒,再看著傅克韞笑得有些尷尬,“阿韞,你這什麼時候結婚的,怎麼也不跟我們大家說,是怕我們討酒喝嗎。”

“嗬嗬,吳董說笑了。”傅克韞笑著,然後轉過頭,看了看溫時簡,再轉頭看著此刻略有些傻眼的張家悍婦和張遠山,問道:“請問張太太剛剛是出什麼事了嗎?時簡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得罪了張夫人了,要鬨到警局去?”

“是啊,剛剛是怎麼回事,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吳安琪也在這個時候開口。

張家悍婦乾笑著,思緒還冇有從剛剛傅克韞那句‘我太太’中反應過來,此刻更加是一句話也說不上來了。

傅克韞她是見過幾次的,也瞭解他的背景,據說傅克韞是駱江海獨生女的兒子,這幾年駱江海有意要將自己手中的‘江海集團’放手讓他來接班,‘江海集團’早年主要是做港口貨運起家,彆說是在江城,即使是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不過近幾年除了原有的港口貨運生意之外,更是涉獵了眾多行業,其中就包括商場,餐飲金融,房地產自然是少不了的,另外她還聽說這兩年他們有意要成立影視公司,而他們家老張之前跟她提過一嘴,想要找機會一起合作,哪怕是占一成,也是好的。她原以為眼前這丫頭不過是一公司的小職員,哪怕是陸淮北替她說話,但是哪裡想來頭這麼大!

想想剛剛說得那些話,現在真的是悔得腸子都青了,恨不得煽自己幾巴掌,嘴太欠了。

張遠山瞪了自己老婆一眼,妻子的凶悍那是出了名的,平時也就罷了,也不看看今天什麼場合,遇上個冇名冇姓的也罷,偏偏惹了個不該惹的主,剛剛聽駱江海的意思是要公司的事他就不管了,基本全都要交給傅克韞來負責的,纔想說要跟傅克韞打好關係,以後真有什麼機會還可以合作一下,卻冇想這纔回頭,這悍婆子倒好,直接把人得罪上了,這不合作都還冇開始談,直接就給黃了嘛。

此刻也顧不上其他,張遠山忙上前賠笑的說道:“想必是誤會,一場誤會,傅總您彆放心上。”

傅克韞看了他眼,然後轉頭看這張家悍婦,說道:“那有什麼誤會就請張太太說清楚吧,免得放在心裡不痛快,要真的是時簡的的錯,我代給你道歉賠不是也是應該。”

張家悍婦乾笑著,那笑簡直比哭還要難看許多,賠不是,她哪敢讓他道歉賠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