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時辰之後。

“砰!”

一道黑色的身影狠狠的砸在一道看不見的牆上,而它的胸口,插著一把赤紅的長劍,把它牢牢的釘在牆上。

下一個瞬間,劍下的軀體消散,化為黑煙,一股腦的朝著蕭子寧的手心鑽去,血煞劍哐噹一聲掉在地上。

蕭子寧熟練的席地而坐,主動運轉靈力去引導那股進入體內的黑煙。

不及蕭子寧多想,熟悉的劇痛席捲他的全身。

————————

一個時辰之後。

一雙鷹眸在黑暗之中猛地睜開,蕭子寧身上淩厲的氣息還未褪去。

他騰地一下站起身來,直接踏上了前往第十個平台的階梯。

“接下來是第十層,打過這一關,就隻剩五層了。”

不知為何,越是靠近頂層,蕭子寧的心越是煩躁,他體內的靈力也跟著暴躁起來。

隨著心境的變化,蕭子寧的內心深處似乎誕生了一絲怨念。

“若是真的想給我什麼東西,為什麼不直接給我,還要這麼大費周章?”

蕭子寧眸中一絲戾氣閃過。

“噠——”

隨著他腳踏上第十層平台我,畫麵瞬間變幻。

“嗖嗖嗖——”

淩厲的破空聲傳來。

迎麵就是幾枚極細的毒針射來,毒針被毒物浸泡成黑色,在昏暗的環境下,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

蕭子寧並冇有看到,而是憑藉他強大的空間感知力感受到的。

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本能的朝著一旁躲閃而去了。

蕭子寧手中血煞劍瞬間出鞘。

刹那間,赤紅的劍芒鋪天蓋地的落下,在蕭子寧正前方,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在飛速的躲避。

蕭子寧目光微顫,這具傀儡竟然跟他之前見到過的不一樣,臉上仍舊是用麵具遮擋著,但是身材卻完全不同。

眼前的傀儡身材凹凸有致,長髮高高束起,顯然是一個女人的模樣。

“砰砰砰——”

那具女傀儡接連幾掌拍出,可怕的掌風將蕭子寧的劍芒直接震碎,而後朝著蕭子寧狠厲的拍來。

蕭子寧也不甘示弱,也同樣幾掌拍出,兩股掌力相撞,空間一陣陣激顫!

蕭子寧蹭蹭蹭退後幾步,體內靈力翻江倒海,他壓下那沸騰的靈力,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厲色。

他腳下一踏,整個人逆空而上,身上靈力瘋狂的朝著血煞劍彙聚。

“七殺劍陣!”

蕭子寧在六階的時候使用七殺劍陣,還需要彆的高階劍輔佐,但是現在,他已經能夠隻用血煞劍就能幻化出七殺劍陣。

七柄巨大的煞氣之劍形成,它們自發形成了一道劍陣,將傀儡困在陣法中間。

蕭子寧的嘴角出現一抹笑意,看見傀儡在陣法之中遭受一輪又一輪的劍芒,心底掠過一絲奇異的快意。

他抬起了手,手中電弧閃爍,“死吧!”

忽然。

“砰!!”

蕭子寧的身體被狠狠的拍出去,砰的一聲巨響撞在了那道無形的牆上,口中鮮血噴出。

他腦袋嗡嗡的,整個人都是懵的。

發生了什麼?

蕭子寧喘著大氣,拭去嘴角的血跡,目光驚愕的落到自己剛剛所站的位置上。

那裡,站著一具成年男子的傀儡之軀,他徹底蒙了,看向那被七殺劍陣困住的傀儡,再看一眼自己眼前的傀儡。

第十關,竟然有兩具傀儡!

蕭子寧腦子有些發懵,他發現自己進入了一個誤區,前麵的九個平台都是一具傀儡,導致他認為,每一層,都隻有一個傀儡。

但事實上,從未有任何事情證實過這一想法。

他大意了。

“居然被冇有意識冇有感情的傀儡戲弄了……”

蕭子寧咬緊了牙關,心頭猛然竄起一把火,他怒吼一聲,身形去消失在原地。

下一瞬,他便出現在那傀儡的頭頂,血煞劍劈斬而下!

那傀儡不躲不閃,也揮動手中的長劍,斬向蕭子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