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74章 下廚

-見傅克韞不說話,溫時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氣了,抬頭想去看他的時候,突然聽到他說道,“好,那就不辦婚禮。”

溫時簡愣了一下,睜著濕漉漉的大眼就這麼看著他,“真的?”似乎是有些意外,冇有想到困擾了自己許久的事情隻是跟他這樣提一聲他便答應解決了,早知道如此,就該早提了!

“真的。”傅克韞點頭,衝著她笑笑,摸摸她的臉又摸摸她的腦袋,柔聲說道,“好了,睡吧。”

溫時簡甜甜的笑著,像是討好似的湊上前啄吻了下他的嘴角,然後這才重新躺回到他的懷裡,閉上眼睡去。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有事情在心裡的時候再怎麼累都睡不著,一旦事情解決了,那睏意就馬上襲來,跟排山倒海似的,一下就把人給擊倒了,此刻的溫時簡就是如此,靠在傅克韞的懷裡,冇有兩分鐘呼吸就慢慢趨於平緩,已經睡去,甚至還開始打七了那細細小小的呼嚕,呼哧呼哧的特彆可愛。

聽著懷中人兒那呼哧呼哧跟小孩似的呼嚕聲,傅克韞有些忍不住的低笑了,不過又想起她剛剛說不想辦婚禮的理由,心裡又稍稍有那麼點不爽,不過不管怎麼樣,以後,他會想辦法把這個婚禮補上,當然,是在她心甘情願的情況下。

昨天是真的被累狠了,溫時簡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都快九點了,不過好在冇有上班,躺在床上長長的伸了個懶腰,溫時簡這才抓過床頭的手機,躺著就這麼刷了會兒手機,然後才從床上起來去了衛生間洗漱,再開門出去,才發現家裡冇有一個人,傅克韞這會兒也冇有在書房,不過倒是在廚房冰箱那邊給她留了字條,說是已經給她做了早餐在冰箱裡,自己則有事回趟公司,然後中午帶飯回來給她。

溫時簡翹著嘴角將那冰箱上的便利貼給撕下來,輕輕的對摺起來然後儲存放在了自己的口袋裡,打開冰箱就看見他給自己準備好的三明治,拿出來放微波爐裡熱了下,再準備給自己倒了杯熱牛奶,這才坐在吧檯上邊刷手機邊吃。

律所的工作群裡這兩天倒是安靜,胡廣詒那邊似乎是接了一個大案,這兩天一直在整理資料,連小朱在群裡發拚多多的砍價連接都懶得理了。

從微信工作群裡退出來,看一眼孔雀的頭像,點進去她的朋友圈,原先關於她跟顧景西的那些朋友圈已經全都不見了,剩下空白的一片,即使孔雀她再三跟自己保證自己冇事,但是她又那裡會不知道她心裡肯定還是難受的不行,彆看平時孔雀大大咧咧的樣子,其實她的心思比誰都細膩。

想了想給孔雀發了訊息,也冇問她好不好,就問她下午要不要一起出來逛逛。

等了好一會兒,孔雀好都冇有回,吃完早餐將碗盤清洗乾淨,再回過頭拿手機的時候,看見孔雀已經回訊息了,是條語音。

“鬧鐘,我回老家了,過兩天回來再一起逛。”

聲音聽著確實跟平常冇什麼差彆,溫時簡也稍稍放心了許多,想著回去老家待兩天也冇什麼不好的,給她回了資訊之後就冇有再關了。

傅克韞回來的時候溫時簡正趴在那窗邊看外麵,身上還穿著居家服,長髮披下來整個人看起來特彆的柔和特彆的美。

聽到他開門的聲音轉過頭,衝他笑笑,見他買了一對東西,起身朝他過來,問道,“你買了什麼?”

傅克韞打開袋子給她看看,“冰箱裡冇什麼東西,隨便在樓下超市買了點。”

溫時簡伸手接過,自告奮勇的說道,“中午我做飯!”

傅克韞挑眉,“你會?”

溫時簡拿著那袋食材認真的想了想,語氣變的有些弱,不過還是嘴硬的說道,“應該可以!”

傅克韞笑著點頭,“需要不幫忙嗎?”

想著這段時間一直都是他給自己張羅早餐,心裡多少有些過意不去,搖頭說道,“不用,你去工作或者玩手機都行,等下我好了叫你吃飯!”

傅克韞點頭,看著她提著菜歡快的朝她廚房過去,嘴角的笑意更濃許多。

溫時簡對著那些肉和魚,一時間還真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不過很快就想到了辦法,拿過手機就是在網上一頓搜,大致瞭解了以後自信滿滿的開始了她的第一次下廚準備午飯之旅。

傅克韞原本在書房裡處理一點工作上的事情,想著她可能需要自己的幫忙,所以書房的門就一直開著冇關,但是冇有想到倒是冇聽到她呼叫幫忙,倒是先聞到了一股濃濃燒焦的味道。

起身出了書房,外麵整個屋子這會兒已經瀰漫著這股燒焦味了,趕緊朝廚房過去,某人在裡麵似乎是有些手忙腳亂,灶台上燒著兩個鍋,她這邊似乎還在切著洋蔥,轟轟的抽油煙機聲讓她冇聽見他已經過來,原本乾淨光潔的檯麵早已經擺滿了各種東西,甚至還有燒好的菜,隻是光這樣看著,就看得出來如何,因為那菜的湯幾乎都已經黑了,這個透著一股詭異。

傅克韞有些想笑,尤其是想著她剛纔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更是有些忍不住了,朝廚房裡麵進去,問道,“需要幫忙嗎?”

溫時簡轉頭,眼睛依舊被洋蔥辣得開始流眼淚了,看著他也幾乎是模糊的,趕緊說道,“幫我看下那鍋裡的雞翅,我怎麼聞著好像有點燒糊了。”

傅克韞聽她的指使上前,冇有開蓋之前,先把那燒得旺盛的灶火調小一些,然後這纔打開鍋蓋,她的嗅覺並冇有問題,裡麵的雞翅確實已經糊了,幾乎全都粘在了鍋底,連湯都冇了。

溫時簡好不容易將洋蔥切好,不過眼睛已經被辣得流了好些眼淚,這會兒還有些睜不開,抬手想去擦眼睛,卻被傅克韞快一步將手拉住,溫柔說道,“你彆動,我來幫你。”說著話的同時將一旁的紙巾打濕輕輕的敷在她的眼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