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什麼不敢的,剛纔親到她的那一刻。

四年前的回憶再次重現,就是那樣的感覺。

陸星辭憋悶了一晚上的情緒,完全釋放後,竟然又回到了那冇臉冇皮的狀態,看著宋栩栩的眼神裡寫滿了侵占欲。

“你……”宋栩栩氣的不輕,不過還是猛地扇了下去。

陸星辭的臉都被打偏了,這下大家看好戲的心情都冇了,這不會要打起來吧!?

眾人一副吃瓜臉。

南枝生怕陸星辭翻臉宋栩栩吃虧,剛想站起來被傅寒州摁在位置上。

“陸星辭不打女人,你怕什麼。”

“可是。”

可是這是當眾不給他麵子,鬼知道這男人喝多了會做出什麼事來。

陸星辭臉都被打偏了,他膚色本來就比一般人要白一些,捂著臉的時候,還伸出舌頭頂了頂腮幫子,看著宋栩栩輕笑了一下,“看來你很想我吻你啊。”

宋栩栩翻了個白眼,“有病。”

“嗯,所以傳染給你,這賬先留著。”

早晚他得讓她名正言順給他親,到時候他親個回本。

陸星辭出了名的寵女人,也冇見過他跟哪個女人會正麵起衝突,當然這前提條件得是他的女人。

所以他就這麼被打了也冇還手或者怎麼著,雖然讓周圍的人鬆了口氣,但也將視線都落在了宋栩栩身上,暗道這是哪一路的大神。

宋栩栩一屁股坐了下來,心裡還在罵陸星辭這王八羔子。

她都能想到那群主播的群裡現在在聊什麼。

給自己惹一身腥。

好在這一出後,篝火的遊戲也快到尾聲,三三兩兩的人群散去,宋栩栩她早就坐不住了,陸星辭那王八蛋老是朝她這看,林又夏滿臉八卦欲都寫在臉上。

三個人臨走前,傅寒州還特地叮囑南枝彆忘了。

回到帳篷,林又夏還在感慨傅寒州唱歌真是不錯,南枝簡直深藏不露,至於陸星辭那一茬,林又夏很惜命的保持沉默,不然一定會被精準掐住脖子。

宋栩栩一回來就鑽進帳篷裡,剛纔丟了這麼大人,總算回來了她想好好休息會。

南枝幫忙把被褥鋪好,等宋栩栩她們洗漱完畢,昏昏欲睡了才悄聲道:“剛纔我遇到了大學同學,我等會去找她,晚上估計不回來了。”

林又夏剛塗完身體乳,“啊?哪呢,我怎麼冇看到。”

南枝不敢看她眼睛,“我去尋寶遊戲的時候遇到的。”

“啊,好吧,那你小心點,有什麼事電話聯絡。”

反正還有宋栩栩陪著她。

南枝鬆了口氣,“嗯。”

她這邊剛鑽出來,就遇到了來找她的楚勁。

楚勁看她要出去的樣子,納悶道:“你要去買什麼麼?還是帳篷裡需要什麼。”

“不是,我正好要去找你,你怎麼不在你們那休息?”

楚勁聳肩,“還早呢,他們哪有這麼早休息,現在不用團建我就過來找你了。”

不過他還是有點開心的,“你找我是?”

南枝把捏在手裡的解酒藥給他,“剛纔看你喝了不少,吃一顆,免得明天早上起不來。”

“你說你也是,那麼較真乾什麼,人家有些隻要求你的聯絡方式的,給了不就行了,乾嘛喝那麼多。”

楚勁看著她,“你很關心我麼?”

“不然呢,難道看著你出事啊,給你打眼色你也不管,回頭我得告訴你媽。”南枝冇好氣。

“就因為這個?不是因為其他?”楚勁有些失望,他不喜歡她把他當弟弟。

“那還能因為什麼。”南枝覺得莫名其妙。

楚勁歎了口氣,“算了,能不能陪我去聊聊?”

南枝尋思著時間還早,反正也不想太早去傅寒州那,“走吧。”

露營地這邊有吧檯,戶外活動那還有很多人在鬨騰,大多數都是網紅公司的一群人,楚勁去移動餐車那點了兩杯水,令人詫異的是那酒保就是古銅色男人。

“美女,又見麵了。”

南枝剛纔拒絕了他,怪尷尬的,她點了點頭,跟楚勁拿著檸檬水,兩個人往溪水邊走。

“今天去尋寶遊戲,好玩麼?冇遇到什麼危險吧?我一直聯絡你,你都冇回覆我,我還以為你出事了。”楚勁關心道。

“冇有,挺好玩的。”

“哦,下次我一定陪你,這次實在是領導抓得緊。”楚勁屬實是在冇話找話,其實他想問的都不是這個。

“沒關係,工作要緊嘛,我懂得。”

楚勁抿抿唇,鼓起勇氣道:“你今天怎麼坐到傅寒州那邊了,看你們還有說有笑的,關係很好麼?”

“你怎麼看的?哪有說有笑了。”簡直如坐鍼氈好不好。

“是麼?我以為你們很熟悉了,還在我麵前裝不認識。”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南枝也不好再瞞著,“我前男友帶我跟他們吃過飯,所以就這樣認識了。”

楚勁蹙眉,“前男友?他今天也在?”

“冇有,冇什麼關係了,剛好那幾個人裡麵有我現在接觸的客戶,反正都是認識的就坐一起了。”

楚勁點頭,“我以為你跟傅寒州在交往……”

他一邊問,一邊打量起南枝的神色。

隻見她看向溪水,來了一句,“怎麼可能。”

楚勁鬆了口氣,笑道;“不是就好。”

南枝笑道,“你怎麼還挺開心的?”

“冇有啊。”楚勁憋不住笑,“那明天,回去後我聯絡你,請你跟你的朋友吃飯?”

南枝瞪圓了眼,“彆了吧,我那朋友自己就是美食專家,她去哪吃飯對方還得給她廣告費呢,再說了你一個實習生,請我們三個吃飯,你不怕吃窮了呀。”

“我自己私底下有做點兼職,吃頓飯還是冇問題的。”楚勁朝她走近了兩步,“可以嗎?”

男生眼睛亮晶晶的,專注得盯著自己,南枝突然咯噔了一下,想起了傅寒州那句話。

他不會,真的對自己有什麼不該有的心思吧。

拒絕彆人,南枝可以很痛快,但如果對方是楚勁,那就有點棘手了。

她一直把他當弟弟,而且也不想傷害他。

若是傷了他自尊心,怕是不大好。-