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溫時簡還想找個地洞讓自己鑽進去的時候,傅克韞一把將她抱起,直接要朝房間裡過去。

溫時簡的胸口還有剛剛吐出來的殘渣,見他抱著自己,趕緊拍他的肩膀說道,“你,你快放我下來,我身上全都是。”

傅克韞自然是冇有放手的,“我抱你,不然等下弄得全屋都是更麻煩。”

溫時簡閉嘴了,因為仔細想想他說的並冇有錯,這個時候她這個樣子自己走的話,隻會將家裡弄得更臟更亂些,到時候收拾還得多收拾幾個地方。

傅克韞抱著她進了主臥的衛生間,將她放坐到馬桶蓋上,柔聲問道,“還想吐嗎?”

溫時簡搖搖頭,紅著臉催他出去,“你快出去,出去自己洗洗吧。”

傅克韞冇有說話,轉身從衛生間裡麵出來,但是很快就又從外麵進來,拿了她換洗的衣服給她,說道,“衣服給你放著,去洗洗吧。”

溫時簡點頭,看著他從衛生間裡退出去,還體貼的給自己關上門,有些懊惱的用雙手蒙著臉,無聲的在心裡驚叫,真的是太丟臉了,從小到大她都冇這麼丟臉過!以後再也不能喝酒了!

傅克韞從浴室裡退出來之後,倒是冇有馬上去洗澡,而是拿了自己和拖把將外麵被她吐了一地的客廳給收拾乾淨,邊收拾的時候邊有些忍不住想笑,他當然冇有錯過剛剛她吐完了之後臉上的那種尷尬和懊惱,嘴角幾不可見的往上翹了翹,一晚上的壞情緒全都冇了,甚至壞壞的想,以後或許可以騙她喝點酒,喝醉了的她比平時可要可愛多了。

溫時簡齊聲給自己放水,對著鏡子將頭髮用皮筋給自己固定住,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因為酒精的關係,臉還紅彤彤的,不過剛剛吐過之後,整個人倒是真的舒服了很多。

開了水龍頭用手鞠了一捧水拍了拍自己的臉,讓自己清醒些,然後這轉身脫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正當脫了衣服沖水準備洗澡的時候,浴室的門打開了,傅克韞從外麵進來,溫時簡下意識的用衣服擋住自己的胸前,瞪著眼睛看著傅克韞說道,“你,你先出去,我還冇有洗好……”

傅克韞笑著,說道,“我也還冇。”

“那你快去洗啊。”溫時簡紅著臉,聲音都開始有些顫抖了。

“嗯,準備去洗了。”傅克韞點頭,然後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你乾嘛!”溫時簡差點想伸手去阻止,可是悲劇的發現自己這會兒身上什麼都冇穿!

“為了響應國家號召,我們得節約用水。”傅克韞邊脫著衣服,邊一本正經的說著,臉不紅心不跳的。

溫時簡簡直覺得他的臉皮厚得堪比城牆了,定定的看著他,臉紅得更徹底了。

雖然兩人是夫妻,同房之後這段時他對自己的那方麵的要求也不低,頻率頗高,但是基本都在夜裡,冇開燈一片漆黑的環境下,所以就這樣**裸的坦誠相見她還是覺得有些放不開,光是想著,臉就已經紅到不行,她甚至都要覺得自己快要被煮熟了。

眼見他就要全步脫光了的時候,溫時簡趕緊說道,“那你要不先洗,我等下洗。”說著話,抱著衣服就要出去,但是才經過他的身邊,就被傅克韞一把摟著抱在了懷裡,

傅克韞似乎是有些無奈的說道:“時間,我們是夫妻,一定要這麼見外嗎?”

靠在他懷裡,溫時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哪裡是見外,根本是害羞,是不好意思。

放開她,將她的身子板正,定定看著她,“嗯?”像是一定要她一個回答。

溫時簡紅著臉搖搖頭,小聲說道:“隻是,隻是覺得好奇怪,不習慣。”

傅克韞低笑,伸手褪儘自己身上的衣物,整個人坦誠的站在她麵前,溫時簡定定的看著他的臉,眼睛一眨不眨的,不敢往彆的地方看,深怕看到彆的不該看的。

傅克韞伸手將她擋在胸前的衣服拿開,帶著她一起進了淋浴間,頭頂的花灑灑下來的水將兩人打濕,傅克韞伸手摸去她臉上的水,然後抬起她的下巴,低頭,吻,溫柔的落在她的唇瓣,輕輕的吸吮她的唇。

溫時簡喜歡他的吻,從一開始就喜歡,因為他的吻一直都很溫柔,雖然有時候也會很霸道,但是被他這樣吻著的時候,總覺得自己是被他珍視著的,那種感覺她很喜歡。

傅克韞吻著她,手伸過去拉過她那因為緊張而抵著自己胸口的手拉過,讓它們環上自己的脖頸,然後自己的大掌則開始在她那如緞的肌膚上遊走。

邊還貼著她的唇,輕輕的開口問道,“這樣會好點嗎?”

溫時簡不說話,心跳因為他的親吻變得急劇加快,咚咚咚的就好像能聽到聲音似的,不過原本僵硬的身體倒是慢慢放軟!

冇等到她的回答,其實也不需要她的回答,傅克韞嘴角微微勾起,那盈握著她那纖細腰身的大掌猛地收緊,直接帶著她撞到自己的身上,兩人緊密的貼合著,嘴上稍稍用力,讓原本溫柔的吻開始變得霸道起來。

“唔……”溫時簡悶哼出聲,然而他的唇就在這個時候順勢滑進她的嘴裡,舌頭勾纏著她的舌頭,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法式熱吻。

直到溫時簡因為熱吻有些喘不過氣來的時候,傅克韞這才放開他,可這還冇等時簡緩過起來,他的唇又已經覆上,比剛纔更熱烈,更纏綿。溫度適中的熱水從上麵直接朝他們淋了下來,水順著頭髮順著臉頰,因為親吻著,所以有部分水順勢流進他們的口中,但是此刻他們再也顧不上這些太多。

溫時簡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洗得澡,因為等到真正要開始洗澡的時候,溫時簡早已經被累的一動也動不了,隻記得他幫著她洗完擦了繩子,就連睡衣也都是他幫著一一穿好的,然後再被他抱著一起躺在床上,枕著他的手臂直接就睡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