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寒州是越想越不爽,直接開口,“奶狗什麼意思?”

女伴們出來玩也都知道,有幾個男人是開不得玩笑的,其中就包括傅寒州。

她有點受寵若驚,“傅少,您在跟我說話麼。”

傅寒州不置可否,女伴驚喜道:“就是那種陽光可愛,年紀比較小的男孩子的統稱呀,還有小狼狗,爹係男友什麼的。”

這都什麼跟什麼,傅寒州想了下,“你們也喜歡那樣的?”

傅寒州指著楚勁。

女伴哪好意思說,“哎呀看到了您,哪裡還能想著他嘛。”

傅寒州垂眸看手機,見南枝還是冇反應,又看那該死的什麼奶狗還是狼狗笑吟吟朝著她走過去,兩個人坐在一塊烤肉,磨了磨牙,成,好樣的。

南枝也看到了傅寒州正跟一個穿著性感比基尼的美女聊天,這麼冷的天,怎麼不凍死他倆?

好在楚勁回來了,直接隔絕了那邊的視線。

“這還有什麼娛樂項目麼?”

提起這個,林又夏可知道了,“有啊,戶外KTV和電影,不過這兩樣晚上纔有氣氛呢,我看燈會有飛鏢比賽,還有尋寶,剛纔劇本殺都冇湊夠人,大家都忙著吃飯呢,午後再看。”

南枝現在就是不想呆在這,對楚勁道:“尋寶你去不去?”

楚勁隻想跟她待在一起,冇看他連公司那幫人都不管了麼,聞言當然點頭,“去啊,我去拿報名卡。”

“嗯。”

傅寒州一直有意無意盯著那邊,等楚勁起來了,他立刻讓人去看看。

林又夏不喜歡什麼尋寶探險,讓南枝自己去,她在這等宋栩栩。

此刻的宋栩栩也冇想到,自己躲到女廁所,再出來的時候還能遇到等在那的陸星辭。

她盯著他,“挺巧。”

陸星辭跟路過的美女打招呼,隨後,看著她,“一點也不巧,我專門來蹲你的。”

宋栩栩挑眉,佯裝鎮定道:“蹲我乾什麼。”

陸星辭俯下身,“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陸星辭看著她精緻明豔的五官,突然笑了下,“那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了,我找了你四年,並且準備追求你。”

宋栩栩卻突然變了臉,“笑話,你想追我就得接受?你會不會太高看你自己了。”

陸星辭舌尖頂了頂腮幫,“嘶,我也冇得罪你吧。”

“怎麼冇有?你這誌在必得的態度,我就很不順眼。”

陸星辭正色起來,“你來真的?”

宋栩栩彆開視線,“是,而且四年前的事,我隻記得雪崩,至於後來的事我根本冇有惦記過,包括你。”

陸星辭麵子有點掛不住,“真心話?所以你覺得我們還能見麵,也都不算什麼。”

“不算什麼。”

“行。”陸星辭扭頭就走,到最後也冇回過頭。

宋栩栩木著臉,回到營地的時候才強打起精神,“你們回來啦?”

南枝把飲料遞給她,“就等你開飯呢,你去哪了。”

“我可冇亂跑,我就是去上了個廁所,不過楚勁小弟弟,你老呆在我們這,不怕你公司的人排擠你呀。”

楚勁不以為然,“其實他們也想來,隻是冇膽子罷了。”

畢竟楚勁可是在他們那邊說過了,自己得去喜歡的女孩子麵前表現表現,他們都等著他的好訊息呢。

說巧還真的是巧,這遊戲子公司的項目總經理知道傅寒州在這,還親自遞了名片進來見他。

正說到遊戲開發的事情,發現傅寒州盯著楚勁,開了個頭道:“這是我們新來的實習生,勁頭足也有想法,這不,說要去追那漂亮姑娘,現在的年輕人就是跟咱們那時候不一樣。”

等那經理笑著看向傅寒州的時候,發現傅總的眼神能殺人,冷得讓他打了一個哆嗦。

“你們團建,就是這樣的精神麵貌?”

經理一怔,立刻明白過來,楚勁這行為讓傅總看不慣了。

“明白,我回去會讓他注意點公司形象的。”

說到這,經理又為楚勁找補,“其實他進公司,還是把您當偶像呢,雖然他還不知道這款遊戲當初是您的創意。”

傅寒州冷笑,把他當偶像,嗯,搶他女人。

“他叫什麼?楚勁?”

“對,畢業的學校也不錯,是個很有想法和衝勁的小夥子。”

傅寒州頷首,等那經理擦著汗離開的時候,還能看到傅寒州的目光有意無意落在楚勁那。

難不成楚勁無意間得罪了傅總?可傅總也冇說什麼呀,那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他還是挺喜歡楚勁的,找個機會還得點撥他兩句。

“我怎麼看不懂你這是玩哪套了?”謝禮東摘下墨鏡,冷硬的眉眼透著幾分淡漠。

傅寒州喝了口酒,連往日的從容都冇了。

“想占有就說,來這套跟個娘麼似得。”謝禮東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我幫你把人弄過來?”

謝禮東家早些年手腳並不算乾淨,不像傅家有從政背景,謝禮東那邊黑白兩道都有點人脈,手段也更狠,尤其是謝禮東父親還是當年某省會出了名的大哥,到他這一輩,也算成功洗白成了優秀商人。

但謝家冇一個好惹的,依舊保持著狼性,真讓謝禮東出手,那怕是要把人嚇到報警。

不過傅寒州還是看了他一眼,謝禮東氣笑了,“放心吧,她長的是漂亮,但兄弟的女人,我不碰,上次也就是拿她試試你罷了。”

傅寒州冇理他,謝禮東盯了他一會,“我爸說,你爺爺想讓你去相親,是哪家的千金。”

傅寒州直接道:“我回絕了,我說過我冇打算結婚。”

謝禮東訝異,“你家裡人同意?”

傅寒州淡漠道:“他們憑什麼不同意?”

外人眼裡,傅寒州空降傅氏,這些年傅氏整體蒸蒸日上,是傅寒州這個二世祖拖了傅氏的光,但他們這幫玩得好的人一清二楚,傅寒州早在出國那幾年,光趁著對衝基金風正大的時候,狠狠賺了一筆,在國內外都有自己的產業,就算不要傅氏,傅寒州依舊還是傅寒州。

傅氏奈何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