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永薇微微愣神。

接過包裝盒,回床邊打開。

裡麵赫然是一套裙裝。

裙裝的上麵,附帶了一張便簽:

“換上!兩個小時以後,我過去找你!”

冇有署名。

然而,這並不影響楊永薇猜到是誰。

拎起包裝盒裡的裙子看了看,她輕咬嘴唇,嘀咕了一句:“審美還不錯……”

兩小時以後……

噔噔噔……

外麵走廊裡,有雜亂的腳步聲響起。

楊永薇抬頭一看,就見兩名看守押著一名人犯經過。

人犯頭上戴了黑色頭套,看不清頭臉。

但身上穿的衣服,卻跟她剛剛換上的那條裙子一模一樣。

“唔?”

楊永薇忍不住皺緊了眉頭。

直覺告訴她,這條裙子好像不太對勁。

又過了幾分鐘……

一名看守到門口站定,朝她勾了勾手。

口中卻是喊道:“犯人提審,老實配合!”

說著,遞過來一個黑色頭套。

刹那間,楊永薇心頭劃過一絲恍然。

黑色頭套和裙子,都是為了掩飾她曾經被帶離地牢的事。

她默不作聲的戴上黑色頭套,跟著看守離開。

不多時,拾級而上,出了地牢。

“可以摘掉頭套了!”

看守溫和的提醒。

楊永薇依言而行,再抬頭,就見看守指了指外麵大院一角停著的一輛博速G級越野車,說道:“葉顧問在那裡等你!”

“謝謝!”

她欠身致謝,邁步到那輛越野車的旁邊,開門上去。

駕駛座上坐著的,果然是葉侃。

“幾天不見,想我了冇有?”

葉侃笑眯眯的問道。

“……”

楊永薇瞄他一眼,冇有說話。

“看來是想了!”

葉侃自說自話一樣說道:“這是猛不丁的看見前任未婚夫,不好意思開口說。”

“能不能彆這麼無聊?”

楊永薇無奈的歎息一聲,嫌棄道:“還有,你明明可以直接去牢房找我,卻大費周章,讓人演戲,悄悄把我帶出來。有必要嗎?”

“有的!”

葉侃咧嘴笑道:“以咱倆的關係,地牢真心不是適合見麵的地方。”

咱倆的關係?

咱倆什麼關係?

楊永薇心裡有點煩躁,有些疲憊的靠在車座靠背上,不耐煩的問道:“你找我有事吧?能不能直接切入正題?”

“也可以!”

葉侃聳聳肩膀,說道:“曾副主管告訴我,是你主動要求,跟專家團其他成員一起進牢房的。我想知道——為什麼?”

“如果不進牢房,我就暴露了,再難去的櫻花國那邊的信任。”

楊永薇說道:“加入我跟他們共進退,就冇問題。”

理兒,是這個理兒。

隻是……

“然後呢?”

葉侃追問道:“再跟他們一起回櫻花國?”

“櫻花國的生命協會,遠冇有外界看上去那麼簡單,更冇有九州特權組織可能已有的瞭解那麼簡單!”

楊永薇說道:“而我,已經深入其中。我覺得,你一定希望我留在那邊做你的內應。最起碼,可以給你傳遞一些有價值的資訊。”

“呃……”

葉侃不太希望。

儘管,楊永薇的考慮,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葉侃更加擔心臥底這種事的危險性。

畢竟,楊永薇不僅僅是他的前任未婚妻,更是他的奴隸,還做了他的女人!

他冇有讓自己女人置身險境,行走於刀尖之上的習慣。

“謝謝你替我考慮。”

葉侃皺皺眉頭,說道:“不過,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原因嗎?”

“冇有!”

楊永薇搖頭道。

“既然這樣,那這事到此為止!我這就給曾副主管打電話,公佈你身份,跟櫻花國那幫人劃清界限!”

葉侃說著,就要摸手機。

“彆!”

啪!

楊永薇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臉色略顯驚慌。

葉侃深深看著她,說道:“我就知道,你還有其他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