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要不是現在前方失手,都被人把握其中,肯定是要雙手抱胸轉頭戲謔一句,“傅甜甜,你太傲嬌了。”

想她哄就說嘛,非要拐著彎。

而且傅總的氣量,看來也不大好。

還冇等傅寒州再往下進攻,南枝主動鑽進他懷裡,手指在他腰窩上打著圈,環住他勁瘦的腰身。

“好不好嘛~”

“人家好歹是我的大客戶。”

“維護客戶資源,不也是很重要的一環,你要賢良淑德呀。”

傅寒州前麵還挺享受的,後麵那句賢良淑德……

“賢良淑德就得空守閨房,傻子才乾,王寶釧等薛平貴那麼多年,但凡是我閨女,我打斷她的腿。”

南枝踮起腳,親了他一下,“那我等你呢?”

她倒是要看看,他能說點什麼。

傅寒州冷眼看她,“我纔不會放開你的手。”

“就打個比方,如果你不在了,你希望我等你一輩子,還是再找一個?”

傅寒州一把將她摟緊,這次,力氣都冇收斂。

南枝都快喘不上氣了。

才聽他甕聲甕氣道:“如果我活著,無論你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想儘辦法讓你回到我身邊。”

“如果我死了。”

男人語氣沉沉,“我想你找一個,比我更好的男人照顧你,我捨不得你一個人麵對這世界。”

人是害怕孤獨的。

他的枝枝,當然該享受這世上最好的一切。

她還會有很多人愛他。

傅寒州說出這句話,連自己都嚇了一跳。

原來,比起占有,他竟然更希望,她過得好。

什麼時候,自己是這麼高風亮節的一個人了。

南枝的心陡然一軟,“我心裡裝你就累死了,哪有功夫再去找一個。”

“你以為,這世上有很多個傅寒州麼?”

能遇到,已經很不容易了。

……

等南枝脫身,換好衣服下樓的時候,脖子上還圍了一條絲巾。

雲城的夜晚其實還冇到這個份上,所以南枝更尷尬的,表麵上強裝鎮定,實則心裡生怕彆人看出什麼來。

小A不遠不近跟在後麵。

南枝剛出酒店門口,就看到了停在門口的車。

費銘隔著車窗,跟她打了聲招呼。

隨後下車替她開車,“好像又漂亮了。”

南枝笑了笑,“費先生,您天天跟超模明星待在一塊,我可把這話當真了。”

費銘失笑,“我從不誇大其詞。”

上車後,車子很快駛離酒店門口。

頂樓陽台,慾求不滿的男人身穿浴袍,一直目送車子離開。

“傅總,這個費銘半年前剛離婚,前妻分走了他大半身價,連兒子也帶走了,現在算是圈子裡,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

有錢有品位,又有人脈資源的時尚圈人,從不缺乏美人。

“你覺得南枝能看上他?”傅寒州涼颼颼問道。

趙禹立刻道:“我相信南小姐是有品位的人。”

“那還查什麼,算好時間,半小時後後我去接她。”

趙禹:……

傅總你吃醋可以說的再傲嬌一點,不用管我死活的。:)

費銘冇去太遠,就在酒店附近的露天咖啡廳找了個位置。

“上次見麵,還是兩年前?”費銘想了想,開了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