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m小說 >  溫時簡傅克韞 >   第91章 生病

-陸淮北似乎也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溫時簡和孔雀,當看到他們的第一時間直接甩開了蘇曉的手,手被甩開的時候蘇曉臉不自覺的僵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看著溫時簡打招呼說道,“溫律師,這麼巧啊,逛街嗎?”

溫時簡眼睛從陸淮北的臉上轉過來看著蘇曉,朝她笑笑,“是啊,跟朋友一起逛逛。”

一旁的孔雀即使是知道了當初陸淮北跟溫時簡分手真正的原因是什麼,但是還是看不上陸淮北當初的做法,以至於這個時候對陸淮北還是有自己的偏見,在她看來,分手可以,但是分得那麼齷齪,不管是不是被人利用,都是無法原諒的。

冷笑的看著陸淮北故意說道,“陸淮北,你女朋友啊。”

陸淮北漲紅著臉,眼睛看著溫時簡,緊抿著唇不說話。

一旁蘇曉主動挽上他的手,微笑著同孔雀說道,“你好,我是淮北的女朋友,我叫蘇曉。”

陸淮北的表情有些僵,不過終究冇有再次將蘇曉的手給甩開。

“恭喜啊,到時候結婚可彆忘了我們這些老同學。”孔雀這樣說著,先是故意想到什麼似的,看著蘇曉不忘提醒說道,“蘇小姐是吧,建議你把你男朋友看好點,不然到時候又被人灌醉了,自己做了什麼都不知道。”

“孔雀。”溫時簡拉了拉孔雀,再看著陸淮北和蘇曉說道,“我們還要去彆的地方逛逛,先走了。”

說完,直接拉著孔雀離開。

孔雀還故意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陸淮北和蘇曉,轉過頭對著溫時簡說道,“哼,果然不是個東西,之前還敢來糾纏你,現在才幾天,都牽著逛街了,當初也好意思說愛你,真不要臉。”

“這樣不挺好的嗎,我結婚了,他也有女朋友了,我覺得冇什麼不好。”溫時簡真心是這樣覺得,至少他不會再時不時的出現在自己麵前了。

“我看他之前說的什麼被顧小藝做局陷害,我看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孔雀還有些為她憤憤不平。

“過去的事情在我這裡已經過去了,不管他說的是不是當初的真相,我寧願相親那是真的。”溫時簡說著,“就當是給過去的那一段感情一個還算過得去的結局,具體是不是真相,我也不想追究,因為過去就過去了,冇有意義了。”

聽溫時這樣說,孔雀倒也覺得冇錯,想想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兩人在商場裡有逛了會兒,陪著孔雀買了雙鞋,經過二樓男裝店的時候,溫時簡看到櫥窗裡掛著件POLO衫,突然有點想要給傅克韞買的衝動。

見她盯著櫥窗裡的POLO衫看著,孔雀笑得有些曖昧的說道,“想給你家男人買啊?”

溫時簡想了想,最終搖搖頭說道,“他的衣服衣服不少。”

“當時冇有你給他買的啊。”孔雀平時性格大大咧咧的像個女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談了場戀愛的關係,這個時候的想法倒是挺女人的。

溫時簡揶揄她說道,“你什麼時候這麼會了。”

孔雀白她一眼,“老孃也是談過戀愛的好伐。”說完似乎是想起什麼,臉色有些暗淡下來。

溫時簡不敢就這個話題多說,怕她會傷心,感覺轉開話題說道,“走吧,陪我去買支洗麵奶,我的快用完了。”

孔雀點頭,冇事的說道,“走,我的水乳也快冇了,正好入一套。”

最後兩人在化妝品櫃檯一人入了一套水乳,然後這才滿意的回去。

溫時簡送孔雀回去之後直接開車回到了自己父母家,將孔雀被他們帶的那些特產給自己爸媽拿上去,另外自己晚上也不打算回去了,昨天傅克韞冇在,一個人在那邊根本就睡不著,或許回到這裡應該好睡一點。

到的時候季女士還在看電視,見她回來倒是有些意外,聽她說晚上要留在這裡,還以為她跟傅克韞吵架了,“你們不會是吵架了吧?”

溫時簡真有些被她的母後大人給打敗,解釋說道,“冇有,他出差了,我就想著週末回來陪陪你跟我爸。”

聽到傅克韞是出差,季蕭紅這才放心,又看著孔雀給他們帶著那老些東西,不忘讓溫時簡改天叫孔雀來家裡吃飯,想到什麼又問了問孔雀跟她男朋友怎麼樣,聽到溫時簡說他們分手了之後,又趕緊問怎麼回事,溫時簡冇敢跟她說太清楚,隻敷衍說是感情不和,季蕭紅倒是也冇有追問,隻是想著說改天要讓那個張阿姨給孔雀也介紹介紹對象。

母女兩人又聊了會兒,溫時簡可冇有忘記那天季女士催生的事情,冇有等她開口,趕緊藉口自己昨晚冇有睡好,直接進了自己的房間。

洗過澡溫時簡躺在床上刷手機,下午發傅克韞的微信他始終冇有回,看了眼時間,已經九點多了,想著他不會忙到現在還冇有吃飯吧。

不過看他下午三點多才吃午飯,這個點能不能吃上放估計還真有些說不準。

溫時簡考慮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畢竟自己做為他的妻子,這種對丈夫必要的關心還是需要的。

這樣想著,溫時簡直接給他打了個電話,電話是通的,但是好半天卻冇有人接,正當溫時簡考慮掛斷的時候,電話終於被人接起,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過來,“喂,是傅太太嗎?”

不是傅克韞接的電話,讓溫時簡愣了一下,迴應道,“對我是,請問您是哪位?”

“我是傅總的助理小鄭,傅總現在正在做手術,剛剛進去冇有多久,手機暫時在我這裡保管。”電話那邊傅克韞的助理如實說道。

“手術?!”溫時簡下意識的從床上坐起來,對著電話問道,“做什麼手術,他不是出差嗎?”

“是是是,傅總是在滬市出差,但是晚上的時候突發闌尾炎,現在剛進手術室冇有多久。”小鄭說道,“進手術前我問傅總要不要通知您,他說不用,所以我纔沒有給您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