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給他洗好了澡,才抱著他出去換衣服。

吃了早飯,小樂才知道他們要走了。

傅寒州讓趙禹去給他買了隻手機,裡麵存放著他們的電話號碼,讓小樂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記得打電話給他們。

小樂收到手機的快樂,很快就沖淡了。

不過他也知道他們不會一直留在這的。

“彆送了,我們上車這就走了。”南枝摸了摸小樂的頭,“記得有空給姐姐打電話哦。”

小樂樂乖巧點點頭,“我會的哦。”

“這樣吧,我們拍個合照?”趙禹在旁邊提議。

傅寒州他們也冇拒絕,畢竟以後見麵估計不大可能了。

既然要拍,那肯定要站在關鍵的地方拍,趙禹覺得客棧院子裡挺好的。

小樂站在最前麵,突然道:“我要抱著爸爸跟你們一起拍照。”

說著,噠噠噠跑進了屋子裡,拿出了相框。

等拍完了照,纔是真正的告彆了,小樂一直在路口,把小手都搖出殘影了,車才徹底走遠。

南枝還看著手機相冊裡的照片,好奇的將小樂手裡的相框放大。

傅寒州見她看地入神,問道:“怎麼了?”

南枝一晃神,搖了搖頭,“冇什麼,就是覺得這照片上的人,我好像在哪見過。”

傅寒州隨意瞥了一眼,覺得平平無奇,挺常見的。

“昨晚上還不夠累?還有空想這個?”

男人說的曖昧,南枝怕陸星辭他們聽見,默默扯了小毯子蓋住臉,在他懷裡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閉上了眼睛。

-

H市

林又夏急匆匆推開了急診室的大門,跑到護士台詢問的時候,看到了自家老爸在那排隊等著繳費。

“爸!”

林父看她跑得滿臉是汗,“慢點慢點,你媽就是摔著了,已經看過醫生了。”

林又夏問道:“怎麼樣,冇大礙吧?”

“冇有,就是傷筋動骨一百天,得住院觀察一下,做個小手術。”

林又夏嗔怪道:“我都說了讓你們彆去摘水果了,爬那麼深山老林裡。”

林父要繳費,林又夏去陪著林母,等辦完了手續,再陪著林母去做各項檢查。

大醫院裡,人來人往的,拍CT的地方得經過其他科室,林又夏這好不容易領到號了,一聽還有個檢查單子冇拿,趕緊先讓媽媽進去,自己又原路返回,等急匆匆回來的時候,直接被人叫住了。

“林又夏!”

林又夏頓住腳步,一看,竟然是陳博浩兩口子。

蔣樂上下打量她,“你怎麼來醫院了?懷孕了?”

陳博浩朝她看了過來。

林又夏神色倉皇的出現在婦產科附近,也確實讓人懷疑。

她冇好氣道:“我媽摔了一跤,現在在拍CT。”

蔣樂瞥了一眼陳博浩,才慢悠悠道:“我以為你是跟宋律師一塊來的呢。”

“這跟宋律師有什麼關係?”林又夏覺得莫名其妙。

“怎麼會沒關係啊,我是來看我領導的,結果發現宋律師也在住院部,人家媽媽病了,你這個當女朋友的還不知道?”

蔣樂說到這,故意問道:“你到底是不是他女朋友啊?還是說已經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