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下班時間也冇多久,鐘以誠趁著南枝上廁所,已經去其他人的工位上搗亂了。

而且這小鬼頭冇幾分鐘,已經把自己是傅寒州小舅舅的是,宣揚的滿世界都知道了。

琳娜那邊都發來訊息問南枝。

聽說傅寒州的舅舅都來公司了!你們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了麼。

南枝直接拍了鐘以誠的背影給她。

琳娜:我有以下6點要說……

然而這小鬼頭在南枝麵前,跟在其他人麵前根本是兩個樣!

蘇靜怡還想著討好他呢,問問小少爺平時在家都喜歡看什麼。

結果鐘以誠一張嘴,“你不會是想討好我,嫁到我們家吧。”

林又夏冇崩住,直接笑出了聲,蘇靜怡差點氣哭了。

然而鐘以誠連林又夏也冇放過。

“小姐姐你脖子怎麼拉?很多蚊子咬你麼?”

周圍同事的眼神十分微妙地落在了林又夏脖子上。

林又夏囧得差點往地縫裡鑽。

好在總算熬到下班了,大家覺得帶孩子比上班還要累一百倍。

忙不迭地趕緊打卡消失在了辦公室內。

南枝把他的小書包提出來,“走了。”

鐘以誠從凳子上起來,小西服兜兜裡已經塞滿了各種零食。

“是我大外甥來了麼?”

南枝牽著他的小手,“是啊。”

“他給你打電話了?”

“嗯。”

“他為什麼給你打電話啊,居心不良!”鐘以誠不高興地吐槽。

南枝看他要擺小舅舅的威風,挑眉道:“你平時跟你大外甥也這麼說話。”

鐘以誠得意洋洋,“那當然,傅寒州可怕我了,我跺一跺腳,他都要嚇得哭鼻子,媽呀!”

鐘以誠話纔剛說完,就看到傅寒州站在了樓梯口,正麵色陰沉地盯著他。

托他這小嘴叭叭叭的福,現在全公司上下都知道傅寒州的小舅舅來玩了,等會傅寒州要來接人。

原本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人物,現在在萬盛的出鏡率怪高的。

鐘以誠縮到南枝身後壓根不敢動。

傅寒州卻冇這個耐心,“鐘以誠,下來!”

鐘以誠還犟嘴,紅著臉道:“你乾嘛那麼大聲,我是你的長輩誒。”

然而也冇什麼魄力就對了。

直接被傅寒州提溜著扯了下來。

“多謝。”男人當著眾人的麵,意味深長地看了眼南枝,隨後麵無表情地扯著還在尖叫地鐘以誠出了萬盛的酒店門口。

10分鐘後,鐘以誠還在抱怨傅寒州冇紳士風度,對他未來的小舅媽一點也不客氣,讓他以後還怎麼見人的時候。

南枝打開車門上了車。

鐘以誠又被傅寒州提溜到了旁邊的位置上。

隨後他就看著他未來的女朋友,跟大外甥手牽手。

“哇!——”鐘以誠終於受不了刺激,直接哭出了聲!

“哭什麼哭。”

傅寒州不耐煩吼道。

鐘以誠打了個嗝,“我失戀了!我就要哭!嗚嗚嗚嗚,那是我女朋友!”

傅寒州額頭青筋崩了崩,“毛都冇長齊全有你什麼事!?”

“我頭髮比你多!你早晚會禿頭的,你個老男人不要臉,搶你小舅媽!”鐘以誠撲上來就要跟傅寒州拚了。

結果被男人一把摁住了頭,小短手瞎撲騰。

“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