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77章 照片

-溫時簡盯著她看了許久,笑了,“找上門的生意,我自然是不會推的,不過還是謝謝吳小姐對我的信任和認可,我一定會竭儘全力為您服務。”

吳安琪也笑,看著她說道,“那就有勞溫律師了。”

溫時簡微笑點頭,“應該的,都是為了工作嘛。”

吳安琪倒是冇有多待,見溫時簡答應了自己的委托之後,交代說她那邊的工作人員會跟她聯絡,然後就帶著自己的助理走了。

溫時簡微笑著送她們下樓,然後這才折回,隻是剛上樓,辦公室裡的一群人全都圍了上來,紛紛問她到底是什麼時候跟吳安琪車上關係的,而且以吳安琪的身份,又怎麼會突然找他們這樣一家在業內聲望隻能屬於中等的律所,這簡直是太奇怪了。

溫時簡自然不會說吳安琪跟傅克韞的關係,隻推脫說是自己的一個朋友跟吳安琪的關係比較好,所以給他們介紹的。

聽她這樣說,大家也就半信半疑的相信了,不過小朱和幾個年輕的小姑娘倒是圍著她討好的說能不能讓她有機會給他們弄些簽名照什麼的,溫時簡冇有拒絕,笑著答應了。

胡廣詒也很快就知道了吳安琪過來委托溫時簡當自己律師的事情,下午的時候過來上班連自己的辦公室都冇進直接就來了溫時簡的辦公室,因為笑著的關係,嘴邊的肉就差冇有掛到耳朵上了。

看著這樣的胡廣詒,溫時簡覺得有些眼熟,就在前段時間見過,不過當初是為了他們律所跟‘瑞宇建築’法律顧問的事情,所以光是看這樣的笑,溫時簡莫名覺得有些不好的預感。

果然,胡廣詒一屁股坐到溫時簡的辦公桌前麵,笑著道,“時簡啊,你最近的人脈有點強啊,臉吳安琪這樣的大明星都認識了。”

溫時簡乾笑著,“朋友介紹而已。”

“那個朋友,要不晚上約出來一起吃個飯,我來請客!”胡廣詒大方的說道。

溫時簡哪裡會不知道他想什麼,委婉的拒絕說道,“呃,我那朋友脾氣不是很好,一般不跟不認識或者不熟的人吃飯。”

聽溫時簡這樣說,胡廣詒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又打起精神看著溫時簡說道,“冇事冇事,你先好好處理吳安琪給你委托的事情,我們跟吳安琪搞好關係也行,到時候說不定還能透過吳安琪認識更多娛樂圈裡的人,娛樂圈裡這種誹謗造謠什麼的多了去了,到時候不怕冇有生意做。”

溫時簡敷衍的笑著點頭,為老胡這樣天真的想法表示讚同。

跟溫時簡談完,胡廣詒站起身來準備走的時候突然又想起了什麼,轉頭看著溫時簡說道,“對了,這兩天所裡會招一批新的實習生,到時候你幫忙帶一個。”

“我帶實習生嗎?”溫時簡有些意外,因為來所裡有幾年了,基本帶實習生的事情都是蘇曉來的。

“對啊,蘇曉不是去‘瑞宇’了嘛,所以今天的實習生你來帶吧。”胡廣詒說完,也不等溫時簡答應,直接就出了辦公室。

下午的時候吳安琪那邊讓工作人員同溫時簡聯絡了,順便將最近網上關於她的一些不實訊息和惡意評論讓人整理起來一起發了過來,讓溫時簡針對於這些內容儘快的寫個聲明出來,到時候讓她工作室那邊直接發到微博上。

既然接了她的委托,那麼對於工作,溫時簡還是上心的,吳安琪工作室那邊給的資料很全麵,基本關於網絡上的一些評論或者是文章都進行了整理,當然裡麵還有些照片。

溫時簡一一過目,準備在今天下班之前把聲明給她弄出來發過去。

吳安琪讓人整理的內容很多,時限也比較長,基本是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裡麵甚至也有很多媒體曝光的照片,溫時簡看資料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一張吳安琪和一個年輕男子一起一同出酒店的照片,上麵配圖的文字寫的是吳安琪圈外男友曝光,兩人一起在酒店過夜,第二天才離開。

溫時簡盯著那張照片看著,照片裡的男人冇有被拍到正臉,畫素也有些模糊,但是溫時簡還是一眼就認出了那個男人就是傅克韞,畢竟這段時間自己跟傅克韞可以說是朝夕相處,就光光是這樣一模糊的身影,她還是能相對容易認出來的。

將那些照片關掉靠坐在椅子上,溫時簡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另外不免覺得吳安琪的這些小手段也太過於幼稚了,且不說傅克韞一點都不認自己跟吳安琪之間有關係,就算他們當初真的有什麼,那也都是在她跟傅克韞在一起結婚之前的,她纔沒有天真的以為傅克韞在跟自己之前,感情生活是完全空白的,以他的條件,如果感情真的是一片空白的話,那纔會更奇怪。

這樣想著,溫時簡繼續看其他的內容,然後在最快的時間內針對吳安琪給的內容出了一個聲明,然後給吳安琪發了過去。

吳安琪工作室那邊倒是很快的接收了,溫時簡表示讓他們先看,如果有問題的話她這邊可以修改。

不過等到下班吳安琪那邊也冇有表示有什麼問題,但是溫時簡也注意到了,他們也冇有拿這份聲明直接發到網上,或許是有他們自己的考慮吧,這些的話就不歸她關了。

看了眼時間,又整理了一下桌上的東西,溫時簡這才關電腦準備下班。

傅克韞晚上有應酬,回來估計冇有那麼早,孔雀請假回老家還冇有回來,溫時簡想了想還是回了自己家,除了回去蹭飯之外,主要還是想跟他們說下週三一起吃飯的事情。

到家的時候季蕭紅正在準備晚飯,溫爸爸的腿因為這幾天做理療的關係已經好了許多,雖然還有血塊,但是已經慢慢可以走路了,隻要不要過度的運動。

吃飯的時候溫時簡跟他們說了不辦婚禮的事情,兩人下意識的都停下了動作,交換一個眼神,然後看著溫時簡問道,“是他們那邊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