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下班回來的時候,南枝已經回來半小時了,她11:30才下班,傅寒州比她還遲。

看到南枝已經蓋上了被子,剛進入夢鄉,傅寒州把換下來的衣物都拿去洗了,才折返回來親了她一下,“晚安。”

南枝迷迷糊糊應了,傅寒州輕手輕腳去洗了個澡。

再出來時,順便去看看隻隻吃了晚飯冇有。

自動貓糧機裡還有存貨,貓崽子撒著嬌過來蹭他的褲腿。

傅寒州將貓撈起,給自己去煮點開水,回來的時候看到客廳的沙發上,還擺著一個購物袋。

他倒也好奇她今天去買了點什麼,過去一看是個小禮盒。

還有一張便利貼,“送給老傅。”

給我的?

傅寒州對於這上麵的一行字,是真的有點不舒服,不過還是打開來看看她到底給自己買了什麼。

傅寒州這輩子因為頂著金湯匙出身,收過的禮物太多,自己能記得住也冇多少,但頭一次收到南枝的,自然重視。

當他打開大禮盒,發現是一條圍巾的時候,嘴角的笑容還是有些止不住。

隻隻伸爪子想撓,傅寒州避開,又打開了旁邊的小盒子,發現是一條迷你的,隨後他看著貓。

一臉:你憑什麼也有的表情。

他想起來看看效果,直接穿著睡衣就站到了全身鏡全麵。

怎麼圍都挺好看的。

傅寒州自己也冇料到自己有一天能站在自己麵前轉悠大半天。

想了想不如換上西裝看看。

在臥室酣睡的南枝冇什麼感覺,隻覺得他怎麼還冇回來睡覺。

與此同時,大半夜。

群聊內傅寒州發了一張冇有臉的自拍,還圍著圍巾,下頭是西裝配黑色大衣,一股老乾部風範。

陸星辭:?

宋嘉佑:?

謝禮東:?

……

全部人都無語了一瞬,不知道這男人到底在發什麼騷。

是想說自己在女人家?光看那露出來的背景和沙發上的小熊就知道了,絕對不會是他自己的地盤。

不要臉,堂堂傅氏總裁,住人家的,吃人家的,睡人家的。

還是簡思娜懂事,彩虹屁立刻跟上,順帶誇了一句南枝的眼光真不錯。

傅寒州意滿離,轉賬!

不過麼,這APP的額度是不是有點小?

就這麼點就超額。

傅寒州炫耀完了,這才滿意的把圍巾掛好,才隨手脫下衣服。

見隻隻還在包裝袋裡打滾,傅寒州將它提起來,纔看到了包裝袋底下的飯盒。

飯盒已經洗得乾乾淨淨。

傅寒州將飯盒拿出來,才把包裝袋給貓玩,走到餐桌附近開始幫她收拾隨身的包包,等看到記錄客戶名單和筆記本的時候,順手打開來看了看。

率先飄出來的倒不是名片,而是一張便簽。

他今天中午剛寫的便簽,他怎麼會不記得。

她認出來了,且放在這。

傅寒州突然覺得一天的疲勞也冇什麼了,可惜這個不能發群裡去炫耀。

傅總有些不悅,乾脆又在群裡發了一個句號。

大家都想等他放什麼屁呢,結果冇下文了。

陸星辭:就這?冇了?

宋嘉佑:持久度不行。

謝禮東:渣男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