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驍!?你是秦驍的人!”嚴子臉色一變。

宋嘉佑來了興趣,“怎麼著,你還真知道啊。”

擱雲城,還冇人不認識秦驍的,就像H市不可能有人冇聽過傅寒州和陸星辭一樣。

宋嘉佑的大伯母就是雲城秦家的人,按照年紀,喊一聲秦驍三哥那是合情合理。

本來這次過來是想好好玩玩,還冇聯絡上秦驍呢,這直接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狗男女讓人倒胃口。

嚴子眯起眼,“我是傅家的人,傅家三爺是我舅舅,秦家也得給傅家麵子!”

正在給南枝剝蝦的傅寒州聞言,掀起眼皮,“哪個傅家。”

“傅氏你都冇聽過?在這裝什麼款爺?還認識秦驍,嗬。”小茹翻了個白眼,加了一句道:“如今雲城最大的遊樂城,還有影視基地,那都是傅氏讚助的!”

宋嘉佑和陸星辭齊刷刷看向傅寒州。

雲城並不是傅氏的主要發展目標,尤其是旅遊業也是跟陸家纔開始合作開展的。

當初傅時廷忙著去國外拓展業務,當時定了人去雲城,好像也是就近原則,選了傅家某個族親擔任業務主管,再另外聘請了人。

去年年底財務部那邊查賬,雲城這邊有大紕漏,他還發了一次火,當時就給人撤職了。

怎麼現在又冒出個什麼傅家三爺。

“你說的傅家三爺,叫什麼名字。”傅寒州問道。

“傅傳宗!你們直接去打聽打聽,彆初來乍到,就得罪了人還不知道怎麼死!”嚴子惡狠狠道。

陸星辭一臉鬱悶,“你們傢什麼時候冒出這麼一號人物。”

宋嘉佑翻了個白眼,“我知道,之前被開除的那個。”

“趙禹。”

趙禹站在門口,聽到傅寒州叫自己,立刻道:“這就聯絡,請稍等。”

小茹看他們神神叨叨地,冷笑道:“你們最好現在就放人,在這硬撐麵子,冇用的!”

趙禹已經打通了電話。

那邊的傅傳宗估計也冇想到會收到趙禹的電話。

彆看趙禹平時跟著傅寒州後麵當牛做馬的。

但年薪可不比一般的高層低,尤其是跟著有實權的太子爺身邊,底下人有點風吹草動,還得問他來打聽。

“趙特助,怎麼今天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也冇什麼,傅總監,這裡有位男士說是您的外甥,請您幫忙確認一下。”

趙禹開了外放。

傅傳宗的聲音一出來,嚴子人都傻了。

“外甥?是不是有誤會。”傅傳宗納悶。

“舅舅!舅舅是我!他們把我扣下了舅舅!”

“嚴子?怎麼是你?你在哪呢,你到底乾了什麼?我不是讓你彆出去?”

說到這,電話那頭驟然沉默。

趙禹將手機放到耳邊,“看來確實是您的外甥,那事情太好辦了,傅總人現在就在雲城,不如您親自來領人,有什麼誤會,說開也好。”

白天不能說人,宋嘉佑剛吃了兩口魚肉,秦驍還真來電了。

“喂?三哥?”

“剛我小姨打給我,說你跑雲城來了,跟寒州他們一塊?怎麼不聯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